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作為一名老師,以下所述,均是在我按照真、善、忍的大法原則要求自己,守住自己的良心,所出現的良好效果。所以,本文就以《良心》為題,用良心的話語,言出良心的效果,以證實法輪大法的美好。

一、修煉法輪大法後,幹農活輕鬆自如

這一點主要體現於最初走入大法中時。因為我是屬於農村人,是在師範學校念書的時候,一九九六年年末,走入修煉法輪大法的行列的。

我家裏有六畝多地。父母為了多掙一點錢,就在九四年將其中的大部份原來是種玉米的地,也改種白菜了。當然,最初也是考慮到供我念書的需要。我是同年下半年開始去師範念書的。

由於爸爸比較了解農時,從一開始種白菜,總會比往年習慣性的種菜時間早幾天。別人勸他說,種的太早如何的不好。當然,他也了解,但是考慮到為了讓白菜早點成熟,就可以早點上市。因為這樣,可以多賣一點錢,而且白菜比較好出售一些吧。這或許是他通過歷年的市場觀察而得出的結論吧。所以種菜比較早。

學校十月放假都是十天,恰恰是家裏菜收的時候。在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也會幫忙砍菜。但是,只要幹活時間長一點,就會感到身心疲憊。基本都是咬緊牙關硬挺著「幫的忙」。自然,所「幫的忙」也是有很大折扣的。然而,自從修煉後,情況卻出現了一百八十度的變化。看大法書,明白了做人的理;既然是修煉人,就更要從做好人做起。於是立刻即由曾經的「被動」幹活的心態,轉變為「主動」的心態了。也是啊,父母幹嘛這樣種菜賺錢,還不都是為了供我念書嗎?我作為一名修煉人,不是更應該做個更好的人嗎?於是我就一個心思盡自己最大能力幹活。

從種菜開始的那幾年,歷年基本都是第一車菜是父母與我一起砍菜、裝車的。剩下的砍菜任務,大部份就落到了我的肩上。由於家裏的菜地,爸爸捨的花錢買農家肥施放。所以,菜的長勢歷來都很好。也令菜的出售速度加快了。基本是別人家一天僅僅賣一車菜,而我家能夠賣兩車菜。當然,每天的第二車菜多數都會裝車至黑天了。第二天起大早他們去賣菜。每車能夠裝五百多棵的菜。這樣,我早起後,做好並吃完飯後,就需要到地裏一人砍菜。沒有等我砍夠一車菜的時候,父母就會到家了。匆匆忙忙的吃完飯後,立即裝車。而後又會上市了。我則吃完午飯,繼續砍下一車的菜。接近天黑的時候,他們來到了地裏,繼續一邊砍菜、一邊裝車。如此循環反覆的幹活。媽媽總是很高興我的砍菜速度。因為,即使需要她砍菜,量也很少了。

這樣經過一段時間後,我才開始品味出其中自己的身心變化──這麼繁勞的幹活。我怎麼不覺的累啊。我是一個姑娘,曾經的體質也並不是特別的好的。就是一種似乎是出於本能的要「脫離」農村的意願,才會勤苦的學習考學的。所以,以前的自己,幹一點農活身體就會有吃不消的感覺。可是此時?是啊。我怎麼不累哪?啊。明白了。我煉了法輪功了啊。曾經的累,那個時候根本沒有接觸過法輪功的。我在心裏暗自慶幸自己的幸運。當然,幹活更加積極了。

有時候,我和媽媽走在回家的路上,看到叔叔和嬸嬸也正在砍菜時,媽媽會隨手一指:「你老叔家還沒裝完呢。」看的出,她的心裏也是在欣慰自己家的活結束了。我會立刻告訴媽媽:「我去幫老嬸扔菜吧。」於是,便幫忙至將車裝好。看到我的到來,他們都非常高興。農村人,特別是種過菜的都知道,農活是誰幹累誰。可是,即使如此,我一樣沒有勞累的感覺。現在明白了,就是當時自己的善念符合了大法的「真、善、忍」的理念了,再加上功法本身的作用,「奇蹟」就在我的身上體現出來了。

二、修煉大法後,走樓梯如履平地

記的最初的這樣的感受,是在一次冬季晨煉動功後。那是在師範的正門煉功,當動功煉至結尾時,學校的大喇叭響起了早操的音樂聲。我隨即結束煉功動作。由於我所在的學校是建立在山上的。操場也是在半山腰。所以,從正門走向操場,要途經一段大約五十米左右距離的台階的。當我信步抬腳起步,邁向一層一層的台階的時候,忽然覺的自己,好似沒有體重了一樣。或者說是一種「失重」了的感受吧。比坐電梯從高處下降至低處時的「失重」感受,要美好的多的多。因為,坐電梯的「失重」感受中還略有一種將心提起來了的感覺。而當時的自己,卻似走平地一樣的平穩的心態。或者還要更輕鬆一些吧。這讓我想起了遨遊太空的那些科研工作者們。或許,在月球上行走的那種身體輕飄的感覺就是這樣吧──我在心裏靜靜的思量著。只不過,自己的腳是真真切切的接觸到台階上了,並沒有離地而已。但是常識中,每次上這些台階的時候,都是需要一定的體力的。此時,卻只是依靠著大腦的支配能力行走罷了。但,自己的第一明顯的感受卻是──我等於是僅僅是腳底沾地面了,而「飄」到的目地地。外人看不到任何的不同,只有我自己深深的明白其中的與眾不同。

二零一二年,我與一位同學一同出車。他是去工作──送裝潢用的物件;我是順路坐車。當到達他的目地地的時候,需要我幫忙拿一根長鋁桿。並不重,只是因為長,不能坐電梯,要走樓梯上十層樓。整個上樓過程,我沒有一絲不良的反應,甚至覺的喘氣時與走平地沒有任何的不同,走樓梯像有人推著一樣。緊接著,坐的電梯下樓。又從新送第二批的鋁桿。我需要拿的是短桿了。可以坐電梯。只不過,自己還想再看看自己的狀態。於是,一樣的走樓梯。還是依然如履平地一般。至此,我明白了──我的曾經想爬爬泰山的想法,可以省省了。因為,二十層樓都沒有任何氣喘與不適的狀態反應,登泰山應該也不是問題了。

三、為師之道──嚴於律己、寬以待人

作為一名老師,又是一名大法修煉人,我想自己更應該嚴格要求自己。只要是自己要求學生或幼兒做到的(曾經做過小學老師,現在是一名幼兒教師),我就要求自己必須率先做到。一絲一毫不打折扣。我常常對學生或幼兒說的話就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意在教育他們盡可能的不煩勞父母及其他人。從教以來,難免工作中會出現忘記拿東西的時候。特別是當節課中需要的物品。基本上都是會放在辦公室的辦公桌上的。我發現,其他老師的做法基本上都是會派一名懂事的孩子幫忙取來。我想,自己說過的話,就要兌現。於是,我會先安撫好孩子們,然後自己去拿。

在幼兒園,通常是兩位老師搭檔管理一個班級。無論對方年長於我,還是年少於我,只要是跑腿的活,我都會主動去做,從無怨言。這樣一來,每天的自己都會多走很多的路。可是,我也從未覺的走路是一件多麼不情願的事情;相反,卻非常的輕鬆而快樂。這在修煉以前,也是不可想像的。因為,還清清楚楚的記的,曾經的自己走路時間略長一點,路程略長一點,真的是上氣不接下氣的喘哪。更重要的是,心底裏還會有一種莫名的苦楚感。而修煉後的自己,這種從未有過的輕鬆閒適與怡然自得,的的確確的讓自己敬佩與感謝師父與大法萬分不止的啊。沒有語言能夠真正詮釋的了那樣的一身輕的實質狀態的。或許,只有大法修煉者本人才能真正明白吧。

四、堅持「修真」,文章與三筆字渾然天成

師父說:「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1]。 「真、善、忍」三個字深刻的印在了我的內心深處。「真」字當前,也最「現實」。因為,國內的環境情況就是,假的東西與話語太多、太泛濫、太普遍了。乃至親朋好友之間也不例外。說真話被視為「傻」、被視為「缺心眼」。這樣的環境,對於曾經不諳世事的自己而言,對於曾經內心脆弱的自己來說,不修煉大法,真的是非常艱難的挑戰了。然而,大法的力量,讓我內心好似有了依靠一樣。借助師父與大法的力量,我毅然決然的選擇要按照「真、善、忍」這看似簡單、實則並不「簡單」的三個字去做。首當其衝的即是「真」。師父說:「道家修煉真、善、忍,重點修了真。所以道家講修真養性,說真話,辦真事,做真人,返本歸真,最後修成真人。」[1]我記住了。於是,生活中、工作中,我即嚴格要求自己如是而為。

為了做到說真話,我只要一開口,基本要先理智的從大腦過過濾:這句話符不符合「真」?符合了才說;不符合就立刻止住。如果有些話必須說,又無從考究,那麼,就將此句話的出處先說明一下。例如:是某某人說的話。這樣做,表面看來,似乎有些過於拘謹、過於麻煩了。但是日久天長後,的的確確的鍛煉了自己的大腦反應能力與判斷能力,特別是增強了自己的面對問題的理性成度。遇事不會很容易的就感情用事了。恰恰對於理智處理生活問題及工作事物,非常有好處。尤其對於處理學生或幼兒矛盾與問題,漸漸的能夠學會智慧運用一定的方式、方法了。對於改善與增進師生關係、師幼關係,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與作用。同時,也增強了家長的信任度。因為,既然需要「說真話」,那麼就必然需要「做真事」。只有將事情做到了,話才會真。理才會直。氣才會壯。當然不可避免的,偶爾也會出現事情做的不盡人意的時候。每當此時,我都會運用師父告訴的「向內找」的理查找自己。過程中是由於自己的哪一點沒有做好,哪一念動的欠妥導致的?看看大法書,想想書中的話,我應該怎樣改進?應該怎樣做的更好?

因為需要如此要求自己,特別是對於文章的寫作中,更加的不打一點折扣。作為老師,最最需要的就是具備一定的寫作能力。否則,如何教學?工作中還隨時會需要上交一些材料。修煉之前的自己,文筆實在拿不出手。上學時,很大的一部份欠缺的也是這一塊。能夠考入師範學校,很大程度也是由於當時自己不偏科、勤奮、肯用功讀書的原因吧。但是,修煉後,特別是工作後,工作計劃、工作總結、教學論文、教學隨筆、教學日記……一系列的文章。對於曾經原本對於寫作就比較抵觸的自己而言,真的是非常大的考驗。特別是工作文章,基本都是需要領導過目的,也會留有印象分的。自己能不能行呢?抄襲的東西,網上隨處可以找到。有些略改一改,也能夠充當「原創」的角色的。但是這樣做,太不符合「真」了。絕對的不可以。我告訴自己:無論如何都要用自己的「草根原創」。無法與人比,就不比。真實,是自己首選的第一原則,雷打不動。所以我的任何一份材料文章,都會多一道程序──先寫草稿。

工作中,尊重幼兒、體諒幼兒、幫助幼兒、關心幼兒、鼓勵幼兒……點點滴滴、時時處處、大大小小,我都盡可能的用「真、善、忍」的理念要求自己、約束自己、提高自己,其中能夠體現出來的,都是符合人道的善念與善心,外加寫文章的過程中,透露的也都是從我的內心中直接流出的順應「真、善、忍」的能量的力量與信息。那種由於所為符合大法後的,信手拈來的、怡然自得的、水到渠成的、發自內心的、真情實感的言語,同時,準確、恰當、貼切的話語,如汩汩清泉般從自己的頭腦中湧出,我明白,那是源於自己的對於「真、善、忍」的尊重與遵從,大法所給予自己的開智開慧的神奇功效。

對於我自己來說,選擇了修煉法輪大法,就意味著選擇了「真、善、忍」的理念與行為原則了。為此而付出一些,也是自己心甘情願的。或者說「樂此不疲」的。因為師父說過:「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2]那麼,我就將寫文章的過程,當作是對自己的一種歷練與魔煉吧。

這樣的想法,讓我收穫了豐碩的成果。第一、漸漸的寫文章,變的如行雲流水般輕鬆自如了。立好意後,選好材料,基本全篇文章的主旨即在心中了。落筆時,真的如有神助一樣。開頭,「隨意」而出;正文,隨著一句話的寫至結尾處,下一句話即從腦中湧現出來……結尾,呼應開頭,落到點子上。基本都能夠一氣呵成。於是,非常信服於古人所言: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只不過,對於我個人而言,完全的不如古人能夠下的「讀書破萬卷」的功夫,卻由於修煉了法輪大法而獲益匪淺了。也明白了,如是的作者們,也一定會在「修心」上下過功夫了。(個人理解古人的「修心」,就是用正統的普世的價值觀與理念要求自己、約束自己的心)第二個收穫,就是參加論文比賽,也能夠順其自然的獲獎了。

至於「三筆字」,這是作為老師的必備技能。「三筆字」指毛筆字、粉筆字、鋼筆字。曾經也是由於最初的具備了修煉大法的意願了。在接觸大法之前的一點時間裏,當時能夠比較靜心一點了吧。而此前,是真的做不到啊。一個月的時間,我將毛筆字掌握比較順手了。工作後,由於忙的關係,曾經有七八年的時間沒有摸過毛筆了。卻在七八年後的一天,園長讓我寫字大一些的毛筆字。原本「會」寫的時候,就沒有寫過大字的毛筆字。但是既然園長吩咐了,那就只有照辦了。提起筆,還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我驚訝的發現,我可以能夠比較穩妥的掌握毛筆字大字的書寫了。雖然,僅僅限於比較工整的楷書,卻實實在在明白了,自己的毛筆字書寫能力提高了。同時也發現,自己的鋼筆字與粉筆字一樣出現了一定的突破。這些,實在是對於曾經未修煉之前的,也練過字的自己而言,無法企及、不敢想像的。更加的難以置信的。卻也是真正的現實了。當然,也越來越理解了古人留下墨寶的名人中,為甚麼都是:要麼具備一定的道德素養,要麼具備一定的正信信仰了。具備了一定的道德後,特別是具備了一種正信後,真的能夠起到對人的完善作用、充實作用、提高作用啊。同時,真的會提升人的一定的素質的啊。包括一定的技能或技巧……當然,並不想自詡自己的文章怎樣出眾。更不想誇讚自己。

基於以上幾點,特別是文筆的提高作用。我常常會想,如果此時天下一片清明、祥和、信仰自由,法輪大法的修煉能夠在中國大地上自由選擇的話,那麼,僅僅從我個人的,一名教師的角度出發所了解到的來說,孩子們,無論是哪一層級別的學生,只要能夠篤定的篤信法輪大法中的三個字「真、善、忍」,同時做到位,他們的學習要想達到如日中天的提高、提升,都絕不會是夢想,更不是空想,只能離幻想更遠,而會成為真正的實實在在的現實。特別是他們的寫作能力的提高,無論是他們的老師,亦或是他們的家長,都會省了多麼大的一塊心理負擔呀。

佛法的威力,自古就說是佛法無邊。「無邊」就意味著「無止境」。而法輪大法就是純純正正的佛法啊。一種完完全全的,就是僅僅為生命好、為人好的純淨無比、美好無比、無私無限的正統功法,誰學誰受益,誰煉誰放不下。誰接觸了,誰就會明白,為甚麼會有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與地區的,上億的善良的人們孜孜以求、堅信不動了。因為他是高德大法,太好、太好、太好了。同時,其中的內涵更是博大精深的。本人就覺的學無止境。卻依然樂此不疲,嚮往無限。

古人還說過一句話:有眼不識金鑲玉。這裏,謹祝願普天之下的一切善良人,特別是有緣人,快快了解法輪大法真相,都來做識玉的明眼人、有心人、獲益人。讓咱們一起提高、昇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