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自身「嫉惡如仇」想到的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四日】長期以來,我一直都覺的「嫉惡如仇」這個字眼描述的是一種具有正義感的品行。對待邪惡就應該毫不留情的予以清除,就像對待仇敵一樣。這不僅使我想起了中共塑造的虛假英雄雷鋒掛在嘴邊的那句話:「對待敵人要像嚴冬一樣殘酷無情」。這種黨文化的字眼從小就被灌輸在自己頭腦中,甚至都溶入了自己的意識中,讓我不假思索的信以為真了許多年。現在想來,這讓我在修煉中一直帶著仇恨的心理在對待自己周圍所有需要自己容忍的事情,這離師父的要求有多麼遠呀!

在海外修煉的多年中,由於沒有遭受中共的直接肉體迫害,我就把這個從小就信以為真的黨文化觀念用在對待所有違反大法的行為上,甚至包括用在那些惹自己生氣的常人身上。我的脾氣表現得非常暴躁、沾火就著(真是魔性大發,還連帶著脾氣急躁的心理)。其他同修都很奇怪:你得法修煉這麼長時間了,但是師父在《轉法輪》裏要求的不發火為甚麼至今都沒有做到?師父在《轉法輪》中用一整段篇幅來給我們講了這個問題,師父說:「甚麼是大忍之心哪?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否則,你算甚麼煉功人?有人說:這個忍很難做到,我脾氣不好。脾氣不好就改嘛,煉功人必須得忍。有人管孩子也發火,簡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著那樣,你自己不要真正動氣,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小事都過不去,就發脾氣,還想長功啊。有人說:走在馬路上,誰踢我一腳,也沒人認識我,這我能做到忍。我說這還不夠,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醜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裏放不下,這也不行。大家知道,達到羅漢那個層次,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呵呵的,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真能做到,你已經達到羅漢初級果位了。」

這麼多年,不生氣對我來說的確是沒有做到,而且發脾氣還發生的比較頻繁。比如有一次,我在媒體工作的一次會議上因為感覺與會同修不能全心貫徹師父的要求而氣得拍過桌子;另外一次,由於一位同修未能將我們盼望已久的資金申請及時送去管理層審批,我的這種魔性當時又爆發了出來。就這個發脾氣的問題,師父在《新西蘭法會講法》中就說過:「我剛才講了,人有人的生命的特點。但至於說生氣這個問題,這可不是人先天的東西。人在生氣的時候,我告訴你,千真萬確是魔性。」

記的當初看到這段經文時,我思想上沒有引起重視,覺的這好像是自己家庭的性格遺傳問題(我的常人祖父、父親和弟弟的性格都十分暴躁,遇事沾火就著),感覺自己也不知道為甚麼一遇到問題就會不假思索的、突如其來的歇斯底里起來了,但不管那是甚麼原因,我都是沒有遵照師父的話去做。等今天再次誦讀師父的講法,看到師父講的這麼清楚,但是我那時還是用自己為法負責的藉口來進行搪塞,為自己的魔性找藉口,沒有向內心去找,結果最終被邪惡抓住了空子迫害,讓我身體遭遇了嚴重的病業關,並甚至一度在信師信法上出現問題。

寫到這裏,我以為可以停筆了,也正好到了煉動功的時間,但我的腦海中卻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一段自己過去羞於啟齒的修煉往事。我不禁意識到,自己的這種暴躁的魔性有時竟會變成一個掩蓋其它執著心的蓋子,深挖下去,蓋子下面還可能掩藏有其它各式各樣的執著心。

在中共迫害大法的初期,那時我還居住在新加坡。當時七二零事件剛剛發生時,學員中各種心態都有。與我同組的一位大陸同修L一心維護大法,並在維護大法、展示大法真相的活動中都勇敢的衝在前面。我們兩個在一起,我還算是一名老學員,但是我卻有著一顆埋藏很深的執著心:怕心。雖然我得法修煉的時間稍長一些,但修的很不紮實。於是我就把它歸咎於自己的天生膽小怕事,性格從小就比較懦弱。即使現在長大了,可是又變的十分虛榮,好面子而不敢在別人面前承認自己心裏害怕,怕別人笑話。於是,為了在別人面前掩蓋自己的恐懼,每次別人提到該學員的姓名時,我就藉此大發雷霆,指責其幹事冒進,不顧全局,是破壞大法。後來,其他學員都避免在我面前提起L學員。現在想來,我當時就是在用自己的暴躁魔性來掩蓋了自己的怕心。即使後來也經歷了許多去怕心的考驗,但現在我覺的自己的怕心仍然沒有被完全去除乾淨。

由於長期以來的這個魔性,我所得到的教訓太慘痛了。目前,我又正在經歷一個修去這個魔性的心性關,我一定要過去,去除這個暴躁的魔性以及所有掩藏的執著心,並清除自身的一切黨文化,真正的按照師父說的做,隨師回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