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法輪功學員遭藥物迫害綜述(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中共勞教所、監獄、洗腦班(所謂的法制學校等)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為達到所謂「轉化率」使上級滿意,除了動用了各種酷刑外,還利用藥物殘害法輪功學員,使法輪功學員精神及身體上遭受極大痛苦與傷害。中共在其下發的《反邪教內部參考資料》(註﹕共產黨才是真正的邪教、人類最大的邪教組織)有關「轉化的實施方法」中,毫不掩蓋地宣稱,為了轉化法輪功學員:「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科學轉化之目的」。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二月發表《中共酷刑虐殺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統計了3653名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案例。在3653個案例中,有74例記錄到其生前曾經被中共關押在精神病院迫害。下面是在吉林省吉林市發生的以及吉林市法輪功學員遭藥物迫害的部份情況。

吉林監獄陰毒的藥物虐殺

吉林監獄位於吉林市市郊,在中共血腥迫害法輪功的十八年中,對非法判重刑的法輪功學員,特別是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他們都要用酷刑迫害致傷、致殘之後,他們就把這樣的法輪功學員強行送到監獄醫院加重迫害,注射不明藥物,導致的症狀是腹水,像懷孕七、八個月的樣子,全身消瘦,腦袋耷拉著,全身無力。醫院往往診斷為中毒性肺結核、肺空洞、腹水,五臟六腑腐爛。

案例1、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八日報導,白山市江源縣地稅局副局長、法輪功學員劉兆健二零零一年底被綁架、遭殘忍折磨後,被非法判刑六年,二零零五年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保外就醫,近日獲悉,已經離世好幾年。劉兆健在出獄後說在牢獄裏面給堅定的大法弟子注射了一種藥物,五~七年後肺部就會慢慢爛掉,當時本人是不知道的。這是別人告訴他的,因為當時他也被注射一種藥,沒有任何反應,說是給他「治療」。劉兆健當時出獄時一個肺上爛個洞,後來他到外地自己租房住,咳血而死,幾天後被同修發現,血都凍了。

案例2、白山市江源區法輪功學員徐會建出獄四年也是咳血而死。徐會建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二日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十年,關押在吉林監獄、長春鐵北監獄、公主嶺監獄,歷經十年冤獄折磨,人瘦得皮包骨,出現嚴重肺結核病,獄醫給他注射了藥物,說是「治療」。二零一一年四月出獄回家後,時常咳血,後來胸腔嚴重變形,只能左側臥,每天只能在凌晨睡一小會兒,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經歷一陣很嚴重的咳血後,停止了呼吸,年僅四十一歲。

案例3、。遼源市法輪功學員何元慧四十一歲,二零零二年被非法枉判十年徒刑。不知監獄醫院給他用了甚麼藥,他意識越來越不清醒,不穿衣服,也不吃飯,骨瘦如柴,整天咳膿痰,呼吸困難,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保外就醫回家,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五日含冤離世。離世前表現症狀為雙側肺結核。

案例4、崔衛東,男,二零零四年九月在吉林監獄被迫害離世,表現狀態為肺結核症狀。

案例5、郝英強,男,四十九歲,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保外就醫回家。回家兩個月後,六月八日含冤離世,離世時肝腹水。

案例6、吉林遼源法輪功學員劉端勝,男,二零零五年一月保外就醫,二零零六年再次被綁架之後,同年監外執行。二零一零年一月離世,離世前現肺結核症狀。

以上六名法輪功學員幾乎是同一症狀離世,這樣的例子很多,在此僅舉幾例。

案例7、辛延俊被注射了破壞大腦神經的藥物

注射不明藥物破壞大腦或中樞神經、或被傳染上性病症狀,或被染上肺結核病,導致肺空洞、浮腫、咳嗽等重症,身心俱痛,苦不堪言案例。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辛延俊在吉林監獄時被注射了破壞大腦中樞神經的藥物,所以他神智不清,一會認識人,一會兒不認識人。

案例8、藥物迷昏並性侵犯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七日晚,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監獄三監區三小隊五樓509號監舍的法輪功學員張文豐,在晚飯時遭犯人下藥迷昏。張文豐早晨起床時,發現臀部下面有粘連的髒物流出,並感覺頸椎很難受,懷疑自己被監舍內的犯人謝國臣、張輝用藥物迷昏後遭毆打和性侵犯。因事情發生之前,犯人謝國臣、張輝曾分別揚言:「不聽話,乾脆下點藥把他幹了」;「乾脆下點藥讓他睡覺睡死得了」。於是張文豐把事情反映到三小隊獄警柴洪軍處,要求檢查。當時犯人謝國臣還對張輝說:「管教要問我,我就說是你讓我下的藥。」獄警柴洪軍並沒有處理此事,反而在當天以張文豐勸阻惡警不要迫害法輪功學員史文卓為由,將張文豐嚴管迫害一個半月。

二零零八年九月中旬一天早晨起床後,張文豐感到腦袋發脹、眼睛發直,全身無力。張把衣服袖子擼起來,發現右手腕靜脈血管處有一個針眼的痕跡。張立即想到是自己睡熟時被犯人注射了不明藥物,才出現以上不正常狀態。

二、在吉林省女子監獄遭藥物迫害案例

案例1、於立新:十七歲時考入了吉林農業大學經濟系,生前是吉林市委總工會幹部,三十六歲。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被派出所在她租的住房內抓走,吉林市治和派出所對身體瘦弱的於立新用盡了種種殘酷的刑罰,坐老虎凳、上大掛,惡警們用火燒於立新被插滿鋼針的手。

'於立新'
於立新

三月八日,於立新被送到了吉林省女子監獄,她絕食絕水抗議迫害,後來被送到吉林省公安醫院。當時她的血壓為零,但他們仍不放人,公安醫院給她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四月五日她在醫院處於昏迷狀態、抽搐得沒知覺。公安醫院把她的血管割開,往裏打不明藥物。於立新在絕食絕水六十六天後的五月十三日上午十點二十分,經歷了兩個月的痛苦折磨,二零零二年在吉林省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

案例2、宋豔群,女,四十多歲,家住舒蘭市,大專學歷,原是一名品學兼優的英語教師,在舒蘭市兩次考公務員成績都是第一,這樣一個智慧善良的好人卻因信仰真、善、忍而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一二年在宋豔群被酷刑迫害致生命垂危時送公安醫院繼續迫害。十二月中旬強制灌食後,連續嘔吐、昏迷。幾個人坐在她的身上按著頭不讓動彈,閻某硬插管子,野蠻灌食,鼻子、喉嚨被插破,出血、瀉肚……灌食時放入不明藥物,導致四肢麻木,思維記憶幾乎喪失。

'迫害前照片'
迫害前照片
'迫害後剛出獄照片'
迫害後剛出獄照片

宋豔群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日被監獄釋放後接回家時,已生命垂危,體重47斤,大腦失去記憶,幾乎沒有思維。連電話號碼都記不住,大小便失禁,精神抑鬱、面目皆非……」

三、在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遭藥物迫害案例

案例1、吉林市法輪功學員李英在勞教所迫害,因不寫五書,到期不放人,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從此以後她一直小腹疼痛,李英回家後被迫害離世,年僅46歲 。

李英2002年2月在自家洗衣店被非法綁架,被非法勞教二年,劫持到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勞教迫害二年到期後,就因李英不放棄信仰不寫五書,被非法加期二十四天。李英絕食抗議非法加期關押,惡警強行灌食,李英拒絕灌食。後來勞教所強行打了不明藥物的針,謊稱營養藥。

後在李英和家人共同抵制下,她終於回到了家,此時她的身體已被迫害的骨瘦如柴,血壓30多,非常虛弱,回家半個多月後,李英身體突然出現了不良狀態,噁心嘔吐,不能吃一點東西,全身疼痛,尤其是五臟六腑,小肚子疼痛難忍,從床上滾到地上,再從地上爬到床上,折騰的死去活來。李英說:我長這麼大從來沒有這樣疼過。從此後李英小腹經常疼痛,後在家中離世。

回憶李英的身體疼痛過程與死亡,證實與打不明藥物有直接關係。也有其他法輪功修煉者在迫害時被打過不明藥物,還有的被灌白藥粉,回家後沒多久都先後離世。還有一名法輪功修煉者親身經歷的一件事,當時很多人拉肚子。惡警謊稱給治拉肚子或感冒等等謊言,逼著大法弟子喝藥水,喝了藥水的人反而起不來了,這位法輪功修煉者抵制硬是沒喝,結果她啥事沒有,這說明惡警給法輪功修煉者打的是毒針,灌不明藥物,這是一種藥物迫害,過了一段時間(藥物潛伏期)藥物就會發作,從而起到了迷惑家屬和世人的作用,並嫁禍大法,實質上是掩蓋他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種陰謀。

案例2、王秀芬遭藥物迫害致精神失常。二零零零年十月,在勞教所所長范友蘭的命令下,獄警對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暴力百分之百「轉化」。吉林市王秀芬被單獨關進強化班,遭受了種種非人的酷刑迫害,用七根電棍全身電擊,王秀芬疼的幾次昏死過去。第二天,獄警又逼她寫五書」即:決裂書、揭批書、悔過書、保證書、決心書。王秀芬不從,獄警在王秀芬的飲水、飯中下藥,導致她精神失常。

據與王秀芬認識的人講,二十多天後,王秀芬被從轉化班送回勞教所四大隊,一起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看到她的頭髮都白了,身體瘦瘦的,兩隻大眼睛呆呆的,說話語無倫次,精神失常,經常一個人嘀咕。從勞教所回家後,精神恍惚,時而明白,時而糊塗,不吃飯,不睡覺,不說話。她回家第三天,派出所警察說逼她馬上離開吉林市,警察一直押她送到車站,第二天又到家中查看人走沒走,接著非法把她戶口註銷了。她丈夫看她精神不正常了,就和她離了婚。一直到現在她還是精神失常。

案例3、永吉縣大法弟子曹靜雲被綁架時,因拒絕搜身和非法審訊而被大隊惡人陸青春毒打,之後就被押送到黑嘴子勞教所七大隊二小隊。在這人間魔窟,中共惡警竭盡他們邪惡的能事,利用各種虛假宣傳「優待活動」,集體操練,兩名邪悟的「幫教」,企圖「轉化」曹靜雲,但均被曹拒絕,她也因此多次慘遭毒打。有一天她到管教處找水喝,無端遭到邪惡管教的毆打,不但不給她水喝,反而給她灌下一種不明的藥物,從此曹靜雲精神錯亂。一次她到食堂打飯竟誤認某管教是自己的姐姐。她因慘遭藥物迫害,導致精神失常。

四、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藥物迫害案例

案例1、吉林市武龍波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

一九九九年九月份,武龍波再次進京上訪被非法抓捕帶回吉林市辦的非法學習班,逼迫寫不煉功、不進京的保證書,被武龍波拒絕,然後又送進了拘留所,之後又被非法勞教一年,關押於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在此期間被勞教所兩次強行送到精神病院注射破壞中樞神經藥物,致使武龍波神志不清,行動遲緩,生活不能自理。

'武龍波'
武龍波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六日,法輪功學員武龍波被非法加期九個月。在這期間,惡警管教用七個電警棍一起電他多次。拳打腳踢的次數更多, 一天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用尿水往嘴裏灌,致使武龍波迫害成精神失常。這些不法警察還不罷休,又把他強迫送入精神病院,不到一個月又把他強迫要回勞教所繼續他們的惡毒迫害,人被折磨得慘不忍睹。

案例2、李世傑被迫害致殘,至今不會說話,不能自理

吉林市大法弟子李世傑、男 、三十歲。 二零零一年因修煉法輪功被吉林市龍潭區國保大隊綁架,非法勞教。在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因不轉化被打裂腦骨,造成腦淤血。惡警怕惡行暴露,把他送到精神病院打不知名藥物,致使李世傑不能說話,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時常抽搐,十六年來都是年近七旬的老母親護理,撫養,李世傑至今不會說話,當時迫害的情景,用了多麼殘暴的手段我們無從知曉。這些只是知情人看到的一二。

五、王海田在吉林市沙河子曉光村洗腦班疑被注射有毒藥物致死

王海田去世後第三天,整個嘴呈黑紫色,整個臉部是青色的,火化後骨灰內有一些米粒大小的黑色顆粒。他的家人根據王海田生前講述警察殘害他的手段,強烈質疑在洗腦班他被注射了有毒藥物。

'王海田'
王海田
'王海田遺像'
王海田遺像

王海田,男,45歲,吉林市一家熟食店老闆。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五日從洗腦班回家後,先是身體消瘦,臉色發黃;接著腹部腫脹,呼吸困難,喘不上來氣,進食很少;後來不能躺著,只能坐著;再後來躺、坐都不能,只能跪著,無法大便,於二零一四年二月二日(大年初三)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五歲。

王海田去世後第三天,整個嘴呈黑紫色,整個臉部是青色的,火化後骨灰內有一些米粒大小的黑色顆粒。他的家人根據王海田生前講述警察殘害他的手段,強烈質疑在洗腦班他被注射了有毒品。

王海田十月二十三日被綁架到沙河子洗腦班;晚上七點多,遭吉林市國保大隊和刑警大隊的惡警酷刑折磨,遭雙手反銬、戴腳鐐子、戴黑頭套、鼻子抽煙、打「辣椒水」、抹「芥末油」、恐嚇摘眼角膜,刑警大隊惡警還威脅說:「清朝的八大刑都是小兒科,你知道現在的高級刑罰是甚麼嗎?別人外表看不出來任何傷痕,但內臟裏卻殘廢了,你要不老實交待,就把電源通過導線接在你的生殖器上,另一頭通上電,你就變成廢人了,醫院還檢查不出來。」 家人回憶,王海田回來後講述被迫害經過時說:給他打辣椒水、抹芥末油時他沒感覺怎麼難受,現在看來當時給打的不是辣椒水、抹芥末油,是一種破壞身體的慢性毒藥。

六、去北京上訪被藥物迫害案例

案例1、吉林市法輪功學員劉明克、女、46歲,在一九九九年十月下旬去北京上訪時被抓捕,在北京的一個看守所內被一名三十多歲李姓「大夫」灌食時被灌毒藥,當時姓李的「大夫」在所灌的食物中添加了一種黃色藥粉,灌完後劉明克被單獨關在一個房間,十多分鐘後她感到呼吸困難、頭暈、大量的冒汗、全身劇烈的疼痛之後處於半昏迷狀態。

'劉明克'
劉明克

此時劉明克感覺情況嚴重,就在心裏求:師父,救我!過了一會感覺好了一點就掙扎著站起來,費了好大勁站起來之後忍著痛苦堅持著煉功,當時全身衣服都被汗水濕透。 這時李「大夫」在觀察口偷偷的看,當看到劉明克在煉功嚇的「媽呀」一聲就要跑,劉明克當時大喝一聲把他叫住。李「大夫」嚇的語無倫次脫口就問:「你還沒死啊?你是人是鬼啊?」劉明克說:「你看我是人是鬼啊!李大夫你身為大夫應該救死扶傷,你怎麼能給我們灌毒藥呢?要是換個別人就沒命了。今天如果你是被迫這樣做的也許還有救,如果是你自己的所為那麼上天是饒不過你的。」這時李「大夫」「撲通」一聲跪下了,叫喊著:「你饒了我吧!我再也不幹了!」後來劉明克的腿很長時間不是很靈活。回來後被非法勞教關押在吉林省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於二零零二被迫害致死。

案例2、吉林市法輪功學員趙秋梅,女,二十多歲,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九日依法到北京上訪時被綁架,多名警察對她拳打腳踢,猛踢她的陰部,用狼牙棒把她打得口吐鮮血,右眼被打的冒出來。把她撞到牆上暈死過去,她昏死過去後,便衣警察們給她打了不知名的毒針。趙秋梅醒來後,全身動不了,整個頭全是包,大包上有小包,顏色是紫黑色,嘴角被打的直流血,兩個手臂被撅的不敢動,左邊從臀部到膝蓋整個被打成紫黑色,從頭到腳沒有好地方。趙秋梅昏死後被打毒針是身邊的人親眼目睹的。

七、看守所、派出所等藥物迫害案例

案例1、謝貴臣在舒蘭市看守所腿被打殘並被灌毒藥。舒蘭市森林村三社法輪功學員謝貴臣於2003年7月4日被綁架,身上的12,000元現金被舒蘭市公安局警察搶走。謝貴臣在看守所以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和迫害,被獄警強行灌高濃度的鹽水,兩顆門牙被撬掉。看守所趙所長曾唆使獄醫給其打毒針,獄醫說打毒針毒性太大,給他灌毒性藥物,藥物發作時他的前胸痛癢,胸口都被抓破了。目前謝貴臣的一條腿已被警察打殘。謝貴臣遭非法判10年徒刑,因身體因素,長春鐵北監獄拒收,現關押在吉林監獄迫害。

案例2、吉林市法輪功學員劉玉成,男,二十四歲歲,吉林化工學院一九九九在校學生。二零零二年六月非法綁架到吉林市第一看守所。期間因不配合邪惡被誣陷為精神病,被綁架到精神病院注射破壞大腦的藥物。

案例3、舒蘭市法輪功學員譚雨玲及其家人被綁架,用粉劑噴射藥。六月十五日下午三點多,舒蘭市白旗鎮派出所所長付文忠帶領三名惡警闖入保安村四社法輪功學員姜乙紅家中,欲強行綁架姜乙紅。姜乙紅在家人極力阻擋中走脫,但其母譚雨鈴(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惡警在綁架過程中,使用一種粉劑往人臉上噴射,也不知加了甚麼藥物。使人睜不開眼,流淚,喘不出氣來。

案例4、曹陽、男,二十八歲。二零零五年,吉林市龍潭區缸窯鎮法輪功學員朱豔被吉林市龍潭區缸窯派出所綁架,強行非法勞教一年半。剩下兩個孩子曹陽、曹月,沒有經濟來源,無依無靠。被逼無奈的孩子到公安要媽媽,被缸窯派出所所長陳新柱等幾個警察當街毆打,致男孩重傷;女孩被打,頭髮被拽掉,衣服被撕破。後導致曹陽精神失常。兩次強行送進精神病院,注射破壞神經藥物。

'所長陳新柱等當街毆打'
所長陳新柱等當街毆打(演示圖)
'精神病院捆綁'
精神病院捆綁(演示圖)

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下午五點多鐘曹陽去舅媽家再次被吉林市昌邑區公安分局綁架,刑警大隊警察把曹陽帶進一房間後,一頓拳打腳踢,逼迫曹陽罵法輪功,曹陽不依,他們就用白酒加辣根往鼻子裏灌,曹陽當時險些窒息。他們又拿來刑具,鋼針,竹籤,又牽來一隻狼狗,說讓狗含睪丸,由於迫害驚嚇,曹陽精神分裂,被強行送進精神病院,綁在床上強行用破壞中樞神經藥物,曹陽曾兩次送進精神病院注射破壞神經藥物,現精神尚未完全恢復。

中共不法人員對法輪功學員藥物迫害,手段陰險毒辣,明著說給法輪功學員治病,實質上是偷下毒藥,暗中迫害,有的被迫害致死致殘、致精神失常,有的使身體出現病態,慢性致死,中共邪黨又造謠說法輪功學員煉功煉瘋了傻了等等,繼續煽動百姓對法輪功的仇恨。慘無人性的藥物虐殺是中共迫害異議人士使用的一貫手段。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