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幫我化解陳年積怨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六日】上世紀七十年代,隨著家中孩子長大,陸續成家,房子就不夠住了。當時,我父母和在家的哥哥們商量著,在村東頭自家菜地蓋六間平房。大哥倆在老房留住,小哥倆隨父母住新蓋的房子。決定後,就開始做計劃,準備所需物料及分工。那時我在外地工作,後被告知,蓋房所需現金兩千元由我負擔。這對剛參加工作不長,月工資幾十元錢的我來說無疑是不容易的。但也沒多想,就分幾次寄回家了。房子最終蓋好了。

轉眼到了八十年代,我從外地也調回本地工作,那時父母均已去世。我的房子由三哥使用、維護著。記不清過了多長時間,我二姐、二哥勸我說:你也不回老家了,留著房子也沒用,你三哥住著心也不踏實,你就把房子按時下農村價格賣給你三哥吧。我說,行。連房子帶前後院一塊賣,就給兩千元吧。我重辦了手續,心裏挺平和,可不想這事卻成了日後兄弟反目的禍根。

轉眼時間,來到二零一三年皇曆年,我想平時很少和老家哥哥嫂嫂聯繫,過年打個電話拜個年吧!其實向家人拜年在我這已經成了慣例了。父母都不在了,家裏就我小,都是我每年給姐姐、哥哥打電話拜年。我先給老家的二哥打電話問候,二哥挺高興,我們互相寒暄了一陣,互相囑託各自保重身體。又接著給三哥打,接電話的是我三嫂,我說:「三嫂,過年好!」她說:「你是誰?」我說:「我是××,」並問三嫂「你聽不出我是誰了嗎?」三嫂回答說:「我不認識你。」我說,那你把電話給我三哥吧。我同樣問候三哥過年好,三哥回話說「你是誰呀?」我說,「我是××,」三哥電話那頭回了句「我也不認識你啊!」這樣沒辦法,我尷尬的掛斷了電話,心想這是咋啦?

事情發生了,都不是偶然的。作為一名大法修煉者就得向內找,也許這正是師父平日講法書中提到的提高心性的好機會。

想想蓋房子,向內找:回想當時自己雖然是一個心善的常人,但現在修煉了,對常人那時引發的事也得用修煉人的思維,修煉人的角度,多替別人著想,多找自己的不是。在這件事上,首先,自己覺得讓我出蓋房錢,應該出,我也出了,但也不容易,對月工資四十六元的我意味著不吃不喝也得幾年才能湊齊的。沒有考慮到三哥一個人在家也不容易。想到蓋房所用石頭,得每年夏季發過河後,到村西去拾,再往回拉。所需土坯得自己和,所需木料等用品都得他用心費力去買。同時還得照管父母,料理土地。春種、夏鋤、秋收、冬藏,他自己還有一個家,孩子還小,多難啊。

當時,賣房子覺得自己只收了兩千元,就把三間房和前後院賣給了三哥,夠意思啦。就沒想三哥出兩千元較自己那時出兩千元更不容易呀,儘管他當時在學校當代課老師,每月工資更少,可三哥還是給了,多麼可愛可敬的哥哥。

面對近四十年前蓋房、賣房這件事情觸發出的積怨,在四十年後突然間爆發。我想儘管它是陳年舊賬,但作為今天已是修煉人的我來說,還是應該承擔這份責任,應該化解積怨,在這個大家庭中做個好人。

為了房子觸發的積怨和平解決,首先,想讓哥嫂有消氣的時間,同時避開天冷、天熱時差,儘量減少給哥嫂帶去負擔,給生活帶去不便,於是在二零一四年八月才回村當面認錯。

去之前,提前打電話告知,讓哥嫂放心。回家第二天吃完早飯後,我和三哥三嫂獨處,我開口道:「過去兄弟之間發生些矛盾,具體事不說了。我修煉法輪大法後,弟弟認識到了這些矛盾都是弟弟那時不懂事,都是弟弟的不是,請哥嫂原諒。」當時看出三哥眼裏轉淚。

三嫂說:「過去的事不用說啦,兄弟也別放心上。」而後轉了話題,我給哥嫂講了真相,雙雙明白真相,退出了邪黨團隊組織。最後,給哥嫂留了一萬元錢作為弟弟對哥嫂多年的關愛和回報。返程時,告訴哥嫂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會得福報。哥嫂高興的說:「記住了!」

修煉前,我是一個比較冷漠的人,不會對誰有甚麼反感,也不會對誰有甚麼感恩。修煉後,大法讓我的身心改變巨大,我學會感恩,學會替別人著想,自己也活得更有價值了。謝謝師父教會我這些。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