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化險為夷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五日】我是農村大法弟子,六十多歲了,1998年得法後,由原來的目不識丁,到現在能通讀所有大法書籍,身體無病一身輕,走路生風,經常騎著電動三輪車。不分春夏秋冬、嚴寒酷暑,為了讓更多眾生明真相得救,我走到哪兒,真相資料發到哪兒,三退講到哪。在修煉中,經歷了太多神奇的事情,但由於不會寫字,一直無法寫出來,現在讓同修來幫我整理,談談我修煉中的幾件事情。

(一)識字

開始學法時,因為不識字,就特別用心聽講法錄音。可是除了《轉法輪》,其他大法書沒有錄音,怎麼辦?比如學《洪吟》,同修念幾遍,我是非常非常專心的聽,儘快背下來,回頭再拿著《洪吟》對照念,這樣就慢慢的開始認字,過程中整個《洪吟》都背下來了。

可以說,我認字的過程也是背法的過程,逐漸的大法書都能念下來了,但是認字只認識大法書中的字,而且離開那本書的那個地方就不認識了。

從2015年過年後,突然有一天,瞬間都認識了,那個字不管在哪都認識了。所有的書和週刊都能看了,一年的時間,所有的大法書籍我看了5遍。

(二)解毒

1999年一天去地裏幹活,不小心踩到了一個破的毒藥瓶,把腳給割破了,血流的哪都是,我當時不當回事,堅持把地裏的活幹完了才回家,當天晚上全身浮腫,眼睛腫得甚麼也看不見了,腫了三天,我想我學了大法,就得信師信法,就是不到醫院去看。但當時由於擔心自己萬一出甚麼事,影響不好,我就去找一個同修,跟她說:如果我真要沒了,都沒人知道怎麼回事,你看我的腳,第三天了,腳上往外流膿。

同修見狀趕緊拿藥要給我抹,我不叫抹,我說我就是信師信法,就是不讓抹,我就要完全信師父,抹了就不起作用了。我來只是跟你說說這個過程,你知道我是怎麼回事就行了。我對她說完就回家了,結果回家腫就開始往下消了,幾天就恢復正常了。如果一個不修煉的人要是中了這個毒那就是百分之百沒命了。

(三)求師父

大約2002年,有一回去地裏幹活,下午兩點多的時候,幹著幹著,心裏就感覺不好了,發正念也感覺頂不住了,平時有了事我一般不求師父,總認為你有了事老求師父,業力都給了師父,師父都給你承受了,不能老喊師父。可那次真是頂不住了,心臟要休克的那股勁兒,就坐在地上動不了了,心裏跟師父說,你管管俺吧,實在是頂不住了。過了十來分鐘,很快就過了那股勁兒了,就沒事了,對師父感激的心情真是無法表達。

(四)化險為夷

2014年的一天,我騎著自行車帶著孫女剛出門,一拐彎兒,與一輛轎車對著擦身而過,車門把我撞了,我的車把頂住我的下身,當時就不能動了,渾身難受的不行,當時力氣很大,把人家車後蓋不知怎麼給頂開了。我緩了緩,說把你車給弄壞了,車主說沒事,車壞了可以修,你沒事就行。我說沒事了,你們走吧。真是萬幸,師父又一次保護了弟子,孩子也沒事,我叫人家走了。

有一次去開法會,因為時間較緊了,騎電動三輪車開的有點快,拐彎時結果不經意騎到馬路牙子上,手攥車把不自覺的又加了電,電動車一下就給躥了起來,衝著樓房就上去了, 就聽「銧」一聲車就翻了個跟頭就摔在地上,我也跟著摔在地上,我心想沒事,就嘰裏咕嚕爬起來了,趕緊把車子搬起來,當時路邊的一對夫妻給嚇壞了,「哎呀、哎呀……不行呀,你這麼大歲數了,你有事唄?」我說沒事沒事。結果是不僅人沒事,車子也沒事。如不是師父保護,能有這神奇的結果嗎?

(五)為別人著想,鈔票自己回

一次 ,我正月裏換了1000元零錢放在了家裏櫥上,有個親戚家小伙子在那坐著,等他走了,錢沒了。我給兒子說了(後來悟到不應該給兒子說),他幫著找,也沒找到,我想,如果是小伙子拿了,也可能是欠人家的,不應動心,更不能找人家去問。

結果半月後,突然有一天發現錢又原樣出現在那櫥上。太神奇了!我想可能是師父看我心不動,幫我拿回來了錢!利益完全放下後,晚上做夢撿錢,都能把握的很好。如果白天不當回事,晚上也把握不住。

(六)去派出所講真相

2015年6月訴江後,派出所到我家來騷擾,我跟他們講真相,他們要錄音,我不讓錄,我跟他們講,如果是這個醫生給治好的病,你為甚麼非要說是另一個醫生給治好的?我們學這個法對人有好處你們為甚麼不讓學呢?他們就不錄了,待會就走了。

事情過去快兩個月的時候,由於上次沒簽名,他們就找大隊了,大隊讓老伴去了,老伴給簽了個名。當時這事我不知道,後來知道了,我自己去派出所講真相,有同修幫忙發正念。我跟他們講,你們有事找我,你們找我老頭簽字這是最不對的一件事了,他們讓我以後不要再往上遞這個了(訴江狀),你有事找我們。我說人人都是平等的,江魔做了多少壞事呀,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派出所的人不笑也不說話,也不錄音了,一直說你這麼大歲數了,回家睡覺去吧,說了好幾遍。

幾年前我下樓梯把腳給扭了,腳上起了個大包,幾年了也下不去,這次從派出所回來,第二天,這個疙瘩一下就平了,渾身輕鬆的不行,打坐的時候甚麼思維都沒有了,入靜了,真是好的很!

我一般是面對面講真相,講不通的給《九評共產黨》,親朋好友,一個村的大多數都講了,在接送孩子的三年中,我騎電動車經常順路捎別人一段路,順便講真相,我也經常在集市上講真相,有時買東西,拿出真相幣,說:「我不識字,你給念念上面都寫了甚麼?」有時對方就大聲念,周圍人都在聽。

十多年來,能夠相對平穩的走過來,憑的就是堅實的學法基礎,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同修說我觀念少,真是這樣,我覺的就是:師父說啥就是啥,叫幹啥就幹啥。我們得真信、真修,才會有一次次的神奇,一次次的提高。

個人體會,不符合法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