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大法中 體悟大法殊勝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雖說時間不短了,可自己卻不敢說自己是老弟子,因為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高壓下,由於學法不深、執著太重,導致了我放棄修煉大法,走了一段很長的彎路。放棄修煉後,在師尊法身安排下,同修們多次找到我,讓我從新回到大法中來,可是,無論同修怎麼勸說,我就是表態不修了,同修們對我一點辦法都沒有,每當提起我時,都覺的很可惜。

我這一趴就是十年。在離開法的這段時間裏,心中總是空蕩蕩的,無論遇到多好的事,也高興不起來。有幾次在夢中參加考試,都是以失敗告終,自己覺的很無奈很苦,腦海中時常反映出以前修煉大法的美好時光。

自從不修煉後,我在離家幾里外的公路邊開了一個超市,沒事的時候,就看電視打發時光。二零一三年中秋節前兩天,當看到電視劇《紅樓夢》最後賈寶玉落魄的劇情後,頓覺人世的無常,心中再一次萌生了要修大法的念頭。

在不修煉的這些年裏,也有朋友多次叫我加入佛教,也都被我拒絕,心中認為還是法輪大法好,可是自己已離開大法那麼長時間了,並且在遭受迫害時,還違心的寫了「三書」,說了不該說的話,師父還要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嗎?

我不好意思去找同修,心想:「煉煉抱輪試試,如果氣機還在,能量場還有,就說明師父還管我,我還能修。」打定主意後,晚上關上門,就一個人偷偷煉起了抱輪。

剛開始,回憶了一會兒口訣,慢慢想起來了,念完口訣,緩緩的抬起了雙臂。不一會兒,就感覺有股能量從身體深處向兩臂運行,並感受到了能量場。正在這時,左小腿部位有人用力向前推了一下,同時,思想意識很清楚的打過一念「堅定的走下去」。我突然就明白了這不是師父在點化我嗎?希望我能從新修煉嗎?我只煉了一會兒,就停下來,因為此時激動的心情無法言表,更不能入靜。

第二天早上,我又早早起來,單盤著腿煉靜功。在煉功的過程中,師父又為我清理了身體,就這樣,我又能在大法中修煉了。

當時,我一本大法書都沒有了,就先煉功。幾天後,在煉靜功的時候,師尊點化我會得到一本全新的金光閃閃的《轉法輪》,其他的大法書有同修分兩次送來。當同修知道了我又修煉的消息後,一位老年同修很快送來一本新版小本《轉法輪》。不長時間,所有的大法經書我全部請回。

我真是如獲至寶,每天都全神貫注的學習大法書,用了一個月的時間,把師尊的所有講法全部學了一遍,我再次體驗到了佛法的偉大、莊嚴,心靈受到了極大的震撼。每當學到各地大法弟子向師尊問好時,總忍不住熱淚盈眶,弟子感恩師尊的慈悲苦度,偉大的師尊對弟子與眾生的慈悲,用人間的語言是無法表達的,我經常想,我為甚麼現在還修大法,是因為師尊始終就沒有放棄我。我就像一個被舊勢力判了死刑的人,可是,慈悲偉大的師尊一直看護著我,保護著我。

當我再一次走進大法的時候,我想舊勢力不會輕易放過我的,因此,給師尊帶來的麻煩與承受更是不可想像的,弟子唯有精進,堅定實修做好師尊交給的三件事,才能對的起師尊的慈悲苦度。

首先,我找到所認識的昔日同修,和他們交流我是怎麼回到大法中來的,告訴掉隊的同修,師尊不放棄一個真修弟子。師父說:「甚麼一期學員、二期學員,你光煉這個動作就是我們弟子了?你得真正按我們這個心性標準去修煉,才能達到健康的身體,才能達到真正的往高層次上走的。」[1]告訴身邊每一個有緣人,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這裏是真正的淨土。

由於我的從新修煉,我的媽媽、妹妹、妻子、三姨和老姨也很快回到大法中繼續修煉了,我們在一起比學比修,爭分奪秒的做著師尊交給的三件事,並在控告人間首惡的大潮中都用真名寫了控告信發往了「兩高」,她們和我一樣,也萬分感謝師尊的救度之恩,在這裏借明慧網叩拜師尊!

在我修煉的這些年裏,和其他同修一樣,出現了許多神奇的事情,有一件事使我記憶猶新,每當自己出現消沉的時候,就會想起它,頓時就會信心倍增。現在,把它寫出來。

修煉十多天後,靠近人行道,我正在超市看書,後想到門外走一走。一出門口,就看到馬路上掉下了一大堆攪拌好的石子混凝土,看樣子還沒完全凝固,如果不及時清理掉,等凝固了,再清理,難度就大了,而且汽車到了這裏都要繞行,如果軋飛石子,蹦到行人,就更麻煩了。

但是由於路上車很多,車速又很快,要清理它,還有一定風險。在中國大陸,由於從小受黨文化的教育「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這種事除了清潔工必須幹,其他人一般不會管的。我想:「這樣的事情從來沒有出現過,現在我又得法了,它出現在我的門口,一定不是偶然的。師尊在講法中叫我們做一個好人,做一個比好人還好的修煉人,這樣的事我如果不管,還算是一個修煉人嗎?」

於是我找來鐵鍬,一點點兒幹了半個多小時,才幹完。期間,無論過路的老人還是抱小孩的婦女都向我投來會心的微笑。有的還向我點頭,以示感謝。這件事使我感受到了做好人真好。

我只做了一點應該做的好事,沒想到,師尊卻鼓勵我,出現了一件超常的事:

晚上回到家,吃完飯後,我一個人到西屋煉第二套功法,剛煉了一會兒,就感覺和以往煉功不一樣,能量場特別大,身體周圍都充滿了能量。當頭頂抱輪的時候,兩臂被強大的能量向兩邊拉伸,要特別用力才能抱圓。

煉完功,自己穿著衣服到床上休息一會兒。剛躺下,身體就被一股強大的能量包圍住了,感覺身體很舒服。突然感覺自己身體變大了,大到一種無法形容的程度,最明顯的是手,它們好像被戴上了兩隻大大的厚厚的棉手套,可是它們卻是身體的一部份。頭腦也一下子變的寬廣了,感覺自己側躺在那裏就像一尊臥佛。

當時自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想坐起來,可是身體好像被定住了一樣,卻起不來,就連手和腳一絲一毫都動不了,這時腦海中出現了一個念頭:「不要害怕,正在為你洗禮。」我就在那裏靜靜的躺著,臉上出現了非常祥和的神態。

我雖然是閉著修的,可是師尊卻讓我感受到了另外空間整件事情的全過程。

首先是由專業人士給洗澡,過程也是很複雜的,用清水反反復復沖洗身體,沐浴更衣後,來到了一個大平台上,大平台周圍有無數的觀眾,然後由專業的幾個人主持舉行一個非常古老、無比莊嚴、神聖的儀式,程序很複雜,進行了很長時間。

儀式完成後,讓我坐在了一把大椅子上,這時很明顯的感受到從天空中飄落下一頂頂金光閃閃的大帽子,上面鑲嵌著各種寶石,不斷戴在了我的頭上,同時還打過來一念:「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就這樣不斷的戴,也不知戴了多少才停止。這時我的眼睛和天目部位都變亮了,內心感到一片光明,心中升起對佛法的敬仰之情和對師尊的無比思念。這時我也出了定,不知不覺中,流出了熱淚。

這件事我怕別人聽後不理解,很久沒有和任何人說。最近看到網上交流文章說,有的同修出現了消沉狀態,所以我才決定把它寫出來,希望能對同修有所幫助。

師尊在講法中一再告誡我們「修煉如初,必成!」[2]。現在正法已到了最後的最後,每個大法弟子更應勇猛精進,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和師尊回家。

每一個大法弟子都不要小看了自己,因為你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法的一粒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