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干擾向內找 提高心性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五日】在正法時期,我們從不知道如何做,一點一點從法理上知道了如何做好「三件事」,在反迫害中、在救人中,知道了我們各自要做的事。可在個人心性的提高中,有時還不能明明白白的認識,表現突出的如:我「三件事」都做了、法也學了、功也煉了、也救人了、也發正念清理舊勢力的干擾和迫害了,怎麼還有病業的干擾、家庭中的干擾等等的干擾呢?有的同修表現出被干擾和迫害的很厲害?

我在一點點的提高中,有了一點個人的認識,想和同修交流一下。在這個特殊的正法時期,遇到干擾和迫害的第一念是清除另外空間舊勢力的干擾和迫害。清理後,我們也應該靜下心來想一想、悟一悟,舊勢力是抓住了我們自己的甚麼漏洞?我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是哪出了問題?還找不到,一定要靜下心學法,不是為了解決問題而學法。是因為生命來源於法中,想知道法造我們時的標準是甚麼?不是我們現在知道的標準,是我們生命最初的標準,是甚麼?要想知道,只有學法,在法上提高才會知道,知道了法在不同層次的標準,再看看我們自己做到了沒有?其實修煉是讓我們在悟中修的,不是讓你悟不到的,就拿身邊發生的事來說。在消病業上,有一次我很好奇的問了一個同修們都說在救人上做的好的老年同修:在這麼邪惡的環境下,你是甚麼原因堅持修煉的呢?她說:師父把我的身體變好了!現在這個同修在身體病業關上,始終沒有過好。還有在家裏我們為甚麼看不上他(她)呢?是因為他(她)如何如何不好、怎麼怎麼不好,說話辦事怎麼看不上他(她),可這時我們想到沒有一個神會和一個人過不去嗎?會和人發生矛盾嗎?會拿神的標準要求人嗎?有時我發現他(她)們的不好正好是一面鏡子,把我們自己在法上做不到的地方照出來了,反映出來了,無法忍受、無法接受,到後來還要說忍無可忍(個人修煉不存在),聽說有的同修夫妻還要鬧離婚。

家裏發生的干擾真的跟我們有關係,就好比同修的家人老說別人的壞話,讓同修聽了很心煩,可同修想到沒有,你有沒有說同修間誰好誰壞的習慣呀?為甚麼要這樣做呢?不都是一樣的嗎?我們認為這樣做對,家裏人也是認為別人如何如何,才說的呀?可我們有法的標準,在法中是讓我們怎麼做的?現在不知道甚麼原因,我發現這種夫妻間心性考驗和干擾的很突出,可能以前就有,只是有的同修忽略了沒怎麼修自己吧?我在修煉中,體會到這個關很難過,當孩子三歲的時候,一次在孩子面前,我和妻子吵了起來,孩子看著我們說:我也沒有辦法了,都說你們三次了,你們還不改?我當時震驚了,是孩子在說嗎?我暗暗的下決心修好自己。一修十多年,有一天我問妻子:我變了嗎?她笑著點點頭說:變了!當她真正發自內心認可我真心的是變好的時候,我發現她變了,我曾經想如何如何改變她都沒有改變的了她,可我變了,變的更好了,能站在她的角度去為她著想的時候,我變了,她也變了。業力沒了,阻礙我同化法的東西沒了,一切都變了。

我有時提醒自己不要像西遊記中的八戒一樣,在去西天取經的路上,吃了那麼多的苦,遇到的不是殺就是煮,過關過難中,大家共同努力過了關過了難,見到了佛祖,取得了真經,可沒得正果,只能享受那大的不得了的德帶來的福份,西天取經之路上要去的執著心、不好的心,都忘了去了,沒得正果,知道也晚了。我在做好三件事中,是不是也有要去的心呢?在舊勢力的邪惡干擾和迫害中,我是把反迫害看的太重呢?還是要學會向內找,在這個特殊又邪惡的環境中不忘了修好自己,在法上提高自己,不忘修煉的根本。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