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為甚麼跟孔子過不去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六日】

中華聖人

孔子(公元前551年─公元前479年),名丘,字仲尼,魯國陬邑(音zōu yì)人(今山東曲阜),祖籍宋國栗邑(今河南夏邑)。

孔子曾受業於老子,帶領弟子周遊列國十四年,弘揚仁政理念。晚年修訂六經,即《詩》《書》《禮》《樂》《易》《春秋》。相傳他有弟子三千,其中七十二賢人。孔子的學說和思想,集中體現在《論語》裏。《論語》以「仁」為核心,全面闡釋了儒家「仁、義、禮、智、信」的思想精髓。成為中國曆代封建王朝的治國寶典。

孔子在古代被尊奉為「天縱之聖」、「天之木鐸」;被後世統治者尊為至聖先師、萬世師表。祭祀孔子成為國家最高級別的「大祀」。孔子的儒家思想對中國和世界都有深遠的影響,被列為「世界十大文化名人」之首。

中國五千年文明史,自孔子以後,如果少了一個朝代或明君,歷史失不了大體。然而,如果少了孔子,這兩千多年歷史將失去道統,也減少許多人性的溫暖與光輝。

中共紅衛兵挖孔子墓

「文革」開始後,毛澤東的文革幹將康生,把北京造反派的頭頭譚厚蘭找去,指使她去曲阜孔廟造反。康生說:「我想了三天三夜,畫了一張那裏的印象圖。」康把圖交給譚厚蘭,並擱給她這樣一句話:「到那裏,該砸甚麼就砸甚麼。」

1966年11月7目,譚厚蘭率眾在天安門廣場「人民英雄紀念碑」前集會,誓師搗毀「孔家店」。譚厚蘭帶領二百餘名造反派,到達曲阜後,聯合當地造反派成立「徹底搗毀孔家店革命造反聯絡站」,召開了搗毀孔廟萬人大會。從11月9日至12月7日,他們共毀壞文物6000餘件,孔子塑像被毀,同時燒毀古書2700餘冊,字畫900多軸,毀壞石碑千餘塊。

「戰績」很快報告了中央文革小組。11月11日,時任中央文革小組組長的陳伯達當即指示:「孔廟、孔府、孔林不要燒掉」,但「孔墳可以挖掉」。

紅衛兵齊聲背誦「毛主席語錄」後,開始挖掘孔子墓,為了更快地掘開墓穴,動用了雷管和炸藥。掘得孔子骨骸示眾後,遂被焚毀。著名的「大成至聖先師文宣王」大碑碎斷幾截。孔氏後人的一些墓也被掘,孔子第七十六代衍聖公孔令貽的棺材打開後,暴屍於眾。

專注經學的周予同教授,被專程解押到「搗毀孔家店」現場,逼著親自動手挖孔子的墳墓。押著當地各級領導幹部和參加過1962年「孔子討論會」的學者,陪孔子塑像遊街,稱之「為孔老二送喪」。

祖墳被挖,是人生的奇恥大辱。為此,移居台灣的孔子七十七代衍聖公孫孔德成曾多次拒絕大陸方面的邀請,誓死不再回曲阜,甚至連在北京任「終身制全國政協委員」的姐姐孔德懋也不願見。聖祖孔子墓被挖,親生父母的墓被挖,作為最後的衍聖公,孔德成從未得到中共一聲鄭重的道歉。

中共「批林批孔」

1971年「9﹒13」林彪事件,引爆了中共「批林批孔」運動。原因是在清查林彪住宅時,發現了儒家經典的語錄片段。1973年7月,毛澤東在對王洪文、張春橋的談話中說:林彪同國民黨一樣,都是「尊孔反法」的。毛認為,法家在歷史上是向前進的,儒家是開倒車的。

其實,毛澤東對孔子早有成見。1919年7月,毛澤東在由他主編的《湘江評論》創刊號上,發表了四則揭露康有為等人「尊孔」的短評,這是他最早的「批孔」文字。1966年12月,毛澤東對一位外賓講:「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重要任務之一,是消除孔夫子在各方面的影響。毛澤東在寫給郭沫若的一首詩中,有這樣的句子:「孔學名高實秕糠。」

1973年8月7日,中共《人民日報》發表中山大學教授楊榮國的文章:《孔子──頑固地維護奴隸制的思想家》一文。這是經過毛澤東批准的。

1974年1月18日,毛澤東批發中共中央1974年1號文件,轉發由江青主持選編的《林彪與孔孟之道》。全國自此開始了「批林批孔」運動。

中共在宣傳資料中,大肆誣蔑孔子的「剋己復禮」。

筆者老家河北,中共批林批孔的時候正上小學。有一次學校召開「批林批孔」大會,無知中還曾上台發言,念了幾句打油詩。現在想起這件事,總覺得對不起聖賢。筆者還清楚記得,村子裏的一名土畫家,還把中共誣蔑孔子的連環畫臨摹到村子十字路口的整面牆上。畫中的孔子形像被誇張醜化。

批孔因為過於荒唐,以致鬧出很多笑話。當時人們對孔子的事情知之甚少,於是有些單位就請中學的教師來給大家講點孔子的事情,以便人們批判「孔老二」。中華聖人,就這樣在中共當政的瘋狂年代,成為被中共驅使下的愚民們「舌尖兒上的小丑兒」。

中共「孔子學院」讓聖人蒙羞

「一個穿著太極裝,戴著眼鏡的冬烘先生,慢條斯理地打著太極拳。後面的小老外們也東倒西歪地跟著比劃,有的出右腳,有的踢左腿,有的吐舌頭……」這是新聞曾經播出的一組海外「孔子學院」的教學鏡頭。

全球首家孔子學院,2004年6月15日,在烏茲別克斯坦塔什干正式設立。一位漢辦官員稱,孔子學院不是開設孔子思想課程,而是借孔子之名在全世界推廣漢語。而事實上,多家孔子學院主動宣傳中共的說教,傳播中共黨文化,包括教老外唱歌頌中共的歌曲等。

各國孔子學院根本不傳播孔子學說,不少學院取而代之的,是大談中共的歪理。表現最為明顯的就是奧地利格拉茨大學的孔子學院,在其主辦的一次高峰對話會議上,該校教授居然大談自己曾在馬克思就讀的波恩大學進修哲學的求學經歷,並在報告一開篇就引用馬克思說的話。而泰國東方大學的孔子學院則組織中泰兩國師生、志願者,在10月1日那天收看中共篡政60週年的閱兵式。

2008年,「孔子學院」預算就高達16億。此後更是一年更比一年多。希望工程歷經20多年,也才募集50來億。這麼大把撒錢到國外去搞教育,怎麼就捨不得花點錢在自己祖國的花朵上?香港學者吳三興認為,靠賠本賺吆喝的荒唐行為「輸出軟實力」,只能使海外僑胞感到心寒、更加鄙視或離心離德。

業內人士透露,所謂「孔子學院」,都是沒有法律保證、沒有學術資質、沒有校舍教師的「三無學院」。在運營上,每一所孔子學院的共同點都是虧損,巨額虧損。虧損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最重要的原因是運作模式與財務狀況不透明。也因此,孔子學院一方面成了中國政府填不滿的窟窿,一方面又成了教育部官員任意提取各國貨幣的取款機。

2011年12月舉辦的「第六屆孔院大會」,被邀請來的各國青年歌唱家所唱的曲目,多為歌頌中共的「紅歌」。中共宣傳部長李長春在描述「孔子學院」時也曾說過,它是中共「大外宣」格局的重要組成部份。孔子學院大談馬克思,慶祝中共篡政以及高唱邪黨「紅歌」,都在向人們證明一個事實:孔子學院徒有虛名。說白了,孔子學院就是個打著孔子旗號招搖過市的半調子培訓機構,不僅不能弘揚中國文化,反而有辱聖賢。

2017年3月3日,一部揭露中共海外「孔子學院」內幕真相的紀錄片《假孔子之名》,在加拿大安省的貝勒維爾國際紀錄片電影節全球首映。競賽評委對《假孔子之名》的評語是:「影片展現了令人震驚的細節、險惡的用心以及一位平民英雄,揭露了數十億美元打造的企為背後的真相。」

結束語

中共為甚麼跟孔子過不去?因為孔子的學說「仁、義、禮、智、信」是人間正道,能「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而中共的共產主義、鬥爭哲學是歪理邪說,只能害人、毀家、誤國、亂中華。1949年,孔子代表的中華傳統文化與中共代表的馬列共產邪說狹路相逢。中共政權在手,要建立其黨文化一統天下,勢必要對孔子大動干戈。這是中共跟孔子過不去的根本原因。

大家知道,中國傳統文化,其實是道、儒、釋三教為核心的文化,它們共同構築了中國人道德的基石。所謂「文化大革命」,說白了說全了,應該稱之為「完全徹底革掉中國五千年傳統文化的命」。「文化大革命」這個「大」,就具體體現在「完全徹底」上。今天回頭看文革,中共是把它分為兩步走,第一步先滅佛教道教,第二步再滅儒教。然而,被革掉傳統文化命的中國,不可能成為文化的真空,革掉中國傳統文化命的過程,也就是中共確立其黨文化地位的過程。為達此目的,中共集中精力折騰了中國十年時間。

於是,十年文革中,當中共以「破四舊」為名對佛教和道教從僧人到寺廟、從經典到文物毀滅的差不多的時候,在文革的後期,開始了「批林批孔」。消滅佛教道教與批判孔子,達到的效果是不同的。通過前者,中共從精神到物質上,徹底鏟除人們對神佛的信仰,從而確立中共無神論、唯物論統治地位。通過後者,中共可以把「仁、義、禮、智、信」從人們心中連根拔除,讓中共的鬥爭哲學、獨裁暴政大行其道。

所以,中共滅孔才花了那麼大的力氣。可以說,挖孔子墓,是中共「破四舊」乃至整個文革十年中一次最大的「單體事件」。其主意來自中共最高層,計劃之周、造勢之大、涉人之眾、歷時之長、毀壞文物之多,都創下了紀錄。

天欲使其亡,必先使其狂。歷史上,蒙元滅宋,孔廟無損;滿清入關,依然無損。無論誰主中華,至聖孔子都受到推崇,卻怎麼也躲不過中共「文革」生死劫。然而,中共與之過不去的中華先賢何止孔子啊,百度一下相關詞條,映入眼簾的是一串長長和名單。只要你是中國人,你就不可能不扼腕長嘆。

2004年,當中共惡貫滿盈、天譴在即,中共終於又想起孔子來了。「孔子學院」,正是中共與「愛國主義」等等一起打出的幾張保命牌。

2017年,二億六千多萬人的「三退大潮」,二十多萬人訴江、全球數百萬民眾舉報江澤民大潮,中共活摘器官驚天罪惡全球曝光,《九評共產黨》對中共百年罪惡歷史全面揭露,中共當局高層的生死博弈,都在指向一個即將發生的重大事實:中共快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