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永遠的感恩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七日】我與母親都是老弟子了。我的哥哥從來沒有反對過我們修煉。但他只認為煉法輪功的人心態好,甚麼事都能看開。

我哥哥的胃很多年都不太好,去醫院檢查的事,他一直往後拖,所以具體情況並不清楚,他對我說是因為怕檢查出甚麼不好的病,壓力會更大。

二零一一年有一天,我嫂子突然來電話,說我哥正在醫院,馬上要做手術。我母親告訴他們等她一下,到了再說。到了醫院,我哥倆口子正在大門外等著呢,我哥面色灰暗,手捂著胃部。

我母親看了看片子,說:「不做了,回家學法。」我哥說:「禮都送了,醫生等著呢,要不做手術,怕的是有癌變。」我母親說:「你這一做手術,胃要切除三分之二,身體本來就不好,能不能恢復只能再說。相信大法能救你。」我嫂子說:「這麼大的事,我真是心裏沒底,看媽這麼大歲數(快八十了)煉功後身體這麼好,我相信媽說的。」我哥只好隨著回自己家了。

回去之後,我母親和我哥倆口子一起學《轉法輪》。學到第三天,因我母親有事,就走了,只是叮囑哥哥繼續往下學,把整本書學完。過了些日子,我哥突然來電話(平時不打電話)說,他早出差了,在四川,已經長胖了,現在吃甚麼都是香的。

大約二零一三年上半年,有一次我哥坐大客去北京轉機,坐在中間的位置。突然汽車相撞,把中間座位的人都甩了出去,結果可想而知,救護車不停的往車上抬人,他自己有點發蒙,眼鏡沒了,手機沒了。當救護人員救護他時,發現他只有一隻胳膊肘有點擦傷,眼鏡、手機都找到了,而且都沒壞。

當哥哥到我家時,第一句話就說:「我可受益了,唉呀,法輪大法好,要沒有法輪大法,我就完了,那輛大客車上的人傷的太慘了,就我好好的,唉呀,不知說甚麼好,法輪大法好。」

我說:「那你在繼續看《轉法輪》嗎?」他說:「沒有,我只記住了危難時喊‘法輪大法好’,只要一有空,就默念‘法輪大法好’,而且要永遠感恩,是法輪大法救了我。」

而我的表妹不認同大法,她和我哥是同一個月分別在大客上撞車了,表妹在醫院裏住了半年,胸前、脖子與身體連接處是橫著四寸左右的手術疤痕,幾年過去了,她反應遲鈍,回頭時,身子還得跟著轉過去。

現在只要有熟人對法輪功有非議,哥哥就會告訴他們自己的經歷和「法輪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