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他人著想、看淡名利的修煉者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我一九五四年出生在東北的小城,家中兄弟六人,我是唯一的女孩,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兄弟們都讓著我,我從小就天不怕地不怕,性格像男孩子一樣。從小時候開始,我就對佛、菩薩感興趣,就覺的佛、菩薩好,可能這就是人們常說的有佛緣吧。

一九九七年,緣份終於到了,我得到了萬古不遇的高德大法──法輪功。法輪功是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修煉的佛家修煉大法。修煉法輪功後,我的身體非常健康,在這二十年中,沒打過一針沒吃過一粒藥。

二零一六年一月中旬,我去醫院給住院的大哥送中午飯,去時自行車騎的很快,路上有冰雪很滑,我心裏想可別摔著,剛想完沒走多遠就摔倒了。我一骨碌爬起來,起來沒覺的哪不舒服,飯也沒撒,接著騎車把飯送到醫院。晚上回家發現手腕腫了,通過煉功很快就好了。我事後想,多虧我修煉法輪功了,身體健康,所以從那麼快的自行車上摔下來沒事,畢竟我也是六十二歲的人了,如果換成不修煉的人,這麼大歲數,那還不摔骨折啊。

二零零七年初,我在超市打工賣雞蛋,雞蛋是超市打折的商品,每個顧客限購二斤。一天,來了一位中年婦女,她說要買五斤雞蛋,我告訴她每人只賣二斤,她一聽就火了,說:「給不給五斤?」我說:「不給,按規定賣。」然後她把二斤雞蛋摔在秤盤上,指著我就罵,罵的很難聽,我沒有吱聲,罵完她就走了。

超市經理也在場,他安慰我說:「你不要生氣,甚麼樣人都有。」我說:「沒事。」其他顧客當時就七言八語的說罵我的人。其實,經理哪裏知道,修煉前我脾氣很不好,那時要是碰到這個事,我都能打她。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大法要求我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做符合真、善、忍標準的好人。

由於中共邪黨掀起了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同時動用了全國所有的宣傳機器造謠抹黑法輪功,使上億的法輪功修煉者失去了合法的修煉環境,我們有冤無處申,有理無處講。在這種情況下,我就把自己的親身修煉經歷講給我遇到的人,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告訴人們迫害的邪惡程度,告訴人們三退保平安。為了能方便的給人們講真相,我選擇了做家政這種職業。

二零零九年,我開始在一家家政公司登記做家政,老闆是一個信基督教的人,我去的第二天,就告訴老闆我是修煉法輪功的,然後開始給老闆講真相,老闆全家都明白了真相。

有一天,老闆來了一個大活,需要十多個人,老闆非讓我去給他看活講價,我就去了,到那一看是一樓到三樓,活很難幹,細小活很多,老闆說你看這得多少錢,我說,得一萬塊錢,因為活有難度。客戶說只能出七千元,我說活太多錢太少幹不了。老闆看我不幹,又找了六、七伙人,讓他們幹,誰都不幹,怕不掙錢。

沒辦法,最後老闆又來找我,說:「大姐,你幹吧,就算幫我忙。」我一聽老闆這樣說,我就想:「我是煉功人,不能把利益看的太重。」就接下了這個活。我又找了幾個人,跟她們講明了價格和工作量,我說:「如果咱們抓緊幹,這個活是能掙到錢的」。

第二天早上七點鐘開始幹,先從擦玻璃開始,窗戶的玻璃非常大,得上梯子,我說我上去擦玻璃,你們擦下面。因為我知道自己是修煉人,得把方便讓給別人,難度留給自己,而且這種危險也不能推給別人。我對大家說:「咱們幹好也是幹,幹壞也是幹,咱們必須幹好,錢也好要,要認真幹把活幹好,中午飯和水果我帶很多,省下來時間多幹活,得往前搶活。」

我也沒想自己花多少錢的問題,有個人說:「跟大姐幹活可合適了,大姐活多幹,還給我們帶飯,我就願意跟她幹活,她從不計較錢的事。」

這個活我們六個人幹了五天半,交工後,給家政老闆百分之二十提成,我按照煉功人標準要求自己,沒多拿錢,我們每人分得一千零六十元。

後來,家政老闆有甚麼大活、難活都找我去幹,無論好活不好活我都不在意,因為我知道自己是修煉人,不論幹甚麼活都得幹好,通過我的表現才能讓雇主了解法輪功真相,從而得到大法的救度,這才是最重要的。

有一次,一個飯店從新裝修,裝修完成雇我們打掃衛生,也是一樓二樓的活,當時飯店老闆不在,讓我給他管理,領人幹活。窗戶非常大,因為是門簾,整體都是玻璃,搭跳板才能擦玻璃,有兩個同伴跟我在一起幹,有一個同伴上跳板腿有點發抖,看到之後我讓她下去了,因為玻璃太大,需要兩個人在上面,我和另一個同伴上去擦,上午幹了四個小時,下午幹了四個小時,中午我又給她買飯,有個一起幹活的人說:「姐,你是不是有點太傻了,在外面凍一上午,還給我們買飯。」我沒在意她的話,該幹啥幹啥,因為她們都在屋裏幹活,那多暖和呀,所以她才說我傻,我心裏想:我能跟你們一樣嗎?我是修煉人,遇事得為他人著想,我領著幹活我只能多幹不能少幹。

第二天,外面的活幹完了,就到屋裏幹活,牆壁上有很多燈箱,因為是用膠粘的,旁邊都是膠,得用刀片一點點往下刮,她們幹了很長時間,說是幹完了,客戶一檢查就來找我了,說:「大姐,這燈箱膠沒刮淨啊」,我到那一看,的確,上面都是膠,二話沒說,我就拿出一個新的刀片,把上面的膠刮淨了。

有一次,老闆讓我到一個市政府官員的家裏做家政,我們去了三個人,到她家一看一百八十平米,玻璃非常多,先擦玻璃然後每人擦一個屋,我就認真幹,擦完後把門一關,再擦下一個屋。客戶看我活幹的好都不檢查,把我叫到一邊,說:「你把手機號給我,下次找你幹活不通過家政公司,讓你多掙點錢。」我說:「那不行,因為我是煉法輪功的,不能做對不起老闆的事,老闆開公司也是做生意賺錢。我們做事得為他人著想,不能做損人利己的事,因為我是修真、善、忍的。」

他聽我這麼說,再也沒說甚麼。幹完活之後,客戶很滿意,我就給他們全家講了法輪功真相,他們全家都明白了真相,臨走我又送給了他們一張真相光盤,他們全家都很高興,連聲說謝謝。晚上,這個客戶給老闆打來反饋電話說,你下次還讓那個法輪功給我做家政。

回首這麼多年的修煉路,是師父把我從一個自私自利、脾氣暴躁的人,變成了一個能為他人著想、看淡名利的修煉者。在此,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師父辛苦了,弟子叩首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