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白山市劉兆健疑被藥物迫害致死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區法輪功學員劉兆健二零零一年底被綁架、遭殘忍折磨後,被非法判刑六年,二零零五年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保外就醫,近日獲悉,已經去世好幾年。

劉兆健當時出獄時一個肺上爛個洞,後來他到外地自己租房住,咳血而死,幾天後被同修發現,血都凍了。

劉兆健在出獄後說中共牢獄裏面給堅定的大法弟子注射了一種藥物,五~七年後肺部就會慢慢爛掉,當時本人是不知道的。這是別人告訴他的,因為當時他也被注射一種藥,沒有任何反應,說是給他「治療」。

白山市江源區法輪功學員徐會建出獄四年也是咳血而死。徐會建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二日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十年,關押在吉林監獄、長春鐵北監獄、公主嶺監獄,歷經十年冤獄折磨,人瘦得皮包骨,出現嚴重肺結核病,獄醫給他注射了藥物,說是「治療」。二零一一年四月出獄回家後,時常咳血,後來胸腔嚴重變形,只能左側臥,每天只能在凌晨睡一小會兒,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經歷一陣很嚴重的咳血後,停止了呼吸,年僅四十一歲。

劉兆健(劉照建),大學畢業被分配在江源縣地稅局,後來任副局長,一九九九年三月份得大法。為了證實大法,進京上訪,講真相,救度世人,多次被非法拘留,勞教,判刑,在江源縣看守所裏,遭受各種酷刑、打罵、折磨、用牙籤扎手、腳、指甲及軟薄的皮膚,身上留下被牙籤紮過留下的傷疤。

二零零零年由於不放棄信仰被非法勞教,劉兆健在白山市勞教所被迫害時,曾被強迫到庫倉溝白灰窯裏做苦役,在炎熱夏日裏,在白灰煙霧下,一雙近視鏡一會就看不見了……因為煉功,劉兆健被惡警關入狗籠裏,坐不起,躺不下。

二零零一年底、二零零二年初,劉兆健掛法輪功真相條幅時,被白山市紅旗派出所蹲坑的惡警綁架,在白山市刑警隊和看守所裏,受盡惡警打罵、長時間電擊、手銬、腳鐐、銬掛、用膠管灌食、上死刑床等酷刑。在一個布滿各種刑具的專門行刑的小屋中,他被銬成「大」字型,靠牆站吊了四天三夜,日夜輪審,刑訊逼供。站吊的邪惡之處是人只能盡力伸長身體及雙臂,一旦疲勞,身體下墜時,雙手被手銬銬得疼痛難忍,手腕欲斷,所以只能盡力支持,這樣短時間內就可將人精力消耗殆盡。當時的紅旗派出所所長親自行刑。拳腳、皮帶不算,竟變態的用手猛掐劉的陰部,致使劉幾乎昏迷。

劉兆健被折磨得長時間生活不能自理,後被非法判刑六年,劫持到吉林監獄。他一直堅決不配合邪惡,被「押小號」,嚴管迫害一年有餘,遭到嚴重迫害,皮包骨、駝背、體重不足四十公斤,說話都有氣無力、痰多,但他堅定修煉大法,堅決不所謂的「轉化」。在身體極度虛弱時,他還被用銬子銬在床上多日。

二零零五年春,劉兆健被轉到長春鐵北監獄繼續迫害,當時共有二十名大法弟子被劫持轉到長春鐵北監獄。劉兆健同樣堅決不配合邪惡,不順從惡人的要求、命令、指使,不穿囚服,不住醫院。當時他出現肺結核和肝病,他所在監區(八監區)教導員指使犯人強行把他抬到醫院。

鐵北監獄610辦公室怕劉兆健出現生命危險而承擔責任,主動決定將劉兆健保外,但保外的條件是寫「五書」。劉兆健堅決不寫,監獄將他妻子、孩子以及外地的姐姐找來勸說,沒起任何作用。在這之後幾天,劉兆健的病情日益惡化,吃不進去東西,甚至呼吸困難,監獄還給他輸過氧,這樣監獄無奈而送他到公安醫院,公安醫院拒收又轉至吉林省結核醫院,在那裏每天需要大量的費用並且監獄警察必須每天護理還得給他買盒飯,只過兩、三天,監獄就受不了了,找到醫院、檢察院、法院,有關人員對劉兆健承諾,只要寫「保證書」立刻放人,雖然他們是哀求的態度,但劉兆健仍堅決不寫。又過幾天,監獄徹底妥協了,無條件保外。但白山市方面說:「這個人我們可管不了,我們可不接收」。

二零零六年五月份,劉兆健回山東省膠南市海青鎮老家,煉功後身體開始好轉起來,能夠慢慢地料理自己的生活。但是由於肺部受到嚴重的損傷,幾乎成網狀,所以常年咳嗽。就這樣,鐵北監獄還二次來膠南找他回去。為了免於再遭受迫害,只好離開家,流離失所。

劉兆健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回家給女兒辦理上學事宜時,被蹲坑多日的鐵北監獄惡警和膠南市惡警劫持,在膠南市公安局關押三天後,被劫持回鐵北監獄。惡警對家人說,劉兆健在鐵北監獄關押期間沒到期,就被保外就醫,還差半年的時間,要把這半年的時間補上。

在鐵北監獄,劉兆健先是被關押在嚴管隊八天,後又被分到五監區,他抵制迫害,不喊報告、不穿寫有編號的獄服,喊「法輪大法好」。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五日,劉兆健被白山市江源區610人員開車送回山東膠南市老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