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怕心 參與平台打電話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七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很高興能參加二零一五年修煉心得體會交流會,下面我跟大家交流一點上平台打營救電話的體會。平台是師父給我們的一個很好的修煉環境,也是一個斬妖除魔的戰場,凝聚著平台同修們整體的力量,一場場的正邪大戰,解體著邪惡,救度著眾生,能參與其中真的感覺很殊勝。

對於上平台打電話,開始時我想,這上平台打電話挺好的,從早上全天一直到晚上十點鐘,每個時間段都有,我覺的真的很方便。就像我做工,如果上午不太忙,就可以抽空打幾個號碼,下午不太忙的話也可以打幾個號碼,晚上如果沒有甚麼事可以一直打到十點鐘,就覺的這時間又方便又靈活,輕輕鬆鬆就能救人了。只要想做隨時就能上平台打電話救人,多好啊。我就找同修幫我裝上了一些上平台打電話的軟件。

可是上到平台後一想到要打電話就開始緊張,感覺沒有那麼輕鬆。怕心上來了,就想先聽聽同修怎麼打吧,學習學習。聽了幾次,再想打電話,怕心又上來了,就又想,再聽聽看吧,多學學再說。說也奇怪,再下一次我上平台時是上午,進到RTC第一直播室,裏面已有好幾十個同修了,可是卻沒有聲音,等了好一會兒也沒有聲音,就想,我這不是在這浪費時間嗎?我還是換個房間吧,找個有聲音的房間聽聽。一看就營救房間人多,進去看看吧。一進去主持同修正在發案,正好發到我上面的同修,她說她是新手同修沒打過。主持同修問到我,我說我也沒打過,她就叫一位男同修帶我們幾個新手同修去到下面一個房間,說那位男同修會教我們怎樣撥打。

結果到了下面房間,那位男同修只是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就給我們一人發了一個案子,給了一份講稿,說如果不會講就可以照稿讀。這案子發到手了,就心想,我還沒準備要打呢,就給我推上了戰場。這怕心也就上來了,沒辦法,硬著頭皮打吧,坐在那開始撥電話,手心也開始冒汗,再撥一會腦門開始冒汗,就這樣帶著怕心一包電話撥完了,一個也沒打通,我心裏反倒輕鬆了,還有點暗暗高興,心說還好都沒通。

打完了反饋給那位男同修,說一個也沒打通,同修還鼓勵我說,沒有關係,打不通不要緊,鈴聲也是震懾邪惡。而後又給了我一包,我又開始撥打,就又開始緊張,一邊撥號一邊心想最好別通,可是又想這種想法不對呀!別通你打甚麼電話呀?不能這樣想,說是不能這樣想,可心裏還是禁不住暗暗希望他別通,打著打著電話那邊傳來了「喂」一聲,我心也跟著一震,心說,呀,真通了。

我就趕緊照著稿子讀起來,由於太緊張,聲音有些變調,自己都覺的自己說話的聲音怪怪的,電話那邊的人沒了聲音,靜靜的聽著,可能也是聽到我的聲音有些怪吧,他還不放一直聽,我就機械的讀著稿子,多一會他掛了,我一下子輕鬆了,心說你可掛了。

他掛了電話之後,我心想,要調整調整心態。其實我這個時候本應該發正念清除怕心,求師父加持,解體所有干擾救眾生的一切邪惡因素。可是由於我當時學法不深,悟性差,沒有悟到。我當時坐那問自己:為甚麼你這樣怕,怕甚麼呢?不就打個電話嗎,不會講就照稿子讀唄,有甚麼難的,我是未來的佛道神吶,我是在救人吶。

我們是在解救一群被毒害很深的、被邪惡生命控制的、可憐而又可悲的人,我們大法弟子,是他們唯一的希望,做壞事的是他們,害怕的應該是他們,而不是我們呀!想到這些我心裏感覺到一陣輕鬆,真的覺的打這個電話沒甚麼難的。接下來開始打下面的電話,又有幾個通的,我就穩穩當當的照稿子讀。

可是這個怕心會反覆,第二天我又上來打電話,一包電話打完了一個也沒通,我自己周身上下都像冒火了似的熱的不行,我把手放在臉的前面一段距離試一下。哇,這臉都烤手了,照鏡子一看,這臉紅紅的,我坐在那自己笑自己,「你說這一個電話也沒有打通,一句話也沒說,自己卻緊張到這樣,這不是自己在嚇自己嗎?」

雖然怕心很重,但是我沒想過放棄撥打,我知道師父就在我們身邊呵護著弟子,點悟著弟子。只要我們想打,我們想做,我們堅持去打的話,師父就會幫助我們清除怕心,清除一切障礙,「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我們只要有一顆救人的心去做救人的事,動動手動動嘴,其實真正救人的是師父,打電話救人的過程是師父給我們大法弟子建立威德的機會,修去各種人心的機會,不斷的從中提升自己昇華自己,有同修在交流時說,打電話救人就像雲遊一樣,真的是遇到各種人,譏笑你辱罵你,感覺還真挺像的,我們就在這其中修去暴露出的各種人心。

記得有一次打電話遇到一個罵人的,是一位先生,開始我不理會他,只管給他講真相,可是他一直罵不停,我就有點火了,爭鬥心上來了,我說:「你罵甚麼人,你知不知道可恥,你還是公務員呢,你素質怎麼那麼差,你猖狂甚麼,當年周永康比你猖狂多了,比你官大多了,怎麼樣,惡報一到就進監獄!」當時那人真的被震住了,不罵了,可是我沒說幾句他就掛了,再打不接。我就向內找,發現自己這是爭鬥心,帶著這麼強的爭鬥心怎麼能救得了人呢?我就清除它,修去它。在以後的打電話中,總是注意自己,不要起爭鬥之心。

又有一次遇到一位罵人的女士,這個女人罵的還挺兇,她也不掛電話,我一邊講,她一邊罵。可是我的心一點也不被她帶動,我用非常平和的語氣跟她說,「女士呀,你別罵人了,看你生這麼大的氣,對你不好啊,你看我打這個電話也沒有甚麼惡意,都是為你好,你看你有這麼長的時間罵人,你何不聽聽我跟你講甚麼呢?」她說:「你騷擾我,我掛了你還打,掛了你還打!」我說那是因為你不聽真相啊,你明白真相才能得救啊,你如果好好聽我講完,我不就不打給你了麼?你說中國有十三億人口,有多少人等著我們去救啊,我們哪有甚麼時間打騷擾電話哪!我看她不吱聲,就趕快切入真相。結果她真的不罵了,靜靜的地聽,直到我把所有的真相都講完了。我問她,我講的你都聽懂了嗎?她態度完全變了,表示都聽明白了,還說我講的很清楚,她也有認真聽。最後我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她一直跟我道謝。

掛了電話後,我腦海中浮現出「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我非常高興,為眾生能得救而高興,為自己的提高而高興,得救的是眾生,成就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偉大的師尊安排著弟子修煉的路,佛恩浩蕩普度著一切眾生。

在平台打電話的過程中,經常會讓自己的各種人心暴露出來,恐懼心、爭鬥心、顯示心、安逸心等等各種執著心。發現一個清除一個,不斷的在法中歸正自己。真的覺的自己提升的很快,從照稿子讀,到把稿子改成自己順口的稿子,到自己心中有了一份稿子,再到自己可以靈活隨意改變心中的稿子。口齒也變的伶俐,思維也變的敏捷,真的是一個可喜的過程。

可是嚴格說起來,我還是很慚愧,自己還是被很多人心干擾著,家庭中,工作上的許多瑣事纏絆著,沒有盡到最大的努力去做救人的事,愧對師父。師父說:「對有些人來講你只能跑步了」(《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我知道我就是那個要跑步的人。反覆拜讀師尊《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我悟到那些不想讓我們修成的舊勢力,會抓住我們的執著利用著我們的家人、親人朋友,家庭、工作等等,一切可以利用的因素來干擾我們,阻礙我們,讓我們很忙沒有時間,所以我對自己說我真的要清醒了,理智了。

現在平台的案子很多,邪惡呈現著末日瘋狂的狀態,我想我們都能看到中國大陸活摘器官背後的血腥與邪惡,這移植器官都能像去市場買菜一樣任意挑選,一家醫院一天就可以做幾台手術,這全國有多少家醫院?有的同修在交流時多次哽咽說不出話。平台的協調同修心情也很沉重,面對人手不足的局面。形勢緊迫救人急,多一個同修參與就是多一份正念之場。我們是在與邪惡搶人救人,同時也能配合國內大法弟子開創寬鬆救人的環境,意義重大。所以,我會多抽時間上平台打電話。

在修煉的路上,在我去各種執著心的過程中,我真的是跌跌撞撞,有時覺的忍到極限了,忍了這一回還有下一回,而含淚而忍那不算忍,修煉是嚴肅的,漸漸當我能做到修煉者之忍的時候,真的能感覺到自己的提高,再看那些事情都不算甚麼了。在正法最後的時間裏,我會聽師父話,走好最後的路。

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二零一五年新加坡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