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支持大法得福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四日】我今年八十一歲,男,幹部,我的老伴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們都支持她修煉大法,還幫她做救人的事,我們還簽字參與了訴江控告,希望早日結束這場對好人的迫害。每年過節,我們都要發賀卡問候大法師父好!

一、親見老伴的改變

老伴以前身體很差,患有劇烈頭痛、心臟病、肝、肺、胃病、子宮肌瘤、左坐骨骨質增生、關節炎等十幾種慢性病,夏天常昏倒,二十幾歲就成了單位的「老病號」。特別是失眠症、經常徹夜難眠熬到天亮。住過精神病院,及用胰島素治療。那時她上班時硬撐,下班就往床上躺,無論白天晚上只要她在家休息,家裏人不敢說話,走路不敢有聲音,怕她因睡不著而罵人。她還患有頸椎骨質增生並發肩周炎,生活不能自理達一年,晚上痛得哭,不能入睡。一米六五米高的人,瘦的只有八十多斤。「求神拜佛」及其它鍛煉均無效,到處求醫花了不少醫藥費。

一九九五年十月,老伴開始煉法輪功,煉功三月後身體開始轉變,不到一年,十幾種慢性病不治而癒,三十多歲時就戴三百多度的老花眼鏡也摘掉了,小的字都能看得很清楚。體重一百二十多斤,面色白裏透紅,人也精神了。至今二十年了,她確實從未再生過病,沒吃一粒藥,給國家、單位、及家庭節省了大量的醫藥費。

老伴的脾氣性格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以前她個性犟脾氣暴躁,做甚麼都自己說了算,稍不如意就大發脾氣,打罵子女,她一不高興一家人都很緊張,使家人成天在小心翼翼提心吊膽中度日。修煉法輪大法後,她脾氣祥和,說話平和,心態寬容大度。即便是在數次被綁架及長達七年的牢獄酷刑折磨中,面對任何人(包括迫害過自己的警察及其他人),都不生怨恨心,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孩子們都說:媽媽和過去判若兩個人!

從老伴身體、精神、情緒、思想境界等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們確實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和美好,所以我們全家人都很支持她修煉法輪大法。

二、明大法真相 我也證實法

老伴經常給我們講法輪大法的真相,她把在大法中修煉的收穫、喜悅、幸福與家人分享,大法真相資料、神韻、《九評共產黨》及大法書,大法師父的講法錄像我們都看過,非常敬佩大法及師父。我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並不是電視、報紙攻擊的那樣,非常清楚的知道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是最善良的好人。

我們主動維護大法。迫害期間,老伴去北京維護大法、去說大法好的公道話,我和妻弟幫她轉移保護好大法書、師父講法、煉功磁帶、師父的法像;老伴被非法跟蹤監控不便出行,我幫她準備衣物等東西並掩護她離開;她被非法關押,我去找610,新津洗腦班及本地洗腦班等地要人,不放人我就不回家;她被迫害610不發工資,我經常安慰她說「我有吃的就有你吃的」。

二零零二年,老伴被非法判刑四年,有人勸我說「她關那麼多年,你年紀也大了,沒人照顧你,你們離婚吧」從新組織個家庭,但我始終不離不棄,還明確告訴親戚朋友說「我有她有」;我還力所能及的幫她做些救人的事。

二零一五年九月,因控告江澤民,老伴被派出所和國安上門及電話騷擾,叫去派出所簽字,我怕她遭迫害不讓她去,我就主動帶上她的控告書去派出所交給了國安孫某某,並講了老伴煉法輪功後的變化,並告訴他們我不讓她去的原因是以前被欺騙過,叫她到派出所了解情況結果被抓去勞教。他們叫我幫她在寫好的紙上簽字,我也沒簽,怕他們背後造假。

妻弟明白大法好,主動幫助做證實大法的事。鄰近縣、鄉缺大法真相資料,由於老伴被監控不便出行,他乘坐長途車幫助送去;有時見到別人丟棄的真相資料,都撿起來整理好後再送出;去洗腦班探視我老伴,洗腦班骨幹叫他做所謂轉化工作,他去了就講:大法好,你們關押她是錯的。當時被轟出門,後來不准他去看。無論酷暑再惡劣的天氣,他還是要去送東西看望,進不去門裏,就在門外看望。

二零零零年,另一家鄉人修煉大法,夫妻倆遭迫害被關押,家裏無人,他主動去看守所看望,給買毛巾等生活品還給上錢。二零零六年,那對夫妻被非法關押在當地洗腦班,妻弟再次主動去探視,送鞋等東西。只要一聽到有不明真相的人攻擊大法,妻弟都敢仗義執言「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法輪大法就是好!我姐煉了法輪功啥病都沒有了」。

三、善待大法 我們得福報

老伴一人煉功,我們全家受益。迫害前,有一天早上高壓鍋煮稀飯,鍋突然從燃氣灶上蹦到地上,稀飯滿屋濺,幸好我剛離開灶台,躲過燙傷。我愛吃煮幹胡豆,一次老伴要離家幾日就煮了一大碗放入冰箱,平時我特別愛吃,可那次就想不起吃,幾天後老伴回來才發現誤把一種工業清洗劑當成食用鹼用了,避免了食物中毒。那幾日只有我一人在家,後果不堪設想。

老伴煉功我很少生病、吃藥,很低的醫保費從未用完。

二零零八年,老伴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迫害,我因受打擊,身體也出現狀況,經常便血,經檢查腸子上長出一個一公分大的息肉,醫生告知有可能惡變,打算秋涼後做手術,老伴被放回家後,常常叮囑叫我恭敬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聽大法師父講法錄音。不長時間,在未做任何的手術治療,就不再便血了,包也消失了。

二零一四年我患高血壓,高壓200,低壓180,吃藥及偏方花費幾千元都不見效。於二零一五年五月我也開始煉功,同年六月血壓就正常了,沒有再吃藥所有不適症狀全部消失,剩下沒吃完的七百多元的藥全扔掉,現在身體比以前好,一米七的個子腰不彎背不駝身板直,說話中氣足聲音大,腿有勁走路輕快,我越活越精神,都說我一點不像八十多歲的人。

妻弟七十多歲,年輕時因為家庭出身問題未能成家,也無固定收入。二零零八年,下坡路滑摔倒小腿骨折,住院醫治費用一萬多,親戚聞訊主動全部承擔,只住了十多天醫院就出院了,而且很快康復,三個月後拐杖都不用了。二零一五年做疝氣手術七天出院,民政局承擔了全部費用,親朋好友送的錢都未用完,身體恢復的很好。

我們的子女都很孝順,兒子事業效益越來越好。孫輩們健康、聰明可愛。女兒還曾說過「都知道我母親是修煉法輪功的,左右鄰舍都羨慕我母親身體好!」

我們真誠希望人們都明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真是來救人的!中共邪黨宣揚的「無神論」是害人的!支持善良得福報。願所有善良的人們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趕快退出中共邪黨的各種組織,保命、保平安,有一個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