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同修過世想到的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三日】二零一六年四月八日,我身邊的一位修煉了十八年之久的同修,在病業魔難中離開了人世。我的心情一直很沉重,當然不單單是個惋惜,我覺得這裏面有很多讓大家能夠從中覺醒、啟悟的東西,本想早一點寫出來,但因自己文筆表達和修煉層次有限,遲遲沒有動筆。昨天看到一篇交流文章《師父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筆者和我身邊剛剛離世的同修情況很相似,當看完這位同修堅定的信師信法,從死亡的邊緣闖過來後,也打開了我此時畏難的心結,堅定了我的責任心,思路清晰起來,寫出此事,意在今後的修煉路上能引以為戒。

我地離世的同修今年六十六歲,修煉狀態一直很平穩,看起來也很精進,她長年主要在家裏做各種大法書籍,打印資料等。三年前她的一個乳房出現硬塊,兩年後乳房潰爛的很厲害,散發出刺鼻的異臭,這期間同修幫助她發正念,她自己也很注重學法,每天該幹甚麼幹甚麼,表現的也是很堅強。去年在路上被邪惡綁架後,她告訴警察說,她修煉的不好,身上還有病。後來聽說她寫了保證,還被罰了款。出來後她的兒子把她送進了醫院,經過化療後表面上看有好轉。期間同修們都能主動幫助她在法上提高,可是她自己一次次去找很遠的外縣開天目的同修給她看,很依賴那位開天目同修說的一些話,當時大家對她的做法很擔心,也很著急。我和她交流此事時,她自己根本沒有認識到這種做法已偏離了法,我感覺她有點不清醒,說的話很離譜。她的乳房再一次惡化,慈悲的師父一直在管著她,雖然乳房一直在流膿流血,表面惡化程度十分嚴重,潰爛的慘不忍睹,可當時她的生活基本能夠自理,每天例行學法、發正念。

到今年過年前,她突然主動跟兒子要求再次住醫院治療,結果這一次經過化療、搶救,人奄奄一息,最後被醫院拒之門外。同修們為了幫助她闖過難關,去找她的兒子協商,同修輪流照顧她。這時的她瘦的皮包骨,癱瘓在床上,簡直面目皆非,同修們每天給她讀法、發正念、讀同修在病業中闖關的交流文章,還把她被迫害時違背法的言行在明慧網上聲明曝光,在同修們盡心盡力的幫助下,生命又超長的延續了近一個月,最後還是走了。

邪惡奪走了同修的肉身,給我們留下來許多反思,修煉了十八年,就這樣走了。過程中不難看出,她本人好像對信師信法的正念不足,每到關鍵時刻人心起主導作用,從表面上看平時沒有做到實修。近兩年通過接觸,發現她不願意和同修交流,心總是包裹的很深,在她身體遭到很嚴重迫害時,我幾次很想和她好好交流一下,但是她的心就是打不開,保護自己的心很重,不會向內找,聽不得別人提出的不足。一次她最親近的朋友來家裏做客,她讓我去給她們講真相,我當時感到很費解,就說:「給你好朋友講真相,也不存在危險,也不用害怕,也沒人舉報,這麼好的機會你自己為啥不講。」她當時告訴我說,真的是講不了,就是講不了。

後來,在她離世的前幾天,有個同修帶著孩子去看她,那個十二歲的男孩天目是開著的,當時看到那個潰爛的乳房趴著一個紅色惡龍,嘴裏還吐著黑氣。我聽了後一下子甚麼都明白了,認識到共產邪靈、紅色惡龍的嚴重性。是這個邪靈在迫害同修的肉身。回想一下,給我印象很深的是,在同修乳房還沒有破裂之前,我第一眼看到同修乳房大腫瘤那個顏色、形狀時,感覺醜陋無比,讓人實是厭惡,我當時脫口而出跟她說:「以後咱們做事、想問題可得要用善哪!」因為當時我的直覺,這一切都是來自於惡。

同修走後還出現了一件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就是離世同修的女兒、兒子和她所有的親人,好像都不明白真相,有些抵觸大法,因為同修自身沒起到證實法的作用。在同修們輪番盡心盡力照顧他們的母親期間,他們看到同修都沒有一句話,沒有一個好臉。她的兒子竟在她生命最後一刻,讓她簽字,決定要摘除她的眼角膜,同修離世後,她兒子還同意讓醫院做解剖內臟研究(他們想知道生命超常的原因)。她的兒子能做出這些讓人心寒的事情來,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其實修煉人看的是實質,還是惡黨因素操控造成的。

這位同修為甚麼不能敞開心扉交流?為甚麼就是張不開嘴講真相?為甚麼自我保護的心那麼強?我悟到是共產邪靈在體內操控所為。長期以來同修自己沒有意識到,經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就是:我的悟性怎麼這麼差!她也總想突破自己的修煉狀態,雖然法學的遍數不少,都沒有打進去,感覺是在表面漂著修。談出來這些,目地是讓大家認清並且能在今後的修煉中,重視共產邪靈對自身的危害性。

多看《九評》就是要解體我們自身體內多年被灌輸的黨文化。我自己在前幾年總感覺修煉有些固步不前,一想要精進心裏就會產生一種莫名的怕,感到自己好像站在萬丈無底的懸崖邊上,不敢再往前一步,這樣的狀態持續了好幾年。《九評》書剛剛出來時我只看了幾頁,當天晚上就發起了高燒,後來再也不想看了。

自己為找不到障礙修煉提高的癥結而著急,二零一一年經師父點化,我悟到自身的黨文化物質很多,就下決心看《九評》光碟,不想看,我就看,我明確知道共產邪靈怕死,所以阻擋不讓我看,你看了,它就得解體,它就得死。那段時間我每天除了學法就是看《九評》視頻,經過一段時間後,我的狀態真的有了一個相當大的突破,以前那種怕的感覺再也沒有了,面對面講真相做的很自如。

這些經歷今天與同修共勉,因為也看到了一些情況,為甚麼有些同修怕的物質那麼多,有的表現麻木、懈怠,長時間徘徊在一個層次中。我悟到:只要你的頭腦中裝有黨文化的東西,邪靈就會控制你,學法卻不得法,表現在學法不入心,悟不到法的內涵,修煉狀態懈怠。再從另一個角度看,修煉已經到了尾聲,每個大法弟子都不可能帶著哪怕一點點黨文化的東西去圓滿。由此看來,目前對黨文化的毒素必須徹底清除,學法才能不被邪靈干擾,也才能學法得法,我們才能放開腳步,精進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兌現誓約的洪流中。

再說一下整體與難中同修的問題,我們這裏因為對難中的同修都很熟悉、了解,在幫助同修過關中,也在盡心盡力,當看到同修不在法上時,不免產生怨的心理,就我而言,存在著顧慮心和怕傷害同修的心理,看到問題不能無私的、正面在法上交流,在人心束縛下產生怨、無可奈何等情緒。尤其時間長達三年之久,在正邪較量中,大家能否長期保持正念十足,責無旁貸,這對每個修煉人都是一個考驗過程和責任心的問題。《師父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的文章中,他們整體與難中的同修和家裏人,方方面面都配合的非常好,真是讓人感動,在同修生命處於極限的關鍵時刻,同修們都正念十足的鼓勵難中同修,這位難中同修無論病魔怎樣表現,始終就是抓住法,把自己交給師父,這種強大信師信法的正念之場,真正體現了:「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正念必定戰勝邪惡。

修煉的路上無論還有多遠,無論還有多少坎坷,都需要我們大法弟子放下人心去面對,多一些正念少一些遺憾,千萬不能前功盡棄,考驗是無情的,誓約是不含糊的,能不能走到盡頭,每一步都是脫離人走向神的選擇。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