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誠信、講仁義的生意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大法的,很快我身上的各種疾病不翼而飛,每天沐浴在佛法修煉的快樂中。丈夫雖不修煉,但很支持我們,我家集體學法時,他就負責照顧孩子,看煉功點缺錄音機,他就買一個。那時我家上下其樂融融。

可是現在的道德在一日千里的往下滑著,不修煉的丈夫隨波逐流,他在外地做生意,竟有了外遇,又賠光家裏所有的錢,還欠了一大筆外債,其中就有妹妹和兩個朋友的房子做了貸款抵押。一九九九年六月,賠得一塌糊塗的丈夫丟下一個爛攤子跑路了,從此杳無音訊。家裏頓時亂成一團,催債的電話一遍遍的響著,一時間矛頭都指向了我,我被壓的喘不上氣來。這時,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由於邪惡的造謠宣傳,親朋好友把怨氣都發在我的身上。因為我不放棄信仰,被非法拘留半個月。出來後,我和公公及姐夫一起到外地把丈夫丟下的爛攤子拉了回來,每天利用下班後業餘時間在道邊擺攤賣拉回的商品,人們有同情的、可憐的、也有嘲諷的……面對這樣的魔難,是大法的法理使我內心堅強無比。

幾年後丈夫有了音訊,為了挽救家庭,我來到丈夫身邊。剛到丈夫身邊時,一次我和他去超市買東西,他順手牽羊的偷東西,還說這幾年去超市很少花錢,每次都能得手,沒出甚麼事。我非常震驚,說:「這些年你在外面都學成啥樣了,連最起碼的道德都沒有。你在家做生意賠了錢,還有了外遇。丟下個爛攤子我替你扛著,可你不但不知恥而後勇,反而破罐子破摔。要不是我修煉大法,你以為我會愛一個沒有道德底線、坑矇拐騙的人渣?」丈夫聽進去了,從此轉變了。

二零零九年,我在超市找了一份促銷員的工作,我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從不吃拿商家賣的食品,為了了解食品便於介紹,我就利用吃午飯時,買自己商家的食品當午餐。一次一位促銷員來到我櫃台前買午飯,我把她要的半盒炒麵上秤,打出價簽剛要貼上,她忙說:「再給我添點吧,以後買我的東西我也照顧你。」我善意的對她說:「咱們做人要誠實,不能貪佔小便宜。再說超市也有規章制度,抓到了你的損失就大了。」她很不高興,悻悻的走了。不一會她高興的跑來跟我說,多虧你沒給我裝,在過安檢時今天抽查,有一個促銷員被查出價、物不符,不但扣罰買賣雙方經銷商各五千元,而且兩個促銷員也被開除,個人損失都在幾千元以上。我為我能修煉法輪大法感到欣慰,不但提升自己的道德修養,也能影響和歸正周圍的人,並且從中受益。

上大學的兒子放寒假回來了,為了鍛煉他,我幫他在我工作的這家超市找了一份短期促銷員的工作。過年的前幾天,由於顧客多,超市延長了下班時間,上班遠的可以打車,商家給報銷。那幾天下了雪,而且還很厚,兒子想打車,我勸兒子說:「我們得為商家著想,他們也不容易,咱們能省就給他們省點。」兒子有點不高興的說:「他們家近的還找票子報呢!」就這樣在加班的幾天裏,我們踏著厚厚的積雪走在回家的路上。兒子幹了十一天結束時,商家的經理讚賞說:「大學生的素質就是不一樣。」並獎勵了他正常促銷員年終的待遇,領回了近百元的各類熟食。通過此事丈夫和兒子都從中受到了啟迪,師父所講的「不失不得」[1]的法理在此得以展現。

二零一零年,我辭去超市的工作,和丈夫在一所大學附近做起了小吃生意。我按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從各種食材的原料開始嚴格把關,絕不用假、次、劣的原料,由於我們夫妻真心善待學生,小吃質優價廉,我們的生意很快就在這條小吃街上紅火起來了,學生們一個班一個班的在我家買飯,甚至於得我家賣完了同行們才能賣。就這樣按照大法要求做,不僅使我們生意興隆,更促進周圍的生意人提高食品質量,也使學生們普遍吃上了既好吃又便宜的食品。

我們在外做生意,經常和錢打交道,一次丈夫去銀行取五千元錢,可銀行職員給他付出兩萬元,當時丈夫就把多出一萬五千元還回去了。銀行職員非常感激。對於丈夫的行為,我聽後也很感慨。

和我們做生意接觸的人都知道我們是講誠信、講仁義之人,都願意和我們打交道,明白真相的人也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我家的電動三輪車,周邊的人經常借用,我丈夫也二話不說。一次鄰商鋪來借車,不小心把電瓶給燒了,修好後還車時緊說對不起,我丈夫說:「沒事,你也不是故意的。」房東家要進取暖煤,和我們借兩萬元,說給你們寫個借條。我說不用,彼此誠信就行。房東說:「有信仰的人就和別人不一樣。」

一次我給房東講真相,發現她大女兒身上長了一種「棋盤癬」,滿身都是像胎記一樣的大大小小的圓圈。她每天都給女兒塗藥,也不見好轉。我和她們講了三退抹獸記、保平安的事,她們同意三退。晚上我們結伴去浴池洗澡,我又跟房東講了天安門自焚等真相。第二天早上,房東高興的告訴我:「你說的抹獸記是真的呀,女兒的棋盤癬全沒了,只剩腋下一點。」我說:「這回你們相信大法神奇了吧,只要你們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那一點很快就沒了。」

二零一四年,因公婆年邁身體不好,我們放棄了年收入近十萬元的生意,回家照顧老人。這些年邪惡宣傳和邪黨的迫害,使家裏的親朋對大法存在不少的誤解。回來後,我把家裏的房屋裝修一新,公公小腦萎縮行動遲緩,我特意給他打了帶把手的床,裝修的木匠直誇我孝順,我告訴他我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有心法約束。我每天細心照顧公婆,給公公捶背、洗腳、按摩,婆婆也說這哪是兒媳呀,跟姑娘一樣。公公病重住院,我們盡心照顧。公公去世後,家裏來了許多親朋好友為公公送葬。看到我們新裝修的房子,放棄掙錢的生意回家照顧老人都很感嘆,連連誇讚。我告訴他們,是大法中修出的善良讓我對誰都好。婆婆和哥哥姐姐都表示支持和理解我修煉,家人和親友們也從正面認識了大法。

丈夫患有先天性雙側腎積水,曾在哈醫大二院做了一側手術,因效果不好,所以就沒有做另一側。時過二十多年後,他再做檢查,結果是雙腎健康正常,腎積水竟奇蹟般的好了。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2]。我無限感激法輪大法!感恩慈悲偉大的師尊讓我的親人們沐浴在佛恩浩蕩中,使我的家庭破鏡重圓。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