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老人骨折 十天痊癒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日】我老母親九十歲,農村婦女,-字不識。

一九九五年法輪功傳到我家鄉時,母親也跟著學煉。時間不長,母親長期積勞成疾的各種疾病都慢慢的減輕或消失了,因此,她喜歡上煉法輪功了,更喜歡聽師父的講法。師父的講法錄音她不知聽過多少遍了。

隨著母親常年堅持學法、煉功,她身體也越來越硬朗、健康。八十多歲時,老人還能上自家樓頂上(弟弟將兩座大房子頂部,都鋪上一尺多厚的土、種菜,總面積有0.2-0.3畝)整理土地,種菜、澆水、施肥,她種的菜自家吃不完,就分給周圍的人。她還一天三頓給兒媳、孫子、孫女們做飯,周圍人都羨慕她的身體好!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日清晨六點來鐘,「嗵」的一聲巨響,驚醒了睡夢中的弟媳,醒後她心裏還嚇的咚咚直跳,再仔細聽聽,周圍也沒有動靜,只有她和孩子們在床上睡覺,可是剛才那聲「巨響」太近了,太可怕了!究竟出了甚麼事?不敢多想,趕緊披上衣服、倒穿鞋就往外跑,跑到院子裏一看,我那年邁的老母親已經躺在血泊中,推也推不動、叫也叫不應!弟媳嚇的直著嗓門大哭大喊,驚醒了左鄰右舍,都跑到大街上呼救!

此時此刻正好我三弟(叔伯弟弟)路過我家,衝進來抱起我母親就往鎮醫院跑(醫院離我家只有幾十米遠),到醫院轉了一圈,值班醫生說:這裏治不了,你們趕快到市醫院去吧。三弟抱著母親從鎮醫院跑出來,他全身上下已經被我母親身上流出的血染成血人了,他顧不上這一切,急忙把我母親安放好他的車上,開起車來就往市醫院飛奔。

我妹妹隨車服侍母親,半路上才電話告訴我,讓我趕快回來,到市醫院去(我住在另一城市,相距一百多里),這時我母親已清醒過來,從電話裏能聽到母親在車上非常痛苦的、大聲的、連續的呻吟著…… 我立即告訴妹妹,讓咱娘趕快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妹妹說:咱娘一直不停的在念著呢!我聽後感動的淚流滿面,老娘在這麼大的生死考驗面前,全身疼痛的呼天叫地,心裏還裝著大法,還在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啊!老娘有救了!

我趕到市醫院已是上午十點多鐘,三弟、妹妹已經幫我母親做完醫院所要求的一整套檢查,進入病房,剛吊上瓶子輸上液。母親還在痛苦的呻吟著,只是比在車上喊的聲音小點兒了。我趕緊趴到母親耳朵邊說:娘,此時此刻,你要明白:兒女再孝順,誰也不能代替你受罪,誰也救不了你;醫院也救不了你,只有咱師父能救你!你就趕快求師父吧,「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要不停的念,疼的受不了時,你就叫師父,求師父救救你,只有誠心的信師信法,師父一定會幫你的!我娘鄭重其事的點一下頭說:嗯!我知道!我心裏一直在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

妹妹把我拉出病房,把拍的片子、透視、等各項檢查結果讓我看,告訴我說:咱娘傷的很重,左邊九根肋骨斷了七根,只剩二根沒斷在支撐著,否則左側的那一扇肋骨全都塌下去了,左邊的鎖骨也斷了、頭骨也斷了,耳膜也穿孔了,頭顱內大出血,就從左耳孔中往外流,同時還流到肚子裏,滿腹腔都是血。醫生還說:年紀太大了,不敢做手術,做了恐怕下不來手術台,只能讓她自己慢慢恢復吧。以前也有個八十多歲的老頭,和一個年輕的男人,也是摔的很重,都住了一年、一年多才出院。

醫院所在地也是迫害法輪功比較嚴重的一個地區,同病房裏住的人也多,白天不便學法。等到晚上十二點後,夜深人靜時,我坐在母親的床右邊,把已準備好的MP5拿出來,悄悄告訴她說:娘,咱倆開始聽師父講法,你無論怎麼疼,都要咬緊牙堅持聽法,每一個字都不要落下,一個字一個字的往頭腦裏記。娘說:好!就這樣每夜聽三講,三天聽完一遍師父在濟南的講法。

就聽這一遍法,再加上她一直在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奇蹟在母親身上發生了!滿腹腔的積血三天吸收了,不到十天的功夫,所有骨折的地方都長好了,誰敢相信?!

到了第十天,她要求出院。說她全身上下都不疼了,好了!醫生都不敢相信。大家知道,傷筋動骨還得一百天。她都摔成那樣了,醫院都不敢收、不敢治,就在那短短的十天內,醫院也沒有給甚麼特殊的治療,可那多處的骨折怎麼能接上、長好呢?周圍的人都一片驚愕!怎麼可能呢?真是不可思議!

只有我們修大法的人才會知道,這是大法的威力;是師父的慈悲;是偉大的師尊替母親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使她轉危為安,死而復生。這是大法在人間顯現出的又一神跡!

現在我老母親不僅頭腦清醒、思維敏捷、生活還能自理。我們全家老幼在此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希望所有看到、聽到這個真實故事的人,千萬別再聽信中共對法輪功的造謠抹黑宣傳,我母親死而復生的經歷再次證實了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來救人的!願父老鄉親們都能珍惜這萬古難遇的機緣,趕快了解真相、退出中共邪黨的黨、團、隊,遠離災難保平安!為自己選擇美好未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