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實修中去掉怕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三日】師父講:「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1]可我一生都被「怕」控制著,從孩童時就膽小怕事,從不招惹是非,很少受到家長和老師的批評,晚上怕黑自己不敢出門,碰到別人吵架或講話聲高一些都怕,還有像蟲類、蛇、狗都不敢近距離接觸。

修煉大法後,怕的物質去掉了一些,最明顯的是,晚上出門不怕了(總覺的師父就在身邊)。但是自從大法遭迫害後,怕心又出來了,還很強烈。記的第一次著去發真相資料,和妹妹同修一起搭伴,農村的冬夜很冷,也很靜。我穿著母親的棉衣、棉鞋,帶上資料挨家去發放,突然一條大狗叫起來,引起半村子的狗都叫,嚇的我腿直發抖,心怦怦跳個不停,心裏不停的喊師父,慢慢才穩下來。自此,我意識到怕心已經成為我修煉路上的攔路虎,嚴重阻礙著我助師正法,做好三件事。我暗下決心,一定要修去怕心,要堅守正念,積極面對它,不妥協,不迴避。這樣經過一次、兩次、三次……過程中遇到各種情況,魔煉了心性,怕的物質越來越少,最後就不怕了。下面僅舉幾例與同修交流。

面對面講真相對我來說也是一大難關,總怕碰到惡人,怕跟陌生人講話。記的一次見到街心公園坐著一名中年婦女,我過去講真相,剛講兩句,她就急了,朝我大喊大叫。我心裏很害怕,怕她喊出事來,我立即發正念清理她背後的邪靈,我的心穩下來,她也不那麼兇了。這事啟發了我,在哪兒產生的怕,就在那兒消除它。從此,我天天出去講真相,這樣經常碰到不同的人,有接受的,有抵觸的,有搪塞的,有諷刺挖苦的,有喊的,有罵的,我始終正念面對,慢慢就習慣了,不在乎了,怕心也變小了。

二零一五年訴江大潮開始,同修問我怎麼辦。心想:實名訴江,自己的身份證、電話、通信地址都暴露了,現在迫害這麼厲害,人家正愁找不到你呢,這不自己送上門了嗎?我說:「我現在心性還沒到,等心性到了再說吧。」

周圍的好多同修都寄了訴江信,我雖然覺的這件事肯定是師父默許了的,是大法修煉到了一個新的進程,我們必須得跟上,我的決心下了,也寫好了訴江的信,但一想去郵局寄信,怕心又上來了,自己不敢去,只好讓同修陪同才把信寄了。

這期間我回老家,妹妹同修也寫好了訴江信,讓我幫她在市裏把信寄走。我心想我自己的信都不敢去寄,還替你去寄?怕心又浮現出來了,但還是硬著頭皮答應了。到了市裏,我大著膽子去了郵局,郵遞員卻說沒有身份證不能寄。我心裏忐忑不安,但猛然想到,自己上次的答卷沒完成好,這是叫我補考呢!這次我必須過好這一關,一定要把信寄出去。就一個郵寄點一個郵寄點的找,跑了三個郵寄點都是同樣的說法,這時怕心已不翼而飛,可能正因為如此,終於在第四個郵寄點把信寄出去了,還收到了回簽。

前些日子和女兒去南方,本想帶上大法書,聽有的同修說機場安檢很嚴,建議不要帶,說我又是實名訴江,別招惹麻煩,就沒帶。在乘車去機場的路上,女兒卻告訴我,她帶了大法書、護身符和師父的講法錄音,我的心就怕起來了。我意識到又該去我的怕心了,就一路發正念,背師尊的詩:「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2]。過安檢時,安檢人員指著我的包問:「你的嗎?」我心裏一驚,以為查到了,心裏念著:「師父,大法書我一定要帶走!」結果,他拿出了一桶八寶粥說不能帶,我鬆了口氣,心想這一關又過去了。我們順利通過了安檢,飛機起飛後,我們母女戴上耳機,聽著師尊講法,輕鬆的度過幾個小時,順利到達目地地。返程再次過安檢,怕心去掉了,輕輕鬆鬆堂堂正正的把寶書帶回了家。

此次去南方一路講真相,幾天時間給三十八人做了三退。返回途中在某市乘坐出租車,女兒坐前面給司機講真相,我坐後排發正念。只顧著多講點,把包丟在車上,發現後車已走遠了,沒要發票也沒記住車牌號。我想修煉人沒有偶然的事,有師父管著呢,順其自然吧,也沒太著急,只是給工作人員說了一下情況和我們的房間號,工作人員說希望不大,但我信師信法。果然,司機給送到旅館,接到前台的電話,女兒帶上錢準備謝謝司機師傅,結果司機已經走了,前台服務員說我已經替你們謝過了。

最讓我害怕的是成立家庭資料點。開始時買耗材、修設備都很怕,怕門衛注意,怕碰到鄰居搭話,怕家裏人看見,一路發著正念,請師尊加持,到家收好,等家裏沒人時,關好門窗,才敢做資料,總聽著外邊的動靜,怕突然來人敲門,心裏很累。就這樣堅持了幾個月,我想不能讓這個怕心總像幽靈似的纏著我,要擺脫它,我決定和家裏人溝通。家裏人都是有緣人,都知道大法好,迫害前很支持我修煉,是被邪黨嚇怕了,要給他們講明真相,得到他們的支持。我試著跟丈夫說在家裏做資料。沒想到他很痛快的答應了,還表示支持。我趕緊道歉:「對不起,是我多慮了,我已做半年了,怕你擔心,沒敢告訴你。」原來都是假相,自己嚇唬自己,耽誤了寶貴時間。從此,我一身輕鬆,三台打印機交替工作,做真相幣、真相傳單、小冊子等滿足了同修的各項需求。

這樣一次次在實踐中去掉了怕心,小花也越開越豔麗,在師尊的呵護下,在我家已順利的開了快十年了,丈夫、女兒、外孫相繼走入了大法修煉,都在做著自己應該做的事。

一路走來使我體會到,怕心是在實踐中修去的,自己在修煉過程中承受了痛苦,消掉了業力,師尊把不好東西給拿掉了。如果沒有這個過程,光坐那想是去不掉的。

個人一點體會,層次所限,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