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打破了醫生的說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四日】2015年12月26日我如往常一樣,結伴和同修講完真相回家的路上,順便到超市送真相幣,直奔賣肉的攤位去,他是用零錢的大戶,因人多他太忙,我等了一會他說:明天再送吧。我轉身走出超市,把錢袋掛在自行車車把上,我上了車往家趕。

我毫無意識地倒下了,等清醒了發現我在車底下跟著車往前滾呢,意識到自己出車禍了,第一念想的是師父救我,師父救我。接著聽剎車時,衣服和地面摩擦的聲音,車子開出十多米遠把我漏在離車三米遠的地粘上,就聽有人說:完了,這人完了。

等我能發出聲來就喊:把我扶起來。連喊兩聲,有一男子架起胳膊往起拽我。這時我覺得骨頭疼,想起了我的包,趕緊問我的包呢?車主把包遞過來問是這個嗎?我趕緊捧在懷裏,要求回家。車主說:到醫院查一下,沒毛病再送你回家。到醫院一查,多處骨折,告訴轉院,我不肯轉院。

車主怕事後沒完,硬是讓120把我送到省院骨傷急救外科。我住了一個月院,做了兩次手術,用三個鋼釘、一塊鋼板把左側胯關節固定住了,其他部位的肋骨傷就靠自己恢復了。醫生囑咐我回家在床上靜躺三個月。

回家只能躺在床上,腦子開始反思了自己:我每天出去講真相、送真相幣,做的是最正的事,舊勢力也不配這樣整我呀!我努力找被鑽空子的原因,終於查找出我每天出去講真相的基點不對,我只是履行公事,為完成任務而做,怕自己三件事落下不能圓滿,還把送真相幣當成了講真相去做,認為只要多送真相幣就是救人了。主要的是學法不入心,思想總溜號;發正念經常倒掌,說睡過去就睡過去;煉功不入靜,七百年穀子八百年糠都來了,也知道是思想業,可是去不掉。

我又找出了很多執著心,如:利益心、顯示心、色慾心、爭鬥心、妒嫉心、愛面子心、不讓說的心、兒女情也放不下。師父講:「天天光煉這幾套動作,就算是法輪大法的弟子了嗎?那可不一定。因為真正修煉得按照我們所說的那個心性標準去要求的,得真正的去提高自己的心性,那才是真正的修煉。你光去煉那些動作,心性提高不上來,沒有強大的能量加持一切,談不上修煉,我們也不能把你當作法輪大法的弟子。」(《轉法輪》)對照法,我沒達到修煉人的標準,雖說學法煉功、講真相都是走了形式,所以讓舊勢力鑽了空子。

這次車禍我如夢方醒,修煉不是兒戲,是非常嚴肅的,必須時時事事都得在法上提高,不能偏離大法。

出院時醫生告訴臥床三個月,我否定了這個說法。回家就學法,開始坐不起來躺著聽法,我想這是對師對法不敬,我就試著坐起來。等我能坐住了,我就煉功,開始坐著煉前三套功法,時間長了我就求師父幫助,我說:師父呀,我不能總是坐著煉功啊,我得站起來呀!從那以後,我就靠著床邊站著煉功。抱輪滿身是汗,四個輪抱下來全身濕透,豆大汗珠像雨點一樣滴在地板上。

術後四個半月時,我能把四套功法一步到位,第五套功法不能雙盤,只能散盤半小時。現在我在室內能走了,也能自理。

通過學法煉功,身體好的特別快。誰見了都說一個70多歲的老太太被車撞的那麼重現在能走了,都感到特別神奇,不可思議。只有我自己知道是偉大慈悲的師父替我承受了巨難,加持我又從新站起來,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