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十多個警察依次簽名三退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七日】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日上午十點過,我在某鎮菜市場發放法輪功真相台曆和全球起訴江澤民的小冊子。發到最後一本,我發給了一個超市的保安,並給他講真相,他也同意退出了共產黨的組織。

可是,還沒等我走出超市,另外兩名保安就把我攔住,問我包裏裝的是甚麼,我說是買的菜。他們要檢查。我說你們沒有資格查我的包。他們強行翻包,看到有護身符。就問:「這是哪來的?」我說:「是救人的。」(並不順著他們的思路回答)給他們講真相也不聽,其中一個保安就打電話到派出所。

一會兒就來了兩個警察,還要給我照相。我說:「不許給我照相,你們照不下來。」他們就不敢照了。這時,我使勁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救人的好功法。」

兩個警察就把我拉到派出所。那時快到中午了,他們準備把我關到關犯人的小屋裏。(我一看那屋裏地上有兩個腳印,牆壁上有兩個手印。那是讓犯人放手腳的位置)我馬上說:「這是關犯人的地方,我是好人,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只做好事、不做壞事。我如果配合了你們,你們就是犯了天法,你們就成了江魔頭的爪牙……」他們就沒敢動我。

他們要看我的包,我說:「包裏只有十多個護身符。」他們叫我全部給他們。我說:「不行!我是拿來救度眾生的。」「你咋救度眾生?」

我說:「只要你們每個人退出中共黨、團、隊,就送一個護身符。我是真心為你們好。」有些人就表現出不相信,我就堅決不拿出來。我就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又是救度眾生的高德大法。」

大概喊了半個小時,所有民警都下樓來吃午飯,有個民警問我吃不吃飯,我說不吃,我還有個老伴在床上睡著還沒吃呢,我吃不下。我就要了一杯水喝。喝完水,我又開始喊:「法輪大法好!退黨團隊保平安!」

喊了十來分鐘,一位女警察就來守我。本來我認識她,當時她穿著警服,我一時沒認出來。她說見我面熟,我就問她:「你入過黨團隊嗎?」她說:「還沒入黨,入過團隊。」我就給她講真相,勸她趕緊退了。她說:「好!幫我退了嘛。」 我就拿出一張紙出來記名。我說:「給你記下了,你看,退了就給一個護身符。」我給她遞過一個護身符。

其他民警陸續吃完飯圍攏過來,我抓緊時機給他們講三退。聽明白的警察同意退了,那位女警官還幫著記姓名、記下具體退甚麼(黨、團、隊)。後來,有的警察乾脆把筆搶過來自己寫。

就這樣,一會兒功夫,十多個護身符也發完了。我說:「你們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護身符裏面還有故事,你們好好看看……」

午休後,警察下午兩點鐘上班,兩個警察就開車送我回家。我說自己走,不麻煩你們了。他們說:「我們要對你負責。」我說:「謝謝了。」他們把我送到還隔一條街我就下了。他們說:「為啥呢?還沒到呢。」我說:「人家看到你們派出所還在抓捕法輪功學員,對你們看法不好,我這是為你們好。」一個警察說:「是怕到了你家要你辦招待吧。」這樣他們說說笑笑就走了。

我剛進家,老伴就埋怨道:「你到哪裏去了,去大半天也不說一聲。」我說:「今天對不起了,把你餓到兩點半了。」我趕緊給他煮吃的,又給老伴講起這次經歷。他也高興了。

第三天,我買了二十斤椪柑背上,再把《九評》的光碟、神韻晚會光碟、全球公審江澤民的小冊子等真相資料裝一包,去派出所。到派出所後,我先上樓找所長,聽說休假一星期還未回來。我就找某警官,依次給他們送椪柑、送真相資料。

我為那些明白真相、能得救的人由衷的高興。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