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寄訴江狀之後的變化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九日】我是在六月份的時候上學法小組學法聽同修說訴江的事的,A同修說掉腦袋也要訴江。當時我說我也要訴江,可是我有怕心。B同修說你還能訴江,你怕心那麼大?

我想先讓受迫害嚴重的去起訴吧,就這樣觀望著。可是我的心裏並不平靜,我是在大法中受益的,師父把宇宙大法傳給了我,給我淨化了身體、淨化了思想,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諦,難道就因為「怕」我就不訴了嗎?就是站在常人的理上,他迫害了我,我也應該起訴他,這是合理合法的。

可是我又怕訴了江之後父母受到傷害,我在二零零零年的時候被非法關押了七十天,父母受到了打擊,我不想再連累他們,我就這樣在訴與不訴中煎熬著。直到有一天看到《明慧週刊》上有篇文章說訴江人數已經達到五千人了,而且說我有怕心的那位同修已經把訴江信郵走了,這時我著急了,我下決心也要訴。就這樣用了兩天的時間,我把訴江信寫好了,然後我去找B同修想讓她和我一塊去郵,可是她沒在家,我又找另一個同修,這個同修說你自己去吧,我沒時間,要不我明天陪你去。這時我想:「假如我修成了,當了王了我還拽著同修說:你陪我去當王吧!」不能啊,就這樣我橫下心來自己去了。

到了郵局我要了郵件開始寫地址,由於怕的物質在,我的手都不聽使喚了,字寫的歪歪扭扭的,還寫錯了幾個字,終於我把地址寫完了,付了錢,看著郵局的工作人員把我的信封好。我長出了一口氣,走出了郵局。到了家我渾身無力的躺在了床上。可是我並不後悔,畢竟我邁出了這一步,我做了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我的心是喜悅的。

而且我發現訴江之後我的身體好像不存在了,身體輕飄飄的,而且那個怕的物質已經被師父拿掉了,這時我才體會到了師父的慈悲與偉大。兩天之後我收到了回執。

以上是我的訴江過程,早就想寫這篇心得,由於懶惰始終沒有動筆,現在寫出來是想激勵一下還沒訴江的同修,眾生在盼著大法弟子去救度。個人層次上的理解,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