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小事給家人帶來的變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九日】我於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今年五十五歲,十多年的修煉,我和家人都受益無窮,不僅我身體健康,就連我不修煉的丈夫身體也很好,家裏連個藥片也沒有。

二零一六年正月初二,按照慣例,我丈夫的全家,包括父母、兩個妹妹、一個弟弟和我們,共五家人,有近二十口,都在我二小姑子家聚餐。

飯菜備好後,大家在我丈夫(他是姊妹中的老大哥)的提議下,首先舉起手中的杯子(我喝的是茶水),共飲第一口,並建議每個人在喝之前都說一句祝福的話。二老先說,然後輪到我說:「二零一六年又是一個不平凡的一年,我祝福家人平平安安……」話沒說完,我的兩個小姑子同時搶著說,「咱們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聽見了嗎?我們全家就都好,都平安。以後咱們都跟我嫂子(指我)學。」

大妹家的二女兒搶過話說:「我大學畢業後就到我舅媽這樣的環境中來學做人。」接著,父母及孩子們就都嚷嚷著我如何好。大妹家的大女兒今天第一次領著他的男朋友來和我們見面,他是我的同行,在我縣教育局上班,我問他退黨的事時,他說:「我退了好幾年了,共產黨盡騙人。」我說:「年輕人有頭腦,有悟性。」

對於今天的場面有點出乎我的意料,尤其是我的兩個小姑子的舉動,更是讓我驚喜!為甚麼呢?

我修大法剛一年多的時候,就遭到了江澤民集團的迫害,被非法拘留過,在當地辦的洗腦班被非法關押了近半年。那時,只要寫所謂的「不煉功保證」就放回家,我沒有配合。當時,我婆家的人都不理解,認為不就寫個保證嗎,怨我把他們家弄的雞犬不寧,兩個小姑子都想讓他哥和我離婚。我在裏面幾次絕食抗議,身心受到了極大的摧殘,他們認為不值得,都不想去看望我。從那時起,他們對大法就有誤解,我回家後,只要有機會就和她們講真相,她們只是表面上應付,內心變化不大。

幾年前,二小姑的丈夫通過不正當的手段當選了村裏的邪黨書記,為了應付上面的所謂指示,經常是小姑子,在沒人的時候,自己去撕毀大法弟子貼的真相標語,結果,她的雙手得了皮膚病,吃了好多藥,也沒去根。我和婆婆都勸過她,她也不以為然。直到有一次,二妹夫開車出了車禍,車子報廢了,他人卻沒大事,我見到他時說:「這次是警醒你,要不是我勸你退出了中共邪黨,恐怕你的命也難保。」他連連點頭稱是。

他們夫妻倆,從此再也沒幹過撕毀大法真相標語的事,每次我回老家,都能看到村子裏的電線桿上、牆壁上貼的真相標語。前些天看到二小姑,問了她的手怎樣了,她說,好了。

看來今天這兩個小姑子是徹底明白了大法真相。

我和婆婆最早吃完,我們在屋內的沙發上先坐著。接著大妹也吃完,過來和我們坐著。她激動的說:「嫂子,你真好,咱們全家都托你的福。要不是你煉法輪功,你那天怎麼能那樣對待我哥呢?我真佩服你有那麼好的心境。那天我在你家吃完飯,回到家裏,就把那天的事跟家裏所有的人都說了,對孩子們說,你舅媽真不一般,你舅那樣的言行要給我可受不了,你們想,你舅媽可伺候的不是她的爸媽和妹妹,而是你大舅的親戚,反過來你大舅還跟人家發脾氣,而你舅媽是那樣平和,就像沒聽到你大舅說話一樣,我太佩服了,這煉法輪功的人就是不一般。」

沒想到,我的這麼一個小小的舉動,對大妹的震動會這麼大。事情原來是這樣的:

二零一六年大年二十九,往年都是我和丈夫回鄉下老家與公婆一起吃晚飯,幫他們包完餃子後,再回來。本來幾天前,我們把二老接到城裏都給買了新衣服和一些年貨還給了錢,但到了年根,考慮到二老都七十多歲了,做飯也費勁,經他們同意,就又接到我們家來了。順便也把他大妹叫了過來,她離婚三十年了,也沒再結婚,兩個女兒都有了對像,雖然她們一家過年看著也挺熱鬧,但我理解她的內心是很不好受的,大妹很感激我。

我讓大妹和公婆一起在客廳嘮家常,我和丈夫一起準備飯菜,當我要用剪子剪東西時,卻怎麼也找不到剪子,就問丈夫,你知道剪子放哪了嗎?沒想到他瞪著眼睛衝我氣哼哼的說:「你自己找!」我當時一點也沒動心,就又去茶几上找了,旁邊的大妹聽到後,急忙說:「嫂子,剪子在我這兒。」於是,我們像甚麼也沒發生一樣繼續幹活。吃飯時,我問了大妹她個人和孩子們的一些事,大家都很愉快。

另外,在前年,我婆婆的身體出現了問題,我把她接到我們家調養,我盡心盡力的伺候,可是,由於醫生沒給斷透病,病情越來越重,只好到北京去看病,一切費用都是我們給出的,出院後在北京大妹家養了近一個月。丈夫陪婆婆去看病,我在家一邊上班,一邊到婆婆家照料公公,從家裏做點飯菜或從飯館買點,給他送去。也忙了一陣子。

婆婆的病好後,全家人都很高興。二零一五年九月,我們給婆婆過生日,飯桌上,大妹說,「媽的病能好我的功勞最大,住在我那裏多方便,沒有我能行嗎?」二妹說:「我的功勞也不小,我還和你一起陪媽呢,幫你一起做做飯,伺候媽。」大妹的大女兒說「姥姥的可口飯菜都是我給做的。」我丈夫說「沒有我你們誰也不行,全靠我了。」

我在一旁笑著說,你們都有功勞,都盡力了,你們都辛苦了,我敬你們一口。後來,大妹才說:「我們只顧著搶功勞了,其實我嫂子和哥才是最大的功臣,錢都是你們出的(花了二萬多元),我哥出去陪媽看病,嫂子在家又要上班,又要照顧咱老爸,更辛苦。平時爸媽吃的藥,都是你們給花的錢。我們幾個都應該向你們學習,好好孝敬父母。」

我說:「媽的手術做的如此順利,恢復得這麼快,咱們都應該感謝我師父。」「對,」我婆婆接過話說,「我聽你嫂子的,在醫院,只要我清醒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大法師父救我。’你們姊妹幾個也在不停的念。結果大法師父真幫了我,使我好的這麼快,要不,我可能早沒命了,哪能今天還坐在這兒過生日呢。」

婆婆說的很誠懇,真的是發自內心說的。現在婆婆也走入了大法修煉中。丈夫和女兒都很支持我修煉。

看到全家人的變化,我真的很欣喜,我由衷的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救度之恩,真心希望有更多的有緣人能得救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