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淚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六日】清明節前兩天,我見到了已四年多未見面的陳運川的大女兒陳淑蘭女士,她是一家六口唯一的倖存者。如今她的腰部在迫害中已經造成殘疾,不能幹活,靠她的小女兒照顧。

陳家合影:父親陳運川、母親王連榮、大兒子陳愛忠、二兒子陳愛立、大女兒陳淑蘭、小女兒陳洪平
陳家合影:父親陳運川、母親王連榮、大兒子陳愛忠、二兒子陳愛立、大女兒陳淑蘭、小女兒陳洪平

據明慧網當時報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六日,陳淑蘭被昌平松園派出所綁架,先後被非法關押在昌平看守所、北京第一看守所,那時她剛走出七年半冤獄才兩年時間。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三日和八月一日又兩次非法開庭,雖然經律師辯護,仍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上午九點,在北京市昌平區法院非法庭審開始時,法警不斷喝斥陳淑蘭,不讓她扭頭往法庭門口看她的女兒一眼。庭審結束後,法警又把陳淑蘭從法庭一路拖到電梯口,陳淑蘭的家屬在電梯口等電梯,警察怕陳淑蘭和家屬說話,狠命往電梯裏推搡陳淑蘭,幾個壯實警察使勁往下按陳淑蘭的頭和肩,使她不能和女兒說上一句話。家屬們悲憤的目睹了這殘忍的一幕。

八月二日,昌平法院對陳淑蘭宣判完畢後,昌平法院法警將陳淑蘭押上警車,回昌平看守所。途中押解的法警故意高速行駛後猛踩剎車,陳淑蘭戴了腳鐐,雙手被反銬背上,動不了,坐在後排,被顛簸甩脫摔倒,呼喊「腰疼,腰被顛折了」,請求降低車速幫助坐立起來。但是,法警不理睬不處置,陳淑蘭疼痛難忍,滿頭大汗,不停呼救央求減速停車。法警卻置若罔聞,仍然驅車高速行駛,對陳淑蘭的傷情不予理睬,導致陳淑蘭重度傷殘。陳淑蘭被送到南口醫院、昌平區醫院,經檢查胸、腰椎多處壓縮性骨折,當日下午即被送到北京公安醫院,可她在公安醫院並沒有得到有效治療,且無人護理。

女兒李穎向昌平法院院長盧爾平、分管開庭的院長翟永峰質詢,他們對此事互相推諉、拖沓,耽誤治療,置人生命安危於不顧。李穎要求給陳淑蘭做傷殘鑑定、提供病歷和治療方案也一直無果,當局也不讓她會見。律師歷經周折於八月十九日會見到被平車推出來的陳淑蘭,了解到當時她已經六天沒大便,除吃飯時間,沒法正常喝到水,多天沒洗臉、沒刷牙,沒有人護理,沒有有效治療措施,只是躺著,每天只吃一片鈣片……

李穎為了營救母親,二零一三年十月三十一日也遭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市朝陽區看守所。十一月六日,黎雄兵與董前勇兩位律師辦理會見李穎時,朝陽區看守所以各種理由阻撓會見,兩位律師被警察約談話施壓。李穎被非法關押三十一天之後才獲得自由。

明慧網報導,懷來縣北辛堡鄉房營村法輪功學員陳運川一家,是中國大陸被中共邪黨迫害得最殘酷最為嚴重的案例之一。陳運川老人和老伴王連榮曾多次被綁架、關押,並被強制洗腦、判刑,遭受酷刑折磨,已被迫害致死。兩個兒子(陳愛忠、陳愛立)、小女兒(陳洪平)也先後被迫害致死。大女兒陳淑蘭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出獄後又被判刑四年。陳運川一家七口累計被迫害的人次︰被迫害致死5人,被非法判刑3人 ,被非法勞教2人,被強制洗腦5人,被非法關押39人次,被綁架50人次,流離失所3 人,累計遭受各種類型迫害達107人次。被中共邪黨部門搶劫、敲詐勒索現金三萬多元,被竊走兩萬多元。目前,全家七口只剩下大女兒陳淑蘭和她的女兒李穎還活在人世,陳運川一家人的悲慘遭遇,是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真實見證。

說起陳運川一家人的悲慘遭遇的時候,看到陳淑蘭強忍著淚水在眼眶裏打轉。和大家斷斷續續地回憶著兩個弟弟和妹妹及二老的悲慘遭遇,大家都淚眼模糊,這淚水是對慘無人道的中共惡黨的血淚控訴啊!他們都是世世代代祖居農村的普通百姓,只是因為對真善忍的虔誠信仰,做一個與人為善的好人,就遭到近乎滅門的迫害,天理不容啊!

記得一次在街上和一位賣水果的老人說起陳運川一家因煉法輪功遭迫害的事,那位老人說:「我就是他們村的,那一家死得可慘了,煉煉功就把人家整成那樣,這共產黨也太壞了!」

陳運川一家的悲慘遭遇,僅僅是江澤民給數千萬法輪功修煉者帶來的深重災難的縮影。通過陳運川一家的悲慘遭遇,我們看到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罪惡殘酷到甚麼程度。像陳運川一家這樣的悲慘遭遇,在中國大陸成千上萬、罄竹難書!通過陳運川一家的遭遇,更使我們更加清晰的認識到了甚麼是正邪、善惡、好壞,更加清楚的認識到中共的邪惡本質和流氓本性。

人類社會是供人類居住的美好環境,而不是任邪惡逞兇樂園。願國際社會及更多的人關注中國大陸飽受中共江澤民集團殘酷迫害家庭的悲慘遭遇,關注至今仍在中共的監獄、派出所、洗腦班中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關注這場至今不能停止的邪惡迫害,還他們應有的信仰自由、人身自由和生命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