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是我唯一的出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二日】我是個農民。我在被車撞後臥床休養時喜得大法。

一九九六年秋的一天,我騎著摩托車去地裏幹農活,從一個道口剛騎上公路,就被一輛飛速的轎車撞飛十多米遠,造成右大腿粉碎性骨折,送到醫院急救做了牽引和消炎,幾天後做了大手術,大腿裏插進一根三公分粗一尺多長的鋼管和鋼釘等。出院後在家臥床休養了九個多月也沒好。

家中裏裏外外的活全都落到妻子一人身上,我著急上火,整天躺在床上,生活又不能自理,疼痛難忍,別提多難過了。在我無奈的時候大姐的大女兒來看我,送給我一本《轉法輪》,說讓我好好看看,會明白很多道理的。由於我文化水平低,覺的看不懂,就沒太重視,所以每天照樣吃藥、看電視,很少看這本書。這時我也只能拄著雙拐走幾步。

一天外甥女又來看我,正趕上我拉肚子。我說奇怪了,一到那個點就拉肚子。她說:「哎呀!舅,你這是消業呀,師父在給你清理身體。」我突然的驚喜起來,是啊!師父管我了!當時心情別提多高興了。我想,我沒怎麼學《轉法輪》師父就管我了,這回我得重視起來了。我的鄰居家就有一個煉法輪功的,第二天我拄著雙拐就去找她教我煉功。

我知道公園每天有很多人在那裏煉功,準備去參加集體煉功,可有的同修說我的情況不適合參加集體煉功。這時我急的不知如何是好,怎麼辦呀,一天早上,我拄著雙拐提前去了煉功場,怕別人看見,就偷偷的把雙拐藏在草叢裏,站在大家後面靠著公園的護欄支撐著慢慢的學煉。就在當天,回家的路上受傷的腿就能用力著地了。三天後我就試著扔掉一支拐看如何?哎呀,還真行,能走回家了,沒有疼痛的感覺了。過了兩天又試著扔另一支拐,第十三天就徹底扔掉了雙拐,像正常人一樣和大家一起煉功了。

這件事當時在我們縣城流傳得很廣,同修還把這件神奇的事寫在煉功場的展板上,有的人看後也增強了煉功的信心,也來煉功了。我全家人也都感謝偉大慈悲的師父,逢人就講在我身上發生的巨大變化,大法的超常、神奇!告訴大家《轉法輪》真是寶書啊!

現在這條腿雖然有點踮腳,但是甚麼也不影響。一年後去醫院取鋼管時,醫院大夫看了片子說我的腿沒接上,斷裂處間隙有一釐米的間距,鋼管不能取出來。我堅決要求大夫把鋼管取出來,大夫說:「取出可以,後果自負。」我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定信心簽下取出鋼管後果自己負責的字據。就在醫生用刀割開我的臀部一尺多長的鋼管一頭時,一股黑黑的淤血流了出來,醫生取出鋼管後,囑咐我回家一定要打吊針消炎。

我回家後既沒打點滴,也沒吃一粒藥,第二天就去了煉功點。就這樣,身體恢復得超常的好。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和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運動,我失去了修煉環境,很多同修被非法勞教,非法判刑,我也消沉了,帶修不修的。不久我的腿開始出現問題,不知不覺的腫起來了。家人逼我到醫院檢查,醫生說只有再次做手術打鋼針甚麼的。但要先打消炎針。

扎了兩天吊針,我覺的不對勁兒,過去那麼嚴重都好了,今天看看自己的樣子,又要做手術了,不珍惜大法,不聽師父的話,才會有這樣的結果啊,多麼可怕呀!想到這,我毅然決定從新回到大法中來,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決不能再動搖了,只有大法才是我唯一的出路。

走出醫院,學法煉功不到三天,我的腿的那些症狀全沒了,又能幹活了,扛一百多斤的東西上樓也不累。

江澤民利用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家人很恐懼,但我的現狀讓他們再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超常,也都支持我煉功了,並感謝師父救了我的命,也是挽救了我全家。妻子非常感謝師父,雖然她不修煉,我不在家時也給師父敬香。

寫到這我也很痛心,江澤民殘酷迫害法輪功,法輪功修煉者由於失去了修煉環境,放淡或放下了修煉而舊病復發被奪走了生命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有多少?數也數不清。所有這一切都是江澤民一手造成的。江澤民必須承擔一切法律責任並被送上歷史的審判台!

法輪功是佛法修煉,誰修煉誰受益。我慶幸自己能從新回到大法中修煉,並決心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