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的苦難豈是偶然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以前,我是一個悲觀厭世的人,因為我總覺的自己的人生充滿了苦難、事與願違,活著沒有意思。不懂得人生真諦的我,總愛「把生活中的苦當作對自己的不公」[1],整天憤世嫉俗、怨天尤人。

後來有幸在大法中修煉,整個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都得到了全新的洗禮,明白了很多人生的道理:知道了人的苦難是自己造下的業力所致;吃苦不是壞事反而是在消業;業消下去會轉變成德;德會帶來福份、會演化成功。懂得了這些之後,整個人的思想都發生了變化,不再消極厭世,反而變的樂觀豁達。遇上甚麼困難也不再逃避、不再抱怨,反而是學會了用一顆平靜的心去面對。往往當心態變了,事態也會隨之變化,這便是師父講的「相由心生」[2]的法,修煉中我感受頗多。而且修煉人幸運的是大部份業力都是師父幫助消掉了,所以只要心性跟的上,實際的苦難都是靠師父拿下去的。

通過修煉我還明白了,人世間沒有偶然的事發生,看似巧合的偶然,實質都是冥冥之中的必然,只是由於人的智慧有限,看不透罷了。所謂一飲一啄,莫非前定。回想起來,我人生中所經歷的幾個「偶然」的大挫折,其實都是師父早就安排好了的「必然」。

(一)名落金榜非壞事

在中國大陸提倡的鬥爭哲學和應試教育的影響下,高考幾乎成了每個人人生中的一個大關,當時的我也不例外。在那樣的環境下,還未得法的我也把考試競爭看成了我人生中的一個重要環節,但是高壓下的我並不知道自己喜歡的專業和將來適合的職業是甚麼,甚至我內心一度認定我是在「為我的家長而讀書」,多麼可笑又多麼可悲。於是,我在完全沒有自我和主見的前提下,按著我家族中大部份人的建議,報考了臨床醫學專業,因為他們認為醫生是不可能失業的,所以希望我將來能從醫。

但後來錄取的結果是:我因三分之差落榜,最後不得不退而求其次,選擇一個低一級的學校和一個普通的專業。於是,後來的我終究沒有當成醫生,而只是從事一個普通的職業。得法前,覺的這算是我人生中一個比較大的挫折,但現在看來卻是一件可喜的事。

臨床醫學有一門必修課是解剖學,有時候做實驗會要求用一些活體動物來做解剖。雖然在這門專業中這樣做是司空見慣的常事,但從修煉人的角度來說,那無疑是殺生。修煉是禁止殺生的,因為那樣會造下很大很大的業力,自身會損很多德,會給修煉帶來很大的麻煩。所以,現在我十分慶幸我當時落榜這個事情,否則我不知道會在無形中造下多少業力,那現在還如何修煉呀?!因此,我覺的那三分之差絕非偶然,也許是為了避免我造業,而有意為我安排的。

(二)利衰換來身平安

工作後,由於我工作認真負責,就被領導提拔為一名科級幹部,負責團系統的工作。後來修煉了,知道了中共的邪惡,明白了三退的重要性,就一直想要辭掉這個職務。但總是找不到合適的理由與機會,因此搞得心裏邊很不是滋味,雖然已用化名退了團,但總覺的不應該為它再做事了。再後來訴江大潮開始,我也用真名向兩高控告元凶,當地國安就找到單位來了,給領導都打了招呼施了壓,要求處理我。但由於有正念,師父就保護著我,結局是有驚無險:領導把我的職務給撤去了,還換了工作部門,但工資卻沒怎麼減少。

這種結果不正是我想要的嗎?一直以來都想換個部門,不想給邪惡的團系統充實力量,但苦於找不到機會。這下好了,師父藉這個機會都給我搞定了。在普通人看來,這件事情讓我損失了權力、損失了職務,還損失了從今以後高升的機會,覺的我很傻,划不來;關心我的同事也紛紛安慰我,認為這是我工作中遇到的一個大挫折。但我卻不這樣看,我認為能得法、能修煉就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而且修煉人本身就要看淡名利,我所失去的恰恰是我不想要的;再者對於世人,我們都要勸三退才能保平安,作為修煉人又怎可與邪惡力量為伍呢?因而我不會悲觀的認為「被處理」是我人生中的又一次災難,反而感激師父又一次為保護我而做的周密安排。

(二)情滅之處見花明

第三個「坎兒」就是我經歷的婚姻悲劇。

修煉之前情重,我幾乎被男女之情魔得癲癲狂狂。之前的丈夫是個警察,對我還算可以,但因為我對他的情太重所以因愛生憂、因愛生怖。加上人性中的自私和各種執著心的主導,以致我不太懂得如何與前夫相處,更不懂得經營家庭。後來我和他的關係搞得很緊張,雙方都很不快樂,終於他借一件小事發作,執意要與我離婚。開始那一段時間我整個人都不好了,彷彿世界坍塌了一般,每天不吃不喝不睡,悲觀厭世,心中充滿怨恨,活的極其痛苦。

後來修大法,博大的大法法理使我豁然開朗,師父還清除了我很多自己曾經怎麼都去不掉的思想業力,整個人跟脫胎換骨似的。不再為情所困,明白了婚姻乃是人與人之間的因緣所定,不能強求;不再怨恨前夫,明白了他對我不好都是之前的輪迴報應;我不再驕橫自我,明白了女性應該陰柔如水才是傳統正道。

在大法解開了我與前夫的淵怨之後,我遇到了現在的丈夫。現在的丈夫沒有結過婚,他說他被我溫婉的性格感動,因此不介意我結過婚。相處中我也努力按大法的要求約束自己:多為他著想、多關心他、主動分擔家務、補貼家用、有矛盾時找自己、不亂發脾氣、努力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3],修去自己猜忌、佔有、計較、嫉妒、暴躁等不好的執著心,並謹記師父說的「擺正與人的關係」[1],修去情,生出慈悲之心。在大法的指導下,我學會了與他的相處之道,也學會了經營好婚姻和家庭,能與丈夫和平共處、互敬互愛。於是,他也做了三退,並支持我修煉大法。

再回頭看前夫,雖然他是個好人,但他是邪黨黨員,由於工作性質做了很多對不起大法的事。母親曾經多次給他講真相、勸三退,但他從來都不聽,甚至說出「如果真有那一天,願意和邪黨一起滅亡」這樣的傻話,連護身符都不敢接。所以,我和他之間的分離也絕非偶然,畢竟正邪殊途,走向哪裏都是各自的選擇。

我所經歷過的這人生三大苦難,若不是修煉,每一件都能把我折磨的痛不欲生。因為有幸成為了修煉人,沐浴在師父的佛光中,身心都感到無比的幸福快樂。因而我悟到對於修煉人,人生中沒有偶然的壞事、只有必然的好事。我所經歷的這些,都是針對著我的名、利、情來去我的執著心的。「為名者氣恨終生 為利者六親不識 為情者自尋煩惱 苦相鬥造業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義之士 不動情清心寡慾 善修身積德一世 」[4]。那些不好的心放下了,就能體會到順其自然、安之若素的大自在。

另外,我所能感知到的,是師父早在十多年前就在看護著我,為我周密的安排著這一切,只為將來我能得法修煉;還有更多我不能知道的,或許師父早在我出生、甚至歷史上的生生世世都在為我操盡心思,默默的做著所需的一切。可見師父度一個人是多麼不易,佛恩浩蕩莫過於此。天恩無法言謝!弟子一定會努力精進實修,望能不負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做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