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過病業關 一家人見證大法神奇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五日】我今年六十五歲,家住瀋陽市周邊的農村,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後,在不知不覺中,師父為我祛掉了多種疾病,在十幾年的修煉中,沒吃過一粒藥,身體好的就像年輕人一樣,總有使不完的勁。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的一天,我突然出現口渴難忍的症狀,接著就渾身沒勁,打不起精神,走路跑偏。過幾天,又出現看著食物就噁心,吃飯也嚥不下去,我只好就著水往下咽,一個饅頭要喝一暖瓶的水。我老伴見我這樣,就讓我上醫院,我說:「我這不是病。」後來就吃啥都吐,我就強行著吐了再吃,就這樣吃了吐、吐了吃的堅持兩個月。

兩個月以後,我就再也吃不下去啥了,只有靠喝水維持。兩天後,我渾身更加無力,上廁所時不能蹲下,強忍著扶著東西蹲下了,又起不來了,大小便都不能自理。老伴看我這樣,急得不行說:「你還說你不是病,都啥樣了?我都快七十歲的人了,你要有個三長兩短,我咋辦?」於是老伴背著我給孩子們打電話。孩子們回來了,孩子又背著我和醫院聯繫好之後,強行把我送到醫院。

到醫院一檢查,是嚴重高血糖,血糖高達三十五,並且還有三個加號,這是尿毒症的前兆。大夫埋怨家人:「怎麼病成這樣才送來,再晚來一步就沒救了。」大夫見我和家人一起去這去那的,問我迷糊不?我說:「不迷糊。」大夫說:「奇怪了,一般病成這樣,病人都是昏迷不醒的,都是抬著來的,都沒有治好的,就是好了,也是終身都得靠藥物維持。可你還能走,這也太神了。」

家人強行把我送到醫院,我不忘自己是大法弟子,在醫院我照常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一天,我給同病房護理她媽媽的女孩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她聽明白了,她說這麼好的書上哪去找啊?同病房的人說:「這老太太就是煉法輪功的。」我說:「你要真學,我就把書送你,這本書跟了我十九年,送給你,你一定要珍惜。」她很高興的雙手接過《轉法輪》,鄭重的放進包裏,然後說:「我回家一定要好好的看,一定要珍惜。」在給他們講真相中,有五人做了三退。

五天後,我要求出院,在這五天期間,來了一位和我一樣症狀的病人,沒搶救過來死了。家人看到這些,說啥也不讓我出院。可我堅決要求出院,大夫看到我態度堅決只好說:「那就回家觀察吧,但每天必須按時測血糖,必須按時吃藥」。

到了家,我不承認這是病,我就信師信法,我的生命是師父給延續來的,是去是留我就交給師父了。老伴看著時間,提醒我吃藥,我就拿起水杯倒點水,故意把藥瓶弄得稀里嘩啦的響,喝口水,裝著吃藥。

過了幾天,老伴見藥一點也沒少,就生氣的說:「你騙誰呢?你哪吃藥了?」說完就給兩個兒子、兒媳打電話,這下可炸鍋了。大兒子氣呼呼的在電話裏說:「哪有有病不吃藥的,你要這樣,我們就斷絕關係,以後有啥事也別找我。」小兒子也說:「哪有你這樣當媽的,這樣讓我們操心。」我說:「兒子,你們對我的關心媽謝謝你,可我知道,只有大法才能救了我,我要是相信吃藥,那就永遠也離不開藥。我不吃藥,煉功,病就好了,不但我不遭罪了,不也給你們省錢嗎?」

這時我的所有親戚也都轟動起來了,能來的來,能打電話的打電話。可我就是不動心,就相信師父,相信大法。每天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能走我就出去講真相。同修也幫我發正念,和我一起學法,不久我就完全好了。我闖過來了。

過年時,兒子們回來了,親家來了,小叔子一家也來了。這麼多人,我忙裏忙外,桌上桌下的伺候他們,一點也不像有病人。小兒子湊到我跟前說:「媽,你真的好了?」我說:「是真好了,要不能幹這麼多活嗎?」大兒媳也過來說:「媽,你沒吃藥,病真好了?」我說:「你看,我這不是這樣嗎?比你都精神。」大家見我這樣,再也不說啥了。我用我的親身經歷,讓一家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在這裏,我感謝師父為我的承受,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