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自身黨文化的烙印──「走極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日】可以說自小到大,我都生活在一個浸透著黨文化、甚少接觸中國傳統文化的大家庭中,祖父輩、父輩等親屬也都是邪黨黨員,我自己的說話方式、做事風格從來都沒有接受過正統的中華傳統家教,經常會習慣性的使用「打死我也沒……」、「我要是幹了某某事情,天打雷劈」等等極端甚至使用發誓或詛咒式的字眼,還覺得那是與生俱來、自小形成的,就應該是那樣的。

修煉後,才慢慢的覺察到自己說話、做事和周圍的學員都不太一樣。當師父談到黨文化時,我自己還自信滿滿的覺得我這麼年輕就得法了,自己身上的黨文化烙印應該很少吧。但是,當我讀到《九評共產黨》後,我才發現自己在處理一些問題時,表現出來的思維方式、使用的語言和詞彙、採用的行為方式都時刻透著「極端」兩個字,充滿著爭強好勝的鬥爭性格。

在參與證實大法的項目中,如果看到同修的一點不足,不是體諒和容忍別人、找一找為甚麼會讓自己看到或進行善意的提醒,往往覺得那種方法效率太低,不能很快解決問題或滿足自己的急躁性格,進而採取更加極端的處理方法,或者是給其當頭棒喝,或者是讓其撞南牆,嘗到苦頭。對學員的失誤,也是非要查的清清楚楚,好讓其低頭認罪,擔負責任。

這種「走極端」的性格甚至都反映在自己生活的點點滴滴上。出於自己不願吃虧,比如:給自己盛飯時,每次都盛的很滿,一碗飯就像一個小山包;給自己沏茶時,每次都把水倒的都快從茶杯中溢出來了;對很多事情要求做的完美,否則自己就心裏放不下。

同修有時善意提醒,我卻狡辯道,「我從小就習慣這樣說」,「這是通常的俗語/大白話」或「這是為了表現一種肯定程度」等等,總之是不願意承認自己的錯誤。其實在中華傳統文化中,古人早就講出了「月盈則虧,水滿則溢」的道理。

「走極端」的表現形式中處處都透露出自己沒有做到師父在《轉法輪》中所要求「純正祥和的、慈悲的」,向深裏再挖一挖,從中處處都反映出一個「私」字。

認識到自身的這個問題,就必須從行為上立刻糾正。希望自己的這篇心得成為自己開始行動的號角,從表面上以至自己的內心深處,無論在任何時候都要時刻注意加以改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