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後:不再迷茫的二十年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八日】中國自古被稱為「神州」,在中華民族五千年的輝煌歷史中,儒釋道三家信仰交相輝映,為今人留下了許多可歌可泣的故事與不朽的篇章,也將善惡有報、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倫理與修煉文化深深扎根於一代又一代中國人的心。

然而,中共建政後,鎮反、三反、五反、肅反、反右、四清、文革等一系列政治運動與中共對傳統正教的批判、打壓,強力破壞了中國人的傳統信仰,使我們的民族偏離了正統的文化傳承。信仰為本、道德為尊不再被推崇,無神論成為中共官方意識形態領域中唯一許可的信仰。

作為文革後出生的一代人,我們「七零」後就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成長的。我們生長的時代,註定了我們將是迷惘的一代──精神上已然與我們民族的歷史斷層,而「共產主義」的瑰麗謊言也無法像曾經欺騙我們的父輩那樣令我們著迷,為之如癡如醉,生死相隨。我們的靈魂像漂泊無依的離群大雁,找不到落腳點。

與枯燥教條的教科書相比,看香港電影、武俠小說與瓊瑤愛情小說,給予了我們耳目一新的巨大衝擊與罌粟花般令人迷醉的閱讀快感。然而,武俠小說也好,愛情小說也好,香港黑打黑影視也好,都解答不了我們這一代人對人生的迷茫與困惑。人從何而來?去往何處?人生到底是為了甚麼?天地間,又有誰能為我們破開迷霧,啟明與指航?

記得從學校畢業剛參加工作時,慈母仍一肩挑下家務的重擔,不要我幫忙做飯。這樣,每天下班後的空當,我都可以去工作單位附近的書店悠閒地看書,或買上一大摞書在暮色中回家。那時的我,在柴米油鹽的物質生活之外,似乎總在尋求著甚麼?卻又說不清楚自己究竟在期盼甚麼,找尋甚麼?

一九九六年二月,一本《轉法輪》解答了我全部的人生疑問,從此,我的心不再迷茫彷徨,孤獨無助。我像一個迷失的孩子,終於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家園。

李洪志先生在《轉法輪》著作中講述的法理,如淙淙清泉,淨化我的身心,啟悟我的佛性,從裏到外迅速改變著我:買水果、零食時小販多找了錢,不再無事一樣放進自己衣兜裏了;單位機構變動把我從機關下到基層,我無怨無悔接受了;宿舍樓下不知是哪家孩子拉的糞便,自己不聲不響就拿著廢報紙去清理了……

不再憤世嫉俗、怨天尤人,不再偏執狹隘、多愁善感,以前敏感脆弱的我,就這樣不知不覺中,變得樂觀開朗,能替他人著想,人際關係也由以前的孤芳自賞型變得寬容隨和了。由此,我相信《轉法輪》的力量可以治癒世界上一切抑鬱症。

那時,每天沐浴在法光中的我,日子過得快樂而充實,臉上常掛著開心的笑容,我為這物慾橫流的世間還有著這樣一方淨土而欣喜不已。

而今,我已邁入四十而不惑的中年,驀然回首,修煉至今整整二十年來,我沒有吃過一粒藥,沒進過一次醫院,身體狀況一直良好。面色紅潤、步履輕盈的我,與同齡人相比至少要年輕十來歲。在同齡人中,雖然我的物質財富只能算是中等,但心靈富足,家庭和睦,這都是令同事、朋友羨慕不已的。更神奇的是,因為中共對法輪功迫害,離開原來的工作單位之後,學管理的我曾經轉行從事過多種行業,但不論做甚麼行業,本著一顆為他的心,善待周圍的一切,大法都能打開我的智慧,讓我工作起來得心應手。

二十年來,經歷了幾多坎坷,幾多變遷。不變的是,每天在工作、家事忙碌之餘,點亮一盞檯燈,靜坐在書桌旁,讀《轉法輪》時的恭敬虔誠。不變的是,在不同的環境中,用「真善忍」指導自己修心做好人,內心獲得的平和寧靜。而《轉法輪》一書內涵之浩瀚精深,至今於我,仍是百讀不倦,愛不釋手,時常會有新的領會,新的收穫。在不同的人生階段,遇到各種複雜的事情時,閱讀《轉法輪》,恍若恩師就在身邊,指導我如何在利益面前放下自我,考慮別人,如何在複雜的環境中脫穎而出,對那些傷害過我的人們,無怨無恨,不記不報。

生命只有一次,生命的意義到底是甚麼?作為這茫茫宇宙中短暫停留的過客,這是我們每個人都無法迴避的問題。今天,身處當下這巨變的時代,當機緣來到你我身邊,您是否能摒棄所有偏見,把握良機,不再錯過?我真心的希望所有對人生有思考的人們都能來看一看《轉法輪》這本書,不論您最終是否選擇走上修煉之路,他所給予您的啟迪與智慧,都將會讓您在今後的人生道路中受益無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