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幫我消除了怕被綁架迫害的陰影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九日】四月十六日上午,我同往常一樣出去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十點多鐘,一輛警車突然停在了我身旁,車上下來兩個警察,我堂堂正正拿著真相資料問他,要不要法輪功的真相資料?他們說,不和你講這個,你的身份證帶沒有?我們登個記,你該幹啥幹啥去。我說修煉法輪功不犯法,他說,我沒說你犯法。我們僵持了六、七分鐘,他們把我強行帶到了派出所。

在派出所裏,兩個警察把我的包搶過去,翻出裏面的真相資料和真相幣,我叫他們好好看看,一個警察一邊看著不停的問我,我就耐心的回答,說法輪功洪傳一百多個國家,講了藏字石,又講江澤民為何迫害法輪功以及當前的形勢等等。講了一個多小時,把在外邊平時向世人講真相的話幾乎都講了。他不時的為邪黨辯護,但看得出來他心裏對我先前說的話還是相信的。另三個警察有時離開,我就一直聚精會神的和他交談著,他表現出知識淵博,覺得很輕易就能說服我的樣子,我不時的也讚揚他,以拉近我們的距離,我就講了很多法輪功的真相,當時我沒有一絲顧慮。

後來他問我叫甚麼名字,我說在外面我可以告訴你,現在不行。他們輪番來問我叫甚麼名字,軟的、硬的不下十次,我始終不告訴他們。有的說:「大姐說個名字吧,登個記就可以走了,回家煉你的。」有的說:「讓你呆在這裏還挺自在的,把你銬上手銬,關在審訊室,不說就一直關著。」有的說:「就你玷污人民幣(指我們製作散發真相幣)這事就可以關你十五天,判你幾年都可以,看你是個善良人,放你一馬,你還不領情。」我接連幾次告訴他們:「我沒啥可怕的,江澤民我都敢用真名起訴他,只是希望你們知道法輪大法好,你們別再隨便把法輪功修煉人抓來,這樣給他們和他們的家人帶來多大的傷害,你們想過嗎?」

他們吃午飯,我閉著眼想背法、向內找,可腦子裏一片空白,聽他們說,讓她煉功。我閉目,像煉靜功很靜時的感覺,很舒適。甚麼也想不起來,也不想去想。此時,我沒有一絲餓的感覺,山珍海味也沒胃口,只想一直這樣呆著。我又一次沐浴在大法的神奇與師尊的佛恩浩蕩之中!

吃過飯,他們把我帶到了審訊室,沒戴手銬,坐在審訊椅上,拿來一張紙,要我簽字,被我拒絕。一個警察兇巴巴的大聲向我吼道:「看著我的眼睛,你到底說還是不說?」他的眼睛帶著殺氣,我看著他的眼睛大聲說:「不說。」沒有怨恨與爭鬥之心,這兩個字非常的純淨。兩個警察一下笑了。

一個警察出去打電話回來對我說:「你現在不許說話,聽我說,出去好好煉你的法輪功,但你不要到處去講。」又進來一個人說:「這是你的一百多塊錢真相幣,我到銀行給你換了,現在還給你。」我說:「真相資料我要拿走。」他說:「這不能還你,你不是拿來發的嗎,我們也要看。」此時他們的心情我能理解,四個大小伙子,對付一個弱女子都失敗了,這是他們沒有想到的 。我是師父的弟子,是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生命,別說他們四個,再多的人也註定是失敗的。今天我所表現出的大法弟子的風貌,他們心裏是佩服的。

在審訊椅上就坐了十來分鐘,午後一點多鐘我走出了派出所。面對面講真相一年來,我已三次被帶到派出所,這一次心裏格外的平靜,沒有前兩次勝利歸來的感覺。我在思考:每次講真相都怕見到警察,看到警車都繞道走,前兩次出來後還起了歡喜心,心想,給警察我也敢講真相了,正念走出來了。這次不一樣了,感到他們很可憐,工作性質使他們不能自己主宰自己,很多事是違背自己的意願做的,其實他們是最大的受害者,是大法弟子重點講真相的對像。冥冥之中覺得我每天發正念,不僅僅是清除他們的干擾,同時更要救度他們。這次讓我遺憾的是沒能對他們勸「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

師父說過:「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壞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1]常人中有句話:不經風雨怎能見彩虹,我慶幸這次的經歷,過去,只要一出去面對面講真相,頭腦中總是無法擺脫可能被綁架遭迫害的陰影,這次無形中已消去了很多,知道是師父給弟子拿掉了這些不好的物質,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

謝謝師尊的慈悲呵護!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