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燕飛在吉林省女子監獄遭「嚴管」迫害(圖)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省報導)二零一六年八月初,長春市法輪功學員付燕飛在被非法判刑三年後,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目前,付燕飛被非法關押在第八監區,遭「嚴管」迫害中,身體非常消瘦,但精神狀態尚好。


付燕飛和她的兒子

付燕飛,女,四十二歲,家住二道區八道街小學附近。她原是華北石油教育學院(今渤海石油學院)教師,因兒子二歲時被發現患有自閉症(不交流、不說話)、特別多動,必須有人隨時陪護,付燕飛辭去工作,多年來一直悉心照顧孩子。

綁架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四日,長春市公安局國保支隊與「六一零辦公室」、二道遠達派出所、二道東站派出所、二道分局、二道吉林街派出所、二道東盛派出所,綁架了包括付燕飛在內的多位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數天後,大多數人已回家,但是付燕飛卻被一直關押在長春市第三看守所,後來轉至長春市第四看守所,始終未能與家屬見面。

二零一五年五月中旬,長春市公安局在將構陷她的案卷送至二道區檢察院。檢察院以付燕飛不承認罪名為由,不許她辦理「取保候審」。

自從付燕飛被非法抓走後,她八歲的自閉兒每天晚上都哭喊「找媽媽」,他經常半夜驚醒,哭著喊「媽媽」,嚴重影響了孩子的精神狀態。

付燕飛的丈夫又要照顧孩子,又要忙於工作,還要照顧年邁的父母,身心疲憊,壓力承受到了極限,內心煎熬。付燕飛的父母都已七十四歲高齡,父親身有殘疾,母親腰腿不便,更患有心臟病,經此突變,身心遭受重大打擊,臥床不起。

非法一審和二審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四日早上七點,長春市二道區法院對付燕飛非法開庭,直到三月二十三日上午,才通知家屬,並只允許兩名直系親屬旁聽。家屬請的做無罪辯護的律師,法院不准進入法庭,並指派了一名做有罪辯護的律師為法輪功學員辯護。

該事件的審判長由二道區法院刑事審判庭的趙俊峰擔任,被指派的律師是吉良律師事務所的孫雪錚。

過程中,趙俊峰當面拒絕接受家屬聘請律師遞交的文書,律師到區法院要求閱卷,也被法官趙俊峰拒絕,理由則是「吉林省就這麼規定的」。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早七點,長春市二道區法院對付燕飛非法判刑三年,審判長趙俊峰宣讀審判書,期間,付燕飛一直在抗議。非法宣判後,趙俊峰詢問付燕飛是否上訴,付燕飛表示不是上訴,而是要當庭反訴,趙俊峰不予理睬,還表示對付燕飛家中患有自閉症的八歲孩子的情況不予採納(此前,趙俊峰多次對付燕飛家屬及律師表示會充份考慮付燕飛家中的特殊情況,其實是欺騙家屬和律師)。

付燕飛上訴長春市中級法院後,在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六日,中級法院法官何福秘密宣判對付燕飛維持原判。二審既沒有開庭審理,也沒有通知付燕飛辯護律師及家屬。何福稱「這是上面的決定」。

二零一六年八月初,付燕飛已經被非法關押至吉林省女子監獄。

吉林省女子監獄迫害

付燕飛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後,被關押在第八監區,該監區的監區長倪笑紅(音)多次採用戴手銬、體罰、關小黑屋等迫害手段,想要強制「轉化」付燕飛放棄信仰法輪功,但都未得逞。

吉林省女子監獄的一樓、二樓都非法關押著堅持信仰、拒絕「轉化」的「嚴管」人員。三樓以上是被「轉化」的人員,環境相對寬鬆很多。

付燕飛現處於被「嚴管」中,被關押在二樓,比一樓還「嚴」,每天除了早晚出去換鞋時,可以到走廊出來一下,其它時間都要「坐板」,還有固定人員「包夾」。

付燕飛現在身體非常消瘦,但精神狀態尚好。

長春市二道區法院刑庭副庭長趙俊峰遭惡報

趙俊峰,長春市二道區法院刑庭副庭長,專門負責非法審判法輪功學員。他接手付燕飛一案以前,就曾多次接到多法輪功真相電話、信件等,法輪功學員也多次與之接觸講真相。對於大法的真相,他是了解的。

但趙俊峰在處理法輪功學員付燕飛、顧宏偉被構陷的案件中,卻依然按照邪黨的安排,對法輪功學員付燕飛、顧宏偉非法判刑。

據知情者說,法輪功學員付燕飛一案中,趙俊峰在第一次非法開庭審判後,很快就得病打吊瓶。在第二次非法開庭判決後,第二天,就因病住院了。

善惡有報是天理,希望趙俊峰能深思,明智的脫離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角色。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