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人從法輪大法中得到的福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八日】我在中國大陸中部的一個縣城裏工作。我煉法輪功已經有二十一個年頭了,我切身的感受到:真心修煉法輪功,對祛病健身、提升道德品質,效果是立竿見影的。

煉功前我被胃病、神經衰弱、偏頭痛等七、八種病纏身,煉功不到一個月,那些疾病不治自癒了。煉功前的我,心胸狹窄、自負,說話言語刻薄,煉功後變的寬厚謙和了。單位評優晉級,我從不與人爭奪,對名利看的很淡。從我走進法輪功的第一天起到現在,二十年來,我沒打過一次針,也沒吃過一粒藥,身體健康,這不能不說是法輪功的奇蹟在我身體上的展現。

修煉法輪功,不僅我自己受益無盡,我的親人們也有諸多受益的故事:

父親三十多年的煙癮立馬消失

父親是一個有著三十多年抽煙習慣的老人,煙癮很大,抽香煙對他是不解渴的,他要抽烤煙或者抽旱煙才過癮。一九九八年十一月的一天,我把《轉法輪》(法輪功的核心著作)帶回家裏,向父母介紹法輪功。父親當即把《轉法輪》從我手中奪過去就看起來。到第二天早上看到第七講的「吃肉問題」(因為在這一節中師父也講到抽煙問題)時,他一下子感到對抽煙沒有絲毫興趣了,不光是沒了興趣,甚至回想一下那種煙味就噁心,就想嘔吐。他很驚訝的說:「人家戒煙戒得好苦還戒不掉,我只是看了這本書,幾十年的煙癮一下子說沒就沒了,這書太神了!」

父親三、四十歲的時候就有比較嚴重的風濕性腰痛病,經常不能幹活。看完一遍《轉法輪》後,到現在七十多歲了,從來沒說過腰痛了。他目前雖然不煉法輪功,但他對法輪功非常相信、非常支持。

六十九歲不會游泳的母親掉進河裏半小時 奇蹟脫險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一日(皇曆八月初七)早上,一輩子沒學過游泳的六十九歲的母親,劃著自家的小船,送我的姪女去河對岸的幼兒園上學,回來時一不小心掉到了四、五米深的河裏,而且是頭朝下掉下去的。前幾年村裏人在河裏挖金淘沙,把河床都挖的很深。據她後來口述,她在深水中連喊兩聲「救命」,不但喊不出來,還嗆了兩口水,她感覺自己要與兒孫們永別了。奇怪的是她心裏一點兒都不慌張。危難中她突然想起了我給她的護身符上面「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於是就在心裏趕快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遍又一遍的念著。後來,她的身邊出現了一根拇指粗的尼龍繩,她一把抓住了這根繩子,懸著的心一下子安穩了。她扯著這根繩子慢慢的靠岸了,得救了。從她落水到得救上岸,前後大概有半個小時。

她渾身濕漉漉的站在岸上四下看了看,一個人影也沒有。她明白了:是法輪大法救了她。這是她後來給全家老小親口說的。過幾天中秋節到了,她與家人商量後,專程上街買來了一些鞭炮和煙花禮炮在家門口燃放,表達對法輪功師父的感謝。

二零一三年皇曆八月十七日上午,母親到自家果園摘柿子。她爬到樹上去,摘著摘著,哪知道她腳下踩的那條樹杈突然斷了,她從三米多高處站著摔到地上,身子右側被樹上斷了的半截茬子刮了粗粗的一道血痕,肋骨處嚴重刮傷,脖子像斷了一樣,頭怎麼也抬不起來,渾身無力,眼睛無力睜開,耳朵完全聽不見任何聲音了。但她心裏明白,知道只有念「法輪大法好」才能救自己。她反覆大聲的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剛開始自己都聽不到自己的聲音,念了很長時間,漸漸的能夠聽到聲音了。不停的念,眼睛睜開了,後來能夠站起來了,還能幹活了,最後居然還能背著一背簍柿子回到家。

這前後大約也就兩個小時吧,一場災難就這樣簡簡單單的過去了。回到家她甚麼針也沒打甚麼藥也沒吃,順其自然的就好了,第二天照樣能上山收割稻子。

從這以後,母親更加誠心誠意的煉起了法輪功。如今七十多歲的她,不戴眼鏡也能穿針引線縫補衣裳。

被母親身上發生的奇蹟感動了,妻子也走進了大法修煉

母親落水臨危卻又遇難呈祥、從柿樹上摔下逢凶化吉的奇蹟,使妻子對法輪功完全信服了。每次趁我上班去了,她就在家悄悄看起了《轉法輪》。為甚麼她要背著我看呢?因為我們家前些年由於我修煉法輪功,遭到過極其殘酷的迫害,妻子也受到牽連吃了很多的苦,後來她忍受不了這份苦,就一直阻止我煉。這下好,自己倒想修煉了,她怕我取笑她就偷著看。她有比較嚴重的鼻炎,鼻子經常不通,冬天手腳發涼。煉功後這些毛病無影無蹤了。

特別是,她煉法輪功後,對我們雙方的老人、兄弟姐妹、姪兒姪女更是關心體貼。

妻子感受到法輪功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二零一四年春天,多次打電話催促我那有腎病的沒過門的弟媳從廣東來我家煉法輪功。弟媳身體浮腫,生活飲食習慣上又和我們大不相同。妻子在煉功前是個典型的事業型的人,伺候人的事她從來是百分之百不幹的,就連她自己的父母、甚至她母親生病住院,她也沒伺候過。煉功後她變了,一日三餐伺候弟媳,為她洗衣做飯、煲粥熬湯,視同親妹妹。妻子的熱心誠意,使這個名義上是我們的弟媳,實際上來自於千里之外、年齡比我們要小一輪、感情上很生疏的又矮又黑的可憐女子,安安心心的在我家住了一個月,妻子一字一句的帶領她讀《轉法輪》,不多久,弟媳的疾病也痊癒了。

弟媳修煉後身體的巨變讓610主任從內心折服

弟媳自幼患有腎病,由於嚴重,以至於只讀到小學二年級就輟學了。每年要花費大量的錢買藥、住院,醫生告訴她不能結婚更不能生小孩,能保住命就不錯了。她的臉浮腫的很大,大腿、小腿也都是腫的,走路超不過一百米就必須休息。膚色也是黑黑的、乾燥的,曾因做過化療頭髮都掉了,不敢見人。

二零一四年五月一日她從廣東來我家,和我們一起煉法輪功。大概煉了三、四天吧,她覺的自己多年吃的藥沒甚麼效果,她對煉法輪功康復自己的病有了信心,於是悄悄的把多年吃的藥扔了。隨著不斷煉功,身上的浮腫漸漸消了,膚色變白了,體力也增強了。晚飯後和我們一起散步可以走半個多小時,走幾條街都不感到累了。

半年後,她回了一趟千里之外自己的家。她的父母看到眼前這個身體輕巧苗條、膚色白裏透紅的女兒,簡直不敢相信,全家人無不感謝李大師!無不佩服法輪功!她父親也看起了《轉法輪》;母親不識字,也聽起了李大師的講法錄音。

她去銀行辦儲蓄卡,銀行不肯給她辦。因為眼前的她和身份證上的她相貌上有天壤之別,工作人員都認為她冒用了別人的身份證,怎麼解釋也不肯給辦。看來,她得重新辦理身份證了。她曾經多年帶病在Z市一個幹部家裏當保姆,現在又到這個幹部家裏當保姆去了。一見面人家就問她吃的甚麼藥,康復效果這麼好。她跟對方說,她以前吃的藥一點兒效果都沒有,早被她扔掉了,她的病是煉法輪功煉好的。

對方聽了此話後亮出了自己是Z市「610主任」的身份,是負責指揮Z市整法輪功的,這一點我的弟媳以前全然不知。這個「610主任」從我弟媳身上的神奇變化,對法輪功折服了,鼓勵我的弟媳繼續煉。

「610主任」有一個姐姐,多年頑疾纏身,這時也跟著我的弟媳看《轉法輪》了。

信仰「真善忍」 女兒高考出奇蹟

在法輪功遭到最嚴重迫害的時期,我的女兒正在上小學一、二年級,天真純潔的她,一點都不認同媒體對法輪功的抹黑,她一直認為法輪功是好的。這在當時黑雲壓城城欲摧的高壓形勢中,能有這樣的主見,難能可貴。高中階段,她的成績在班上很一般,在高考考場上,她心裏默默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反覆念,讓自己心靜如水,最後高水平發揮,高考成績在全縣名列前茅,上了重點大學,還得到了政府的重獎。她的故事在明慧網上曾經登載過,明慧檯曆上也曾轉載過,相信好多人都看過了,這裏就不再重述了。

看了三遍《轉法輪》小弟心靈的壓抑消散了

我的小弟在外打工,長期困擾他的不是工作和生活,而是精神上一種莫名的恐懼。有一段時期,無論他走到哪兒,總有一種不祥之感,好像隨時會發生甚麼不幸:走路怕車撞,乘車怕翻車,心中有一種莫名的壓力。臉上愁雲籠罩,一臉苦相。

二零一三年三月的一天他來到我這裏,當時剛好有兩個法輪功學員也在場,其中一個學員一看到我小弟的臉色,就禁不住自語了一聲:「苦啊!」小弟和大家說出了自己心中莫名的恐懼,最後同意了大家的建議:修煉法輪功。他花了幾天時間,一口氣連看了三遍《轉法輪》後,如釋重負的說:「啊!現在好多了,心裏安穩多了。」我一看他的臉色變的好看了,比原來有光澤了。

一個星期後,他不想打工了。他去了趟湖南永順縣,想在那兒看看搞個甚麼項目。就在從永順縣城去塔臥鎮的路上,客車在山區險峻的公路上行駛時,由於連日春雨,籮筐大的巨石帶著一些泥石,從山上滾下來,砸在客車前約一米的地方,好險啊,還好司機把車急剎住了。車上的乘客都嚇了一大跳,有幾個膽小的女乘客都嚇哭了。小弟說他這一次一點都沒嚇著,就好像一切都沒發生過一樣,心裏平靜的很。

隨著他不斷的煉功,他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好,胃出血康復了,以前他背有點駝,後來也直了,人顯得帥氣了。他的變化,令我的弟媳及其娘家人對法輪功刮目相看。

姪兒的結節性硬化症在明顯的康復中

在說我的姪兒之前,先說說我九歲的姪女。

姪女從小胃口不好,口腔和腸胃都有問題,這似乎都與她外婆的過錯有關。姪女當初生下來還沒滿月(好像才生下來幾天吧),她的外婆來看她。外婆後來吃中午飯時,自己吃著吃著就給她餵起了飯來。當姪女的奶奶(也就是我的母親)發現並且制止的時候,這個有點弱智的外婆已經給她餵了好幾口大人才能吃的硬飯了。一個剛出生幾天的嬰兒,哪能吃成年人吃的米飯呢?而且碗裏還有南方人愛吃的辣椒呢。後來這小孩打小食慾不振,最嚴重的是口腔潰爛,舌面上出現潰爛的洞。治療幾回,也不見特效。家庭經濟困難,沒錢去大城市醫院診治,放棄治療了。近幾年來,姪女跟著奶奶念護身符上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現在完全好了。

我的姪子比姪女小一歲,出生後七個月大時,就有了嚴重抽風的症狀,經常抽幾次,再間隔幾個小時又抽幾次。後來嚴重到間隔幾分鐘抽一次。家裏經濟條件很差,好不容易湊了三千塊錢去了趟市醫院診治,卻查不出病因,醫生要求出院。說這個病他們治不了,別的地方估計也難有效果,要去就直接到北京那些大醫院找專家去治。這對於靠種田為生的農民家庭來說簡直就是天方夜譚,經濟條件不允許。

孩子六歲了還不會講話,不會走路,也不能坐,簡直就是癱瘓兒,而且口流涎水不停。二零一四年七月,好不容易湊足了錢去了趟省城知名醫院,專家診斷:結節性硬化症,並表示沒有可靠有效的藥物能夠治療,只能選擇某種藥物,實驗性的治療一段時間看看效果如何。由於看不到此病的康復前景,加上經濟上的原因,只得放棄治療,出院了。

此時全家人只有把希望放在法輪功上了,特別是姪兒的奶奶為他做了很大的努力,天天湊在孩子耳邊告訴他「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後來也能說「好」字兒了。從二零一五年正月初八開始,沒有做過任何治療的姪兒狀況有了明顯的好轉:能夠搖搖晃晃的走路了。下半年又有了更好的狀態:走路比上半年穩多了,還能夠聽得懂大人說的話了。進入二零一六年以來,能跑了,也能說很多話了。

一個連省城專家級醫生都沒有把握治療的所謂的「結節性硬化症」,怎麼就在我姪兒身上一天天的康復了呢?在法輪功最核心的一本書《轉法輪》中還有這樣一句話:「一人煉功,別人要受益的。」我們家這麼多人陸陸續續都煉功了,姪兒當然會受益呀!《轉法輪》中的話,是千真萬確的。

俗話說:「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我們全家受了法輪功如此的洪恩,如何才能報答得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