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中晚期的哥哥痊癒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大法後我變化非常大,身心受益。修煉前我一身病:貧血,心臟供血不足,血色素低;鼻炎、支氣管炎,經常咳嗽;失眠、頭疼、頭暈、渾身無力。九二年九月休克了一次,才去醫院做了一次全面檢查。結論是腎衰、肝功能減退、造血功能不行。這樣的體質,醫院也沒有好辦法醫治,只能注意營養、多休息。當時我才四十一歲。

我本人性格比較剛強,不願讓同事、朋友知道自己年齡不大就一身病,自己硬撐著,不休息、不住院,休克了也沒住院。就連下雪天騎自行車摔倒,把膝蓋半月板摔壞了,醫生讓做手術,我不願意做,硬堅持好幾年。直到我修大法,半年後病痛全無,腿也不痛了,半月板完全恢復正常。

在修煉中出現過幾次病態現象,每次師父都幫我闖過難關。修煉二十年來,我一片藥也沒有吃過,走路一身輕,在我身上體現了大法的神奇。因此,老伴、女兒、女婿、孩子都說大法好。老伴雖然尚未修煉,閒暇時,也常讀《轉法輪》。即使從「七二零」江魔頭迫害大法以後,全家人也沒有一個人說過不讓我修煉大法。而且只要是做「三件事」,他們都是全力支持,有些事我力所不能及的,他們就幫著做,如購買做真相資料的耗材等。

師父說:「佛光普照,禮義圓明」[1]。 我與我的家人及親戚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也都沐浴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之中。在我二十年的修煉中,發生了許多神奇的事。下面我舉幾例與同修共享:

聽師父講法錄音,肺癌中晚期的哥哥痊癒

我老家在山區農村。二零零一年一月底,我哥感覺身體不舒服,胳膊疼,而且越來越嚴重,疼的自己連衣服也穿不了了。臘月二十三來我家(我家在省城住),上樓都是弟弟背上來的。我一看哥哥這樣,人又瘦又虛弱,沒一點精神,非常吃驚。他們一邊吃飯我就一邊給他們講法輪大法好,治病有奇效;講我的親身經歷,我一身病全好了,幾年都沒有吃過一片藥。就這樣,吃完飯我哥就讓我給他播放師父的講法錄音。我哥沒上過學,一字不識,只能聽法。

第二天,我就陪我哥去醫院檢查、找專家諮詢,先後去了市醫院、省醫院、腫瘤醫院。我哥除了去醫院,每天在家就聽師父講法,整整三天。臘月二十六下午,我從外面回來,一看我哥在地上站著呢,笑著對我說:「我不疼了」並且把胳膊舉起來讓我看,我當時一愣,驚訝的半晌說不出話來。我哥眼裏閃著淚花說:「感謝師父吧!」當天晚上,家人把三家醫院的檢查結果都拿回來了,結論都一樣:肺癌中晚期。只有三天就要過大年了,醫生說:過完年再確定治療方案,只給開了點防癌小藥片。過完年後,我帶哥哥到醫院複查,拍片照相,一看瘤子沒有了,只有鈣化點。醫生拿前後兩次的片子對比看,覺的特別驚奇。醫生說:省你的錢了,不用治了。就這樣我哥一天醫院也沒住,任何治癌藥物都沒吃,神奇的恢復了健康。當時拉我哥去醫院查病的司機,聽說我哥沒住院病就好了,覺的奇怪。直到二零一三年我們去司機家拜訪,人家提起那年我哥有病的事,我才告訴他們事情的原委,又給他們講了大法真相、三退保平安,當即他全家人都退出了黨、團、隊。

讀過《轉法輪》,妹夫得大法師父護佑

二零一零年,過正月十五元宵節,農村有家家戶戶掛燈籠的習俗。正月十四下午,妹妹家也要掛燈籠。我妹夫用木梯靠在電線桿上,爬上去往電線桿上拴繩子。因電線桿是圓的,剛蹬上梯頂,右腳一抬,失去平衡,連人帶梯倒下來,正好摔在石頭堆上,梯子壓在妹夫身上,他嘴角淌著血,頭上有個大包,不省人事。嚇的我妹趕緊叫弟弟們拉著我妹夫到縣醫院去搶救,拍片、CT、骨科檢查等等,檢查完了我妹夫也醒了。結果,骨科主任說:沒事,不用吃藥、輸液,就是跌重了,回去休息幾天就好了。晚上十點多鐘,他們又把我妹夫拉回了家。

因為我剛一開始學法時,覺的大法好,我就給了他們一本《轉法輪》。我妹夫雖認字不多,但《轉法輪》還能念下來。一有時間或農閒時就看《轉法輪》。就這樣他們得了福報,得到師父多次護佑。

師父保護,車門夾手毫髮未損

二零一四年夏天,外甥女開車回我們老家,我也搭乘他們的車,打算回老家講真相。車上坐著我妹妹和外甥女一家人。途中,在高速路服務區休息片刻,上完廁所,就匆忙趕路。我剛蹬上車,右手四指還扶在車門頂沿上,外甥女立即把門砰的一下關上了,我四個手指一下被卡在車門縫裏。我妹看到嚇的喊了一聲,外甥女立馬把門打開。就看我的手指連紅印也沒有,我沒有一點夾住的感覺。外甥女和外甥女婿都嚇壞了,臉色都變了。直問我疼不疼,感覺怎麼樣?我趕緊說:「謝謝師父吧,是師父替弟子承受了一難。」外甥女婿以前對大法半信半疑,這次親眼見了這一幕,從此真相信大法了,從心底真正退出了中共黨、團、隊。

我修煉這麼多年來,發生在我家的神奇事,還有很多很多。用甚麼語言也難以表達對師父的感恩!我再次謝謝師父,謝謝師父的苦度!我只有用心學法,改變自身不好的觀念,做好三件事,多救人,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