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不易覺察的懈怠與安逸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六日】最近學法,發現了一種不易覺察的安逸心。

知道正法已經到最後的最後了,也知道把江魔頭抓起來就完事了,於是內心裏就有了一種等待和觀望的想法,用在時事形勢上的心就多起來了,並且給自己策劃了一個自己認為可行的狀態來等待時間的結束。

甚麼狀態?即每天保證至少學一講法,再看點其他的講法,四個整點的正念保證按時發,每週保證參加一到兩次集體學法,每週能抽時間發點真相資料或是打點真相電話,利用週末出去半天面對面講講真相。這就是我認可的等待中的狀態,自認為跟不精進的比還算比較精進吧。心態上很像是在完成一種工作流程──只要今天達到了這個目標,就鬆了一口氣,開始休息一會兒,或是看看網絡、看看手機微信,或是看看新唐人節目、瀏覽瀏覽動態網主頁的新聞等等,再不就是開始忙活家務。這時候要是再讓我看一講法,心裏會有不情願的感覺。另外,若別的同修找我幫忙做點甚麼事情,我都會考慮再三是否答應,因為不想打亂自己的計劃,不想讓別人的事情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或是發生不該出現的騷擾、迫害等等。當然,我的理由會很充足,不讓對方感覺到我是在推諉。

寫到這兒,一個自私、保護自己、表面冠冕堂皇、不想被落下、沒有救人的責任感、不從本質上同化法的我躍然紙上。汗顏!修到最後,真實的我竟然是這麼個狀態!

最近學法量比較大,能夠真正的反思自己不在法上的狀態,才發現我這種狀態已經很長時間了,學法時,感受到了師父為弟子心急的那種洪大慈悲。

寫出來,希望與我有類似心態的同修趕快調整,迎頭趕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