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在大法中受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八日】一九九七年二月,我從哥哥那裏第一次聽說了法輪大法。還記得那是在小妹的商店裏,哥哥手捧著師父的照片告訴我們:「這個氣功大師,咱說甚麼、想甚麼他都知道,他能保祐我們。」聽了,但我不相信,錯過了一次得法的機會。

來年二月份,又聽嫂子的鄰居提起法輪功,她說,只要按照「真、善、忍」做個好人,不要有目地的求甚麼,師父自然就管你、保護你。不知道為甚麼我這回信了,興奮的借了一本書就跑回家讀去了。

半夜我才發現,因神經衰弱多年不看書、不看電視的我居然一氣呵成將厚厚的一本《轉法輪》讀完了,心想,現在躺下恐怕天亮是爬不起來了,等著腦袋遭罪吧。可是天剛亮我就醒了,不但沒有不舒服的感覺,反倒全身輕鬆,一點沒耽誤白天的工作。

隨著以後的學法,我明白了人活著都是為了等待宇宙大法的洪傳,明白了人之所以會有痛苦都是自己生生世世造業所致。從此我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規範自己的思想和行為,對家人、對所有人都真心真意的好,我成了一個身體健康、品德高尚的好人,我的家庭也變的幸福和睦,充滿了歡聲笑語。

從我身心的變化,丈夫感受到大法的超常,他對大法和大法師父很尊重也很支持我修煉。以前他每年秋天和正月都要大病一場,常年頸椎和腰椎疼痛的不能幹重活。我修煉法輪大法後總告訴他,師父說了,一人得法全家受益,他也相信。起初,有一次他腰疼的難以忍受了,要吃藥,可是藥片卻把他嘴唇劃破了,他恍然大悟說:「不吃藥了。」結果腰很快就好了,自此再也沒犯過。

第二年,丈夫、哥哥、母親相繼得了當地稱作「歪嘴風」的病。哥和母親貼膏藥、吃中藥、吃西藥,還勸丈夫也一起治療。丈夫堅信大法師父,相信不用打針吃藥就會好。最後哥和母親留下了後遺症,他們一遇到上火或者刮北風嘴就歪向一邊,丈夫沒吃一粒藥卻徹底好了。全家人都見證了大法的超常。

一年冬天,剛下了厚厚的雪,丈夫開車回家途經一個很陡很長的下坡,坡路右側是很深的溝崖。他空擋靠近路右側滑行。突然車失去了控制,他被這突如其來的危險嚇懵了,但突然想到「我老婆學法輪功,我不會有事的!」就在這時,車突然自己轉向路左側。路左側是沿路生長著的間距不到一個車寬的大樹。丈夫的車不偏不倚的滑向了兩棵大樹中間的柴草堆。原來這個位置上的那棵大樹枯死了,村民就在這個地方堆上了柴草,這也是這條路上唯一樹與樹間距最大的一個地方。如果車向沒有防護的右側滑去,如果左側這裏沒有堆草,丈夫的車撞在大樹上,這兩種後果都是不堪設想的。

有一年,我家院子裏的一棵十多年的大樹要伐掉。丈夫找來幾個人幫忙。因為在院子裏,為了保護房屋,要先把樹從頭上一截一截的鋸下來。看著這棵參天大樹沒人敢爬,丈夫只好自己爬了上去。大樹緊挨著正房,為了不讓分枝壓倒房屋,大家想了個辦法:留出正中間頂端一個分枝當支架,把要鋸掉的樹枝事先用繩子綁住,將繩子跨過當支架的樹枝順下來,樹枝鋸掉,地面的人拉著繩子慢慢松,直到樹枝平穩落地。鋸到最後只剩下當支架的樹枝和側邊最粗壯的一根樹枝了,這個側面的樹枝的主幹直徑有四十公分,丈夫踩在樹頂部,離地面六、七米,四週的樹枝都砍掉了沒有任何防護,腳下是已經鋸掉分枝的凸起。想不到的是這個主幹鋸斷沒有豎直向下滑,而是像鐘擺一樣擺動起來,擺向丈夫的身體,地面的人都驚呆了,丈夫安然無恙,原來樹枝只是擦過他的衣服,而沒有撞到身體。試想想,如果這龐大的樹枝直接撞到他身上,他就得一個跟頭栽到地上,這讓人想都不敢往下想。丈夫當時也就靠腳底下踩著的勁兒,整個人刮陣大風都能吹下來的!

見證了這神奇一幕的哥哥說:「家裏有學法輪功的就是好!」

法輪大法不僅給了我和家人健康的身體,讓我們遇難呈祥,同時也提升了我們家人的道德。

記得有一年丈夫收糧食,歸庫的時候從麻袋裏倒出一沓錢。他就毫不猶豫的把錢給人家送了回去。那家女主人千恩萬謝,要請丈夫吃飯,丈夫婉言謝絕。

有一次丈夫開車去買零件,到家才發現不知是誰在他的車斗裏放了一箱化妝品。他趕緊開車返回賣零件的地方,到那才知道,有個姑娘推銷化妝品,因為急於去廁所,順手把化妝品放在丈夫停放的車斗上了。丈夫當時沒找到那姑娘,就先把那箱化妝品拉回家。回來後我們打開箱子,想找找看有沒有聯繫方式。果然有個寫滿電話號碼的本子。我們一個個撥打,終於聯繫上了失主。

失主提著雞蛋來道謝,我們告訴她我們修煉法輪功,不要她的雞蛋。考慮到她提著雞蛋不方便,我就付給了她雞蛋錢。可她上車後又把錢扔給了我,我也沒追上她。

多年來,我和丈夫收到五十、一百元的假幣我們都毫不猶豫的銷毀,不去坑害別人。

如果不是我修煉法輪大法,我們都不會成為這麼好的人。類似的事情還有很多,在此不一一講述。希望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大法,希望更多的人成為符合「真、善、忍」要求的好人。這對國家、對人民都是有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