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法輪大法 我成為受歡迎的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三日】我是農村婦女,今年六十四歲,從小就吃苦耐勞,爭強好勝,從不服人。雖然我不愛欺負人,但別人如果欺負我,我絕不饒對方。

結婚後,我為這個家任勞任怨。公公年齡大,婆婆又患有肺氣腫,小姑先天性小兒麻痺,丈夫好吃懶做,一家上下全靠我撐著。丈夫當過兵,幹了一輩子村官,吃喝嫖賭樣樣全,到哪兒都愛拈花惹草。因為這我倆整天打鬧生氣。一次他和鄰居的老婆勾搭上了,被我發現後,丈夫不但不知悔改,反過來還打我,兩年半打了我十二次。我找鄰居說理,鄰居倆口子和三個兒子一起打我。我求丈夫保護,丈夫反而把我推給他們打。把我氣得哭天天不靈;哭地地不應,有苦難言,心裏憋屈的不得了。丈夫身強體壯,每次打我,我只有承受的份。有一次我實在氣不過,就趁他晚上睡著,把他雙腳捆起來,用鐮刀把兒打他,邊打邊說:我白天打不過你,我現在打,就要出出這口氣。打得他直喊救命。

娘家二嫂知道我丈夫的為人,叫我離婚,說她牽線再給我找一家。丈夫雖然不好,可我也不想離婚,再難我也得和他過。結果因為這事把二嫂得罪了,我倆又打又罵的幹了一場。從此以後兩家互不登門。

婆家姐趁我們外出打工不在家,把我家的麥子拿走了。我回來一看很生氣,結果我們互相又是打罵一場。

好不容易盼著孩子長大,等到兒子說媳婦的時候,我感覺那閨女和我兒子不合適,不願意。結果和兒媳婦結下了怨,一次因為孫子吃飯的事,我對兒子說了幾句,兒媳婦拿刀就向我砍過來,要不是兒子攔的及時,不知道又出甚麼大事。

因為這事、那事,我和娘家、婆家的親戚們都罵過、打過,因此和親戚、朋友都互不來往,出門辦事或出去找丈夫,街坊鄰居一看到我過去,本來很熱鬧,一下子都不說話了,也沒人搭理我,用一句話說:混臭了!

雖然我在別人面前誰也不服,獨來獨往,內心卻苦得很,對家庭、對孩子、對親人都感到悲觀、失望。對丈夫更是絕望。因為身體上的操勞和精神上的壓抑,使我多病纏身,患有頸椎二至五節骨質增生、腰椎骨質增生、心肌缺血、低血壓、血脂稠、咽炎、鼻炎,腳跟長骨刺、抽筋;脾臟切除,大腿腿骨橫斷骨折等等,為了尋求解脫,跑過廟,拜過神,當過居士,錢也沒少扔,也沒解除我身體和精神上的痛苦,病反而越來越重。最後我經常臥床不起,不能翻身,穿衣脫衣、洗臉刷牙都不行了。

二零零九年,走投無路的我走入法輪功修煉,身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但一身的病通過煉功全都好了,對親戚、鄰居的爭爭鬥鬥也看開了。從此以後我要求自己按真、善、忍去做一個好人,並向我曾經傷害過的人證實法輪大法的美好。

首先我找到打我的鄰居,主動和她說話。雖然她不搭理我,我也不在意,碰到好事也主動幫她,套近乎,好向她道歉。一次有人上我家收雞蛋,我找到她,坦誠把掙錢的機會讓給她。經過多次幫助她,把我們多年的積怨終於消除了。

兒媳婦買房子,我多次給她錢,而我從不問兒子要錢,不給他們增加負擔。每次兒子兒媳回家來我都給他們做好吃的。剛開始給她說法輪功真相,她不但不聽還說風涼話,說我傻。有次兒媳婦因宮外孕導致大出血,差點要命。醫生說像她這情況一個月也難恢復。在醫院,我細心照顧她,每天給她讀《轉法輪》,她醒著、睡著都給她讀。護士進來給她換藥,問我:你給她讀的甚麼好書?她身體三天恢復得這麼好,真神奇。我就告訴她,我讀的是法輪功的書,是讓人做好人的一本書。通過我無微不至的照顧和一次次講真相,我和兒媳之間像冰一樣的怨恨溶化了。

我娘家哥身體不好,經常住院,我比其他姐妹都跑得勤去看他,平時經常幫助他們,不怕吃虧。我二嫂家有事急需錢,本來我也不寬裕,但我儘量把平時打工攢下來的錢給他們送去。有次二嫂問我借了一千五百元,我毫不猶豫借給她,至於她還不還錢我從來沒想過、也沒問過。二嫂很感動,最後不但還了錢,我們也相處的更好了。

丈夫雖然有時還打我、罵我,但我不生氣了,還對他笑,最後笑得他自己都不好意思再打我了。

現在不論親朋好友、街坊鄰居都愛和我說交心話,都把我當成一個值得信賴的人。以前我們這三里、五里都知道我惡,現在十里、八里都知道我修煉法輪大法變成了個大好人。

我由衷的感謝法輪大法給我帶來脫胎換骨的變化,我發自心底的呼喊:法輪大法好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