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修大法 兒子得福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六日】

母親修大法 兒子得福報

〔大陸來稿〕二零一五年七月份的一天,我告訴兒子訴江的事,我說:「兒子,你最應該告江澤民,當初江澤民下令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的時候,你才十幾歲,媽媽被非法關押,給你幼小的心靈造成了多大的傷害啊!」兒子痛快的答應了,並且在我的訴江狀上簽上了真名。兒子隨後告訴我:這幾天胃總覺得不舒服,有一段時間了,越來越嚴重,想去醫院檢查一下。

我們在當地小醫院做完檢查後,第二天兒子就出差了,結果下午兒媳就拿著化驗單來找我,而且表情不太好看,說醫院建議去大醫院再檢查一下。我們商量後,兒媳帶著病歷片子去了市醫院,經大醫院確診是早期胃癌、胰腺上邊也有黑影,我一邊打電話找娘家弟弟聯繫省立醫院,一邊打電話叫兒子趕緊回來。兒子回來後,我們立即去了省醫院,檢查結果與市立醫院一樣,是早期胃癌,發現及時,醫生建議趕緊做手術。

在辦理住院期間,我們住在賓館裏,我跟兒子說:凡是癌症一類的沒有完全治癒的,只不過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只有法輪大法師父能徹底救你,你聽師父講法吧,你還年輕,孩子還很幼小,這個家沒有你可不行啊!兒子明白真相,一直很支持我修煉法輪大法,手術前,兒子聽了兩遍師父講法,閒時就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手術非常成功,胃切除了三分之二,胰腺全部切除。兒子都沒怎麼吃藥,也沒做化療。從省醫院回家後,當天晚上,兒子突然大口大口的吐,吐的都是髒乎乎的東西,沒有鮮血,兒子告訴我時,我沒有動心,只是很平靜的告訴兒子:師父管你了,給你調整身體呢,你別害怕。第二天,我們又去了當地醫院,在當地醫院住了十三天就回家了。兒子已完全康復了。

值得一提的是:從做完手術回家,兒子從來沒在家躺下過,他的同學朋友一直都約他出去散心,怕他在家胡思亂想。而且即使在住院期間,兒子也是電話不斷,從來沒影響了業務,沒影響工作。胃切除了三分之二,每頓吃那麼一點點飯,兒子卻精力充沛,一點不像大病初癒的。兒子一直說感恩大法師父救了他。

兒子現在一切正常。我丈夫和兒媳看到兒子前前後後的身體變化,堅定的說:我們也要告江澤民,法輪功根本不像電視說的那樣,法輪功是真正的佛法,是能救人的。

相信大法好 一家三代得福報

〔大陸來稿〕十幾年前的一天,我八十歲出頭的婆婆突然得了腦血栓,不能自理,於是把丈夫叫回家伺候她。可是在本村醫務室打了三天點滴也不見好轉。我回家後教她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她護身符,並把一些相信大法好得福報的事例講給她聽。從此婆婆身體逐漸好轉,到能自理,農忙時在家還能幫著摘果子等。直到今年過年前,在沒有受到病痛折磨的情況下,自然離世,享年九十四歲。

二零一二年九月初九早七點,丈夫騎三輪車到兒子家接孫女上學,騎到一個十字路口,被一輛大卡車撞的翻了三個跟頭,撞出去十幾米遠。車門已壞,車身也受損。路邊的人嚇壞了,有的人說:「這人夠嗆了。」可丈夫全身一點皮都沒破,頭腦很清醒,下車後用路旁人的手機給兒子打了電話(手機號碼還能記著)。兒子急速趕到現場,和司機一起把丈夫送進醫院檢查。結果他從裏到外全身一點都沒問題。丈夫三輪車內掛著護身符,衣服口袋裝著護身符。從此全家人更相信大法了,我每天出去講真相救人,若回家晚了,丈夫也不抱怨了,並做好了飯,說:「快吃飯吧,都在鍋裏蓋著。」

二零一六年下半年,兒子被安排白天領著施工,當監理,晚上還要在醫院護理受傷的工人,整日疲憊不堪。但幾次要工資時不但不給,還說些不好聽的話。加之夫妻之間鬧矛盾,妻子待在娘家。一天,兒子請假要去丈母娘家找妻子,領導不准。裏外夾擊之下,大腦受到刺激,於八月十五這天(黃曆),神志不清,下班找不到家了。被人送回家後,晚上不睡覺,亂折騰。住院二十幾天的治療也沒恢復正常。回家後,聽師父講法或念「法輪大法好」,精神一天比一天好。一天晚上,他跪在師父法像前不住的磕頭,哭著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拉都拉不起來。兩、三個月後,兒子又去上班了。全家人都說:「多虧師父救了這孩子,太謝謝師父了!」

我本人同樣受益於大法。我很小就隨母親改嫁,一天學沒上,只知道幹活,眼睛哭的視力不好,曾患關節炎、神經官能症、胃炎等,修煉大法後全好了,一字不識的我,早就能獨立讀《轉法輪》了,其它著作和《明慧週刊》等大部份內容也能讀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