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是政教合一的邪教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二日】

序言

「共產主義」實質是邪教,卻打著政治、政黨的名義。所以最近一百年來的「共產主義與資本主義兩大陣營」的對立,其實並不是政治陣營的對立,而是邪教要破壞人類社會、從而與傳統人類社會發生了對立。本文主要分析共產主義的名稱和實質,幫助人們認識共產主義到底是甚麼。

共產主義是一種信仰,要求信徒用暴力來維護、實現

在探索真理、尋求幸福的歷程中,人類自身認識宇宙、世界和真理的能力是有限的。所以古往今來,幾乎每個民族都曾經有過神話傳說的時代,每個民族都曾經依賴於神的啟示、教導。所以信仰在人類認識過程中是普遍的現象,其實也是一種需要。

信仰與教誨的維護,應當採取和平、堅守的方式。古印度的釋迦牟尼、古羅馬的耶穌等等,都是所在民族的先知、啟示者,分別以深厚的愛心與慈悲給人類留下了戒律、為善等等教誨。他們都告訴弟子、追隨者,要用和平、忍耐、堅守教誨的方式,來維護信仰。

共產主義名義上由馬克思等人提出,也是以信仰的面目出現。共產主義理論雖然自稱「科學」,但是它提出「人類的未來會達到各盡所能、按需分配」,涉及這麼遙遠的未來,誰也無法驗證,所以只能屬於信仰。共產主義要求它的追隨者,用暴力奪取政權、佔有社會的一切財富、資源,然後實行無產階級專政,剝奪反對者的一切、消滅他們。它要求追隨者用武力、暴力來維護信仰、實現信仰,這是共產主義信仰與人類歷史上傳統信仰迥然不同的一點。

共產主義信仰包括三個層面:表層、中間層、核心層

共產主義信仰包括三個層面。第一個層面就是共產主義社會制度本身,謊稱:人類社會經歷了原始社會、即原始共產主義社會,然後經過了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最終將回歸到高級共產主義社會,也就是物質極大豐富、各盡所能、按需分配的共產主義社會。謊稱共產主義一定會來臨,這就是共產主義的表層信仰,也就是共產黨人的奮鬥目標。

共產主義的第二個層面的信仰是暴力革命信仰,其實是對共產主義社會制度信仰的補充,是稍微深入一層的信仰。如果共產主義社會制度將來能夠實現,那麼會採取甚麼途徑?可能是和平演進、逐步改良的途徑,也可能是暴力革命、無產階級專政途徑。共產主義信仰認為:只有堅持暴力革命、無產階級專政的途徑,才是真正的共產主義。其他的都是修正主義。

共產主義還有更深層面的核心信仰,就是無神論。如果告訴共產主義的追隨者說:宇宙間有一個真理,叫做善惡有報、毫釐不爽;所以搞革命、殺人搶奪財產,死後會下地獄的,殺多少、搶多少,將來在輪迴果報中要償還多少;相反,在生活中善良忍耐、注重道德,百年後可以去天堂;至於子孫後代將來是否會有幸福的生活,也要看子孫後代自己的善惡果報。假如人們相信了這一點,那麼人們還會搞革命,還會殺人奪財、期待著說不定甚麼時候才能實現的共產主義社會制度嗎?就不會了。所以共產主義社會制度表層信仰的背後,還有一個深層的基礎,就是不相信宇宙中善惡有報的規律。

世界上各個民族的傳統正教所信仰的神雖然不同,所信仰者的名號、尊稱各不相同,但是善惡有報是相同的。所以共產主義信仰與所有民族的傳統有神論信仰都對立。否定一切神,否定各個民族傳統的對神的信仰,主張無神論,是共產主義的核心信仰,是共產主義社會制度表層信仰的基礎和條件。

共產主義是幌子和招牌,無神論信仰是核心與本質

共產主義信仰當中,表層的共產主義社會制度信仰只是幌子和招牌,而無神論信仰才是它的本質、核心。

馬克思提出的共產主義社會制度信仰,其基礎是甚麼?只是「原始共產主義逐步發展到高級共產主義」、「否定之否定」的理論推演而已。這個邏輯推演可靠嗎?不一定,其邏輯推演的許多環節與要素都不一定可靠。那它能夠作為一種信仰的基礎嗎?不能。

只有無神論的信仰,才能支撐對共產主義的信仰。按照無神論,人死如燈滅,天堂的善報福報、地獄的惡報罪報,都不存在了。那麼人生為甚麼而存在呢?在吃喝的物質需求之外,生命的意義是甚麼呢?馬克思首先用無神論割裂了生命、輪迴與宇宙中善惡有報規律之間的關聯,讓人無可奈何的只好認可「人死如燈滅」的結局。

所以,在共產主義信仰的三個層面中,共產主義社會制度信仰只是表面的招牌、幌子,無神論信仰才是其真正的基礎、核心、與本質。

共產主義實質是邪教

釋迦牟尼、耶穌等都是偉大的覺者,親自證悟、體驗到了真理,親自以神通看到了生命輪迴的善惡有報,看到了天堂、地獄和許多真相,所以他們給弟子們所講述的都是真實的。但馬克思看到共產主義了嗎?它看不到。對於馬克思來說,所謂「共產主義社會制度」只是其「社會發展五階段」的理論推演而已。既然是理論推演,當然就有其不可靠性。這麼不可靠的東西,就敢於讓追隨者用暴力去維護、去實現?就敢於鼓吹為真理、信仰?要知道,暴力就意味著殺人,意味著對生命的消滅,而革命就意味著大面積的殺人。在馬克思的眼中,人的生命就這麼不值得珍惜嗎?馬克思到底是怎麼回事?是在甚麼心態下創造的共產主義理論呢?這實在值得人們驚醒。

按照常理推斷,能夠以如此不可靠的理論作為真理大加倡導、鼓吹為信仰、倡導殺人的,只有兩種人:要麼是瘋子,要麼是魔鬼。到底是甚麼,要到歷史的真實中去考證。

近年來對共產黨和馬克思主義真實歷史的考證後發現,馬克思在青年時代就加入了撒旦教,他並不是共產主義理論的真正創始人。現代共產主義來自十八世紀的德國秘密組織──光照幫。光照幫正式成立於一七七六年五月一日,它已經系統地發展了共產主義思想和理論,包括無神論和暴力革命理論等等。在一八四六~七年期間,光照幫的一個秘密分支組織──「正義者同盟」(「共產主義者同盟」的前身)雇佣了馬克思。馬克思對光照幫已有的共產主義理論進行編輯、整理和更新,於一八四八年整理出了《共產黨宣言》。《共產黨宣言》屬於共產主義者同盟的,也是後來的世界共產主義暴力革命的綱領性文件。光照幫為了掩蓋共產主義的邪惡來源,就把馬克思樹立為共產主義的創始人,以混淆視聽[1]。

共產主義的真本質:誓以暴力奪取政權,維護無神論

對共產主義信仰進行解析,可以發現共產主義信仰的三部份中,對共產主義社會制度的信仰其實是最不重要的。最重要、最根本的是對無神論和暴力革命的信仰與堅持。所以共產主義的真本質是:宣誓以暴力奪取政權,從而維護無神論。

當代中共最體現共產主義的真本質

上面已經說明,共產主義的真本質是宣誓用暴力奪取政權、維護無神論,而共產主義社會制度的信仰卻只是一個幌子,可以實質上放棄。所以在世界歷史上所有的共產黨當中,那些已經不相信共產主義了、卻還打著共產主義旗號的共產黨,最能夠體現共產主義的真本質。

當代的中共就是這樣。當歷史走到鄧小平時代的時候,中國開始走市場經濟道路,開始向資本主義轉向、探索;到江澤民小丑當權的時代的時候,中國人包括共產黨的最高層都已不相信共產主義會實現了。但是無論江小丑還是鄧小平都沒有放棄共產主義這個旗號。為甚麼?因為這時候還要堅持暴力革命路線,也就是堅持無產階級專政;同時也還要堅持無神論。共產主義的真本質並不是「實現共產主義社會制度」本身,而是用暴力壟斷政權,維護無神論。

邪教對於共產黨高層的利用

用暴力壟斷政權,通過無產階級專政壟斷社會的一切資源和信息,是共產黨高層領導的私心。但是共產黨高層在利用共產主義理論從而能夠使用暴力、壟斷社會的一切資源的時候,他們卻不知道,撒旦也在同時利用共產主義體制從而達到了維護無神論的目的。其實,在盡可能多的人群範圍,維護無神論的地位,否定一切神佛,這正是撒旦的需要。

作為人、共產黨的高層來說,在追求自身權力、財富、政治目標的時候,卻滿足了撒旦的需要,這實在值得反省。在共產黨過去的歷史中,共產黨高層絕大多數對此根本不知道。但是無論其是否知道,這樣做一定會害了自己。其實無論誰,在追求政治權力、財富資源的時候,都不應該與撒旦站到一起,都不應該與撒旦所捏造的無神論站到一起。

結語:共產主義是政教一體、冒充政黨的邪教

共產主義是一個邪教。但是由於它與歷史上的邪教相比,野心實在太大,要壟斷整個國家政權、甚至要壟斷全世界的財富與所有資源,所以它表面上表現為政黨、政治形式。可是它的實質卻是政教一體的邪教。

與歷史上普通的邪教不同,共產主義不是一般性的誹謗神佛,而是直接否定所有神佛、提出無神論,並且把無神論隱藏在「共產主義政黨」的指導思想當中,所以它表面上不具備宗教的形式,很難被人們認識其真相。這就是二十世紀共產主義陣營與資本主義陣營兩大陣營對立大約一百年的過程中,全世界、包括共產黨人自己,都無法說清共產黨、共產主義到底是甚麼的原因。《九評共產黨》發表後,人們認識到中共是一個真正的邪教,而且是最邪惡的邪教。

註﹕
[1] 參考資料:挖出共產黨的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