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黨文化的一點思考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最近我去了趟台灣。與當地同修交流,看到了自己在大陸成長過程中,不知不覺被黨文化浸染和毒害,表現在日常生活中,很多舉止都很變異,難以被人接受。

比如我在與人交談時,經常插嘴,很沒禮貌。總是急於表達自己的觀點,對別人講的並不在意、也不關心,就是自己說自己的,想用自己的觀點來影響他人。自己說完就完了,沒有對他人的尊重。這種表現被台灣人稱為「沒文化」。

傳統文化教育出來的人,並不是不愛說話,而是會靜靜聽完別人說的,等別人講完了,自己消化了,再想想自己在這個時候講下面這番話合適嗎,仔細思考後才開口。這與我那種不假思索就快速回答的方式截然不同。

最近我的牙變鬆了,我周圍很多朋友也這樣。台灣同修分析說,這是沒修口,「說了不該說的話」,同時也是「該說的話,沒有說」。她舉例說,比如在與常人朋友聚會時,我們可能覺得與常人沒有共同語言就保持沉默,其實那是我們用大法的正見來幫助常人的好時機。當我們用大法賦予的智慧,和符合宇宙規律的認知來回答常人的困擾時,我們能講出眾生從來沒有聽過的正見,不但他們會感動,他們背後的眾多生活也會被我們的正見所觸動。

我發現自己做事,目地性很強,功利性很強,就想迅速達到目地。比如講真相,往往是一股腦把很多真相推到眾生面前,總想一次就把真相講透,一下就把全部東西倒給他。其實,就像畫畫一樣,留白是非常重要的,「此時無聲勝有聲」,很多時候,把一個點講透了,人們就能觸類旁通,而無需我們蜻蜓點水那樣泛泛而談。

同樣的道理,我們很想去掉黨文化,但想在黨文化中去掉黨文化,那是不可能的,因為強烈追求的心態本身就是黨文化。那種目地性太強的急功近利,好像做事很積極,但背後都有某種執著,非得把這事做成不可的決心過了頭,就會變成執著。

那天我們去參觀台灣故宮,這裏的展品雖然沒有北京故宮豐富,但他們把遙遠的歷史,用現代電視技術和文化創意的精美設計,融合到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整個展覽顯得非常有韻味,很值得細細品味。但我們看到一些大陸遊客只是走馬觀花地看,只是抱著「我來過了,我沒有落下」的攀比心態來看一看。反思自己,我很多時候也是不願學習,不願靜下心來慢慢欣賞一件藝術品。快節奏的生活,彷彿毀掉了我靜下來慢慢做事的寧靜心態。

回歸內斂寧靜、順其自然、尊重他人的平和心態,是我今後修心的一大項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