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猛的火勢戛然而止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三日】我於一九九七年有幸開始修煉大法,當時我全身沒有一處舒服的,哪裏都疼、噁心、吃不下飯,且每天去廁所時都有膿,這些症狀全在我修大法後不藥而癒。大法的神奇還不止於此。

二零零六年春,我和丈夫到自家山上去收拾地。因為上一年我和丈夫都忙於打工,對山上的這塊地就疏於管理,以致荒草太多,丈夫一著急就拿出打火機把草點著了。可想不到的是火勢太過兇猛,這時又刮起風來,以這樣的火勢很快就能著到緊挨著我家地的刺槐山,地面上還有很厚的刺槐葉子,再過去就是山的另一面有大片的栗子樹。

我和丈夫見這樣不行,趕快切斷火源,但火勢並沒有得到控制,丈夫的眉毛也燒著了。我對他說:「別整了,人平安要緊!」一邊嘴裏這樣說著,我一邊就走到旁邊地上盤腿打坐雙手合十求師父幫弟子滅火,丈夫指責我說:「都甚麼時候了,還整這個?!」我不為所動,繼續求師父幫我。

只見那噴出一丈多遠的火舌,在著到地和刺槐山的邊界處瞬間齊齊的戛然而止,就像被甚麼擋住了一樣,而我家的地被火燒得乾乾淨淨。我心裏無比的激動,一遍又一遍的謝謝師尊,又對丈夫說:「你看這多神奇啊!都是師父在保護咱們。」丈夫見證了這一奇蹟後也不再說甚麼了。

二零一三年我在離家不遠的地方打工,那時每天從早忙到晚很累,可即使這樣,只要不是太晚我就到學法小組去學法煉功。一次在小組上學完法煉動功,我坐在炕上有些犯愁,因為那天走的匆忙,沒有換鞋,我穿著高跟鞋幹了一天活兒,晚上去煉功又忘了換。在學法的時候腳就已經疼的像刀在剜一樣。如果在炕上煉不用穿鞋會舒服些,可轉念一想,炕上擱不下這麼多人,且學法組上大多是老年同修,我還是到地上去煉吧!就這樣在地上煉著煉著,煉到抱輪的時候腳一點也感覺不到疼了,我想著一定是師尊看到我這顆為他人著想的心而幫了我。

二零一六年四月五日,丈夫開著自家的三輪摩托車去趕集,這段路需要過一段公路到一個兩邊有岔路的十字路口處拐彎,再開往去集上的路,就在這個十字路口處,丈夫的車由於開的較快而拐彎晚了,用力踩剎車時剎車也折了,就這樣連人帶車一起衝出公路,公路外是一段一米多深地上都是大石頭的斜坡,一側還放著兩個用來建橋的水泥管子,他的車正好一個轂轤撞著亂石一個轂轤軋過水泥筒子的邊兒下去沖到地裏。

當我趕到的時候,車已被人拖出,車的前轂轤已轉向,車棚外殼和減震等都壞了,但車上的幾塊玻璃全都掉在地上卻都完好無損,他也沒有受一點傷,眼前的一切,我無不感慨的對丈夫說:這是師尊在保護你平安的啊!丈夫也非常贊同。

將此文寫出,以謝師恩之萬一,也讓有緣看到此文的人能夠明白真相得福報。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