從近期河北法輪功學員無罪獲釋說起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二零一七年一月八日,河北邯鄲武安市檢察院撤消對武安市法輪功學員白晶傑的起訴。在經歷了五個月的冤獄後,白晶傑被無罪釋放。這是自二零一三年二月二日,武安市檢察院和武安市法院無罪釋放法輪功學員王洪亮後,武安市無罪釋放法輪功學員的第二個案例。

近期,明慧網報導大陸法院、檢察院、公安機關無罪釋放法輪功學員的案例越來越多,僅在河北省就發生了五例。這昭示著隨著法輪功真相的深入傳播,許多被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脅迫、利用的各級公檢法人員明白真相後不願再助紂為虐參與迫害,所以在涉及法輪功學員的案子中,這些公檢法人員主動抵制、逃避上級迫害指令保護法輪功學員,有的檢察院撤訴、免於起訴直接釋放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回家。

我們以河北省各地最近發生的幾起無罪釋放法輪功學員案例,看一下當下中國時局的變化和走向。

例一:檢察院撤訴 武安市白晶傑獲釋回家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三日,河北邯鄲武安市安莊派出所所長任國渠以白晶傑在武安市魏粟山村小廣場噴塗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為由,將白晶傑綁架到武安市看守所刑事拘留。隨後白晶傑遭武安市檢察院非法逮捕。

白晶傑被非法逮捕後,海內外法輪功學員通過真相電話善意規勸參與其中的公檢法人員,希望他們不要充當迫害的打手成為中共的替罪羊,將來追究迫害者責任時,終究是個人要承擔刑事責任。

二零一七年一月八日,河北武安市檢察院撤消對武安市法輪功學員白晶傑的起訴。在經歷了五個月的冤獄後,白晶傑被無罪釋放。這是自二零一三年二月二日,武安市檢察院和武安市法院無罪釋放法輪功學員王洪亮後,武安市無罪釋放法輪功學員的第二個案例。

例二:檢察院免予起訴,張家口楊建平結束五個月的冤獄回到家中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一日,河北張家口法輪功學員楊建平開車外出去向人講法輪功真相時,被萬全縣膳房堡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並被萬全警察刑事拘留。楊建平的車輛也被派出所扣押。警察從車中找到真相資料、視頻光盤、條幅等在內共六、七百餘份。然而,通過家屬和當地法輪功學員不斷的講真相,五個多月後,檢察院決定對法輪功學員楊建平免予起訴,理由是證據不足,釋放回家。

例三:檢察院不批捕,文安縣劉英傑被無罪釋放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八日報導:河北廊坊文安縣法輪功學員劉英傑,到集市去發真相台曆被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非法拘留後報送文安縣檢察院,檢察院不予批捕,現已被無罪釋放。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日上午十一點多,廊坊市法輪功學員孟憲革、劉英傑、楊小輝、賀燕、范美玲、鄭麗麗、褚樹元、皮玉芹、邢鳳香九人開兩輛車去文安縣大留鎮集市發送真相台曆,被大留鎮派出所警察綁架,所有真相資料與兩輛車被非法扣押。孟憲革、劉英傑被非法拘留十幾天後,警方將構陷案卷送往文安縣檢察院。

據悉,文安縣檢察院人員已了解法輪功真相,他們認識到確實不能把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發資料、贈送新年台曆的行為列為犯罪行為。另外,還有相關人員人性的一面也在不斷覺醒,都不願參與江澤民邪惡集團對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實施迫害。最後決定對法輪功學員劉英傑不予批捕,釋放回家。檢察院人員為經自己手辦的這個案子打上了一個正義的對勾。

例四:檢察院撤訴,冀州市酒長迎被無罪釋放

河北衡水冀州市法輪功學員酒長迎,在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掛「天滅中共」條幅,遭人惡告,被綁架、抄家,之後被非法關押在冀州市看守所。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冀州區法院對酒長迎非法庭審。庭審中北京律師黎雄兵、董前勇都為酒長迎做了無罪辯護。

二月四日,家屬去法院,看到庭審報告已出來,主審法官說律師和家屬意見不採納。家屬說酒長迎所做一切都受憲法保護,律師作的無罪辯護意見足以證明這一點。律師告訴主審法官劉麗爽:今天所做的這一切迫害,都會成為今後的罪證。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冀州區檢察院撤訴,酒長迎被無罪釋放回到家中。

六天前主審法官還說「對律師和家屬意見不採納」,六天後竟作出了截然相反的處理結果,表明法輪功學員的講真相,律師的無罪辯護及警告在檢察官、法官的思想中發揮了作用,才使他們在幾天中,正氣上升,最終做出正確的判決。

例五:「強制措施不當」,廊坊市巢冬梅獲釋回家

河北廊坊市法輪功學員巢冬梅被非法關押近兩個月後,於二零一七年二月一日回家。廊坊市看守所釋放證明書(廊看釋字(2017)67號)說:「現因採取強制措施不當,經廊坊市公安局開發區分局決定,予以釋放。」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五日,巢冬梅去開發區講真相,被人舉報,被廊坊市開發區公安分局非法刑事拘留;十二月十六日,被開發區檢察院非法批准逮捕。巢冬梅家屬聘請北京律師。律師來廊坊看守所見巢冬梅兩次,告訴她一些公民依法享有的權利等。然後親友給分局和國保人員郵寄真相信。家屬在與分局國保人員接觸中,感覺到他們也不願參與迫害。

迫害難以為繼,中共與江澤民集團正走向末日

縱觀人類歷史,古今中外,迫害正信的強權暴政從來沒有一個成功過的,所有殘害良善的元凶、爪牙沒有一個善終的。迫害法輪佛法,對於中共與江澤民流氓集團來說,其又如何能夠例外?現在,全國各地檢察院、法院、警察無罪釋放法輪功學員的案例逐漸增多,標誌著中國當前時局的變化走向--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走向末日天譴是大勢所趨。

十八年來,我們看到,隨著法輪功學員持之以恆地大面積向民眾講清真相,國內各個階層的民眾正在覺醒,理解和支持法輪功的人越來越多。許多中共體制內的人通過與法輪功學員的接觸中知道,中共與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抓捕、轉化、勞教、判刑是對好人的迫害,是非法的。尤其中共與江澤民流氓集團在全國範圍進行大規模的活摘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牟取暴利,更是犯下了人類地球史上從未有過的罪惡。

十八年來,隨著法輪功學員的深入講真相,越來越多的公檢法司人員明白了法輪功真相,再加上目前公檢法開始實施重大錯案終身追責制,許多體制內人士出於自保,開始與江澤民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功做出徹底切割,這是他們順應天時,真正的在為自己的生命和未來考慮。這些人用人的本性和良知來衡量自己的行為,用實際行動來為自己將功贖罪,從而自救使自己脫離罪惡的絕境,只有這樣才能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正確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