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福報的小伙兒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四日】小伙兒大明(化名),我們兩家原先是鄰居,後來我家搬遷,房子賣給了大明家。當年搬家時,一枚項鏈真相護身符落在了房樑上,大明拾到後如獲至寶,興高采烈地戴在脖頸上。當時大明已退出少先隊組織。我為他明白大法真相而高興。

大明是個吃苦耐勞的孩子,未滿成年就出外打工,每年都能拿回幾千元,雖然收入微薄,但在同齡人中也是個佼佼者。成年後,大明幹力工,加班加點的幹,每年的收入也就是一萬元,累得又黑又瘦。

那一年大明的嬸子得了大法,善良的大明經常用摩托車帶嬸子出去發放大法真相資料救人,大明的善舉令嬸子感動,嬸子常說,大明肯定獲福報。

六年前,本村的李木匠成立了一個小型包工隊,帶人出外乾木工活,大明也隨包工隊走南闖北,同時得到了李木匠的栽培。僅一年時間,大明就出徒成為了成手木匠,每年的收入都是五萬元以上。

邪黨搞計劃生育,農民面對繁重的莊稼活,沒有兒子就等於沒有主心骨,所以都爭著搶著要男孩。因而,如今這一代青年是男女比例失調,男孩多,女孩少;還有一點,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城裏的女孩許多都出國嫁給老外,農村的女孩都進城。這樣一來,農村的小伙子婚姻面臨危機,娶媳婦難是社會的普遍現象。

當然,大明也是身在其中,這樣一個年收入可觀,儀表堂堂,心地善良的小伙子基本沒有媒人,他自己先後處了三個女朋友,最後都分道揚鑣。眼看大明就要到了而立之年,他的父母及親戚都為他婚姻大事而著急,可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前年秋天,大明終於遇上了媒人,相親那天,我給他講全球起訴江澤民的事,我問他:「控告江澤民用真名你簽不簽字?」他爽快的回答:「我簽。」我十分高興:「你是個正義之士,大法會幫助你的。」

果然,女方相中了大明,一分彩禮不要,還賠送一所樓房,因女孩有殘疾,大明沒有同意這門親事。媒人又給大明介紹了第二個,女方很願意,因女孩嗜好多,大明又沒有同意這門親事。媒人還給大明介紹了第三個,女孩落落大方,家居小城,本身還有一技之長。女方看上了大明,大明一家人及親戚均為他高興 。

去年,大明又喜得貴子。又白又胖的大明和妻兒被岳父岳母接進了小城。大明成了村子裏第一個進城的小伙兒,住上了樓房。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