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冤獄酷刑 呂永珍出獄日被610劫走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吉林省遼源市法輪功學員呂永珍,被非法判刑九年,在吉林省女子監獄遭受種種迫害,如:吊掛、抻床、毒打、四肢被綁上繩子懸空抻起、警察還叫一個人爬在呂永珍身上壓,極其殘忍,遭受了各種酷刑折磨。

呂永珍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冤獄期滿被釋放,她一家八人從千里之外來監獄接人,包括一個五歲小孩,全家連人影都沒看著。呂永珍被當地「610」一輛車號為:吉D﹒10017的車劫走,他們和監獄串通,叫監獄把大門打開,車開進去再關上,偷偷的把人拉走。

所謂的610辦公室是江澤民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糾集的非法組織,類似納粹蓋世太保,在各地操縱公檢法迫害法輪功學員,還設立洗腦班劫持迫害法輪功學員。

遼源610派的車在吉林女子監獄監區門前等待劫持
遼源610派的車在吉林女子監獄監區門前等待劫持

正在往大門裏進
正在往大門裏進

劫持完人往出跑
劫持完人往出跑

62歲的法輪功學員呂永珍女士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七日到集安市頭道鎮發真相資料時,被集安頭道派出所不明真相的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期間,寒冷的冬天裏被惡警扒下外衣、外褲,未穿鞋,站在雪地凍了三個小時,被惡警用兩根電棍電腰兩側長達一個多小時。呂永珍絕食反迫害,被野蠻灌食,每次都加一大把鹽,口渴的喝水,在那樣艱苦的情況下,絕食堅持了十一天。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棍電擊
中共酷刑示意圖:電棍電擊

在集安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呂永珍不穿號服、不報號、不配合邪惡的命令。在非法開庭時,呂永珍講大法的美好與蒙難、講「三退」保平安,天滅中共在即。非法開庭審判的錄像在集安新聞播放。

呂永珍被非法判刑九年。臨送監獄時,要給呂永珍照像,被拒絕,警察找來兩個刑事犯人把呂永珍打倒在地,用腳踩頭、腰,強行照像,看守所的所長打了她兩個嘴巴子。

在吉林省女子監獄,呂永珍因不放棄修煉,多次被關進五樓黑屋子酷刑迫害,邪惡的大隊長張淑玲面目猙獰的叫囂:呂永珍不轉化就把她固定在床上,躺癱她!最後呂永珍被迫害的奄奄一息。

酷刑演示:懸空吊起
酷刑演示:懸空吊起

所謂「教育」監區五樓迫害法輪功學員,比蹲小號還殘忍。呂永珍在三樓遭迫害後又給送上五樓。在五樓,她受到好幾種迫害:跪搓衣板、單腳站著,兩隻手舉過頭頂站著,一動不許動,飛機式撅著;惡徒還有逼呂永珍趴在床上,四肢都綁在床上,頭不能低下;還有把人放在兩個床中間,把手和腳分別綁在兩個床上,然後把兩個床拉開,讓人在兩個床間吊著;還有把呂永珍手腳都綁上吊在高處,正、反來回換著吊,反著吊就是頭朝地上吊著。呂永珍就這樣被從三樓迫害到五樓,從五樓迫害到三樓,就這樣連續六次遭受迫害,落下了心臟病,上不來氣,胸悶沒有力氣,還被強迫出工幹活。

中共酷刑示意圖:「倒掛」
中共酷刑示意圖:「倒掛」

呂永珍被七次強制「轉化」與無數次的酷刑折磨:坐板、罰站、吊銬、抻繩、冷凍、長期重體力奴役等等。一次,呂永珍被殺人犯趙麗英、犯人汪秀芳綁在床上長達十天;一次,呂永珍被綁在二層床的中間,被大字形的抻起了空,抻的奄奄一息時才放下來幾分鐘,在這幾分鐘內逼她罵大法、罵師父,不罵就繼續抻,抻昏就用涼水潑醒了繼續抻。為掩人耳目,怕迫害法輪功學員時身上留下傷痕,就唆使犯人汪秀芳抻呂永珍時,把呂永珍的手臂纏上衛生紙,抻兩小時換一個位置。逼呂永珍踩師父照片,不踩就繼續上刑,犯人汪秀芳經常不許呂永珍吃飯,一餓就是好幾天,再叫她猛勁吃,吃不進去就打就罵,撐的肚子老大,直到撐的臉色發青,然後把她手腕上拴根小繩「牽著」遛,嘴還在不停的侮辱謾罵……

吉林省女子監獄所謂的「教育監區」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場所,十年來在監獄長武則蘭、原隊長曹宏、倪笑紅、張淑玲、孫紀生的指使下,惡警想盡各種辦法迫害法輪功學員,軟硬兼施,車輪戰術,逼迫他們放棄修煉。惡警們指使、獎勵重刑犯、猶大來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這些幫兇們參與迫害,不用出工,惡警還給高分、減刑,在這種誘惑下,來到教育監區的刑事犯百分之九十八都是來「包夾」、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的。

吉林市六十一歲的婦女陳淑芹被非法勞教過一年、非法判五年,於二零一一年二月在吉林省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長春年僅五十歲的法輪功學員孫秀霞女士,於二零一二年四月三十日被迫害致死,當日由監獄轉入中日聯誼醫院進行所謂「搶救」。家屬換衣服時,發現孫秀霞腹部以下僵硬,下身被用許多衛生紙和毛巾塞著,肚臍、腿在往外流白色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