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會向內找 清除黨文化毒素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在此我將自己在這一年中學法修心、學會向內找的幾件事,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清除黨文化毒素

六月的一天上午,我有事去農村A同修家,他們夫妻倆都是老學員,他們家堅持集體學法十幾年不變不動,在當地開創出了修煉環境。

我們在和他們夫婦交流時,他們學法小組的老年男同修B也來了,他說我們小組同修發正念倒掌、迷糊很嚴重,有的學法也犯睏,說了也不改。而且越說聲音越大,好像與人爭吵似的。當時我們三人聽了都向內找,他說的現象我們確實都不同程度的存在,都知道這是師父叫做的三件事其中之一,師父在多次講法中強調了發正念的重要性,我們應該歸正,做好。我們又交流一會兒,B同修有事就走了。B同修走後,A同修說你看他說的可好了,可是他做的又一樣,一有甚麼風吹草動他就沒影了,集體學法也不來了,營救同修配合發正念也找不到他了。跑到市裏他兒子給買的樓裏貓起來了,沒事了他又回來了,這些年都是這樣的。我們仨人都對B同修有看法(有瞧不起他的心)。

下午我要回市裏了,A同修的妻子用三輪電瓶車送我去公交車站。剛上路不遠,就看B同修在前邊走,A妻子將車開到B跟前問他去哪,B說他去市裏辦事,就叫他上車一同把我們送到公交站點。站點上還有幾個人在等車,這時B同修和我又說起他們學法小組的事,我示意他別說了,他不但不停,還聲音挺大的說甚麼修煉如何如何、師父怎麼怎麼說的。我心想他這麼不注意安全,又不聽勸就躲開他幾步,可他又追過來繼續說:你說發正念倒掌、迷糊這是小事嗎?問題不嚴重嗎?這時一個思維打過來:「沒有偶然的」。

我明白了這是師父在提醒我,我向內找:在發正念的時候我一直做不到位,四個正點發正念每天都發不全,手裏一有家務活就錯過點了。午夜發正念經常過點也不補上,明知道不對還不重視,自欺欺人。仔細一想這哪個像大法弟子的樣啊,就這一件事簡直是在大法中混事,根本沒真修。B同修一而再,再而三的追著和我說發正念的事,這是師父看我不重視發正念著急啊,讓他來提醒我啊。

我心態轉變過來了,看B同修也不煩了,感激之情油然而生。我對B說,你說的太對了,我就是這樣的人,這不是小事,我必須得有一個改變,謝謝你的提醒。

這時突然一輛轎車停在B同修的跟前,車窗裏一個小伙子伸出頭來說:大舅上車吧,我送你。B同修一看認識,就說我不回家,去市裏辦事。小伙子說我就是來送你的,快上車吧。B同修說我還有一個朋友也去市裏,我們坐公交車就行。小伙子說,都上來吧,車上有位置。這時公交車還沒來,我們坐上轎車很快的就回到市裏。我深知這是師父在鼓勵我向內找對了。

這件事雖不大,我回家後仔細的向內找,發現我在學法上存在一個大問題:就是不用法來對照自己。師父講:「比如中共邪黨文化中有一個說法,叫別人做好時自己得首先做好,那麼有人幹壞事時被別人指出後就會說:你還沒做好你別管我,你要管我你得首先做好。這同以上的認識是一樣的歪理。」[1]我不只一次學這段法,從沒有認真用法來對照自己,還覺的自己不是師父說的那種人。今天這件事就是我被邪惡黨文化歪理的毒害所反映出來的。先前B同修提出問題,我們三人都對他有看法,就是這種歪理的表現,我們還不自知。只是表面上向內找,這是在敷衍,做給別人看的,沒有從內心認識到自己錯誤的嚴重性,沒有在法中昇華上來。

謝謝師父為救弟子用心良苦與無量的慈悲。

二、修去負面思維

前幾個月我去看望被病業假相迫害的同修秀蘭(化名),與她交流中,聽她對法堅定不移的信念很是感動,又與她交流了當前我們為營救小青(化名)同修一事。

小青的家屬請了律師,律師到檢察院閱卷後,要求無罪釋放她的當事人小青。律師向檢察院提交了「撤銷訴狀的意見書」。在撤訴書中從法律角度詳細闡明了: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完全是違法犯罪的行為,要求無罪釋放修煉真善忍的好人。我們當地協調人準備利用這個契機,要求大家配合郵寄真相信,向公檢法司部門講真相。我把帶來複印好的「撤訴書」給秀蘭看,她說這事我們都得配合,我們這有專門郵寄真相信的同修,你把拿來的材料都留下吧。我給她們留下六份就走了。我本來想要去幾個地方送要郵寄的材料,現在我省事了就直接回家了。

晚飯後八點多鐘,協調的同修來電話說,發出去的材料有改動不讓郵。我一聽就急了,心想辦事的人怎麼這樣不細心,剛寫好又要改動,早幹甚麼來著,這叫我怎麼去要啊,人家或許郵走了呢,再說和她們小組同修也不熟悉,我怎麼和她們說啊,這時氣恨心、埋怨心、指責心、愛面子的心、怕麻煩的心等都翻出來了。心想這怎麼辦呢?我靜下心來想:營救同修講真相這事是對的,大家都在正念清除干擾,為甚麼還出現這些麻煩呢?一定是我有問題了。

我把事情的經過從頭想一遍,我在做事的過程中有心不正的地方,在秀蘭同修家聽說她們能郵真相信,就高興了產生歡喜心,本來還要去和別的同修交流郵真相信,這回她們小組都要,(雖然我自己留下幾封真相信)可真省事了,又生出了安逸心。現在麻煩招來了,不用正念對待,又用負面思維想問題,這哪是個大法弟子應有的狀態啊。想到這,我馬上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弟子正念,營救同修的事誰也不配來干擾,即使我和同修做的事有差錯在法中歸正,與任何人沒有關係。一定要將損失降到最小,不能耽誤事。我不要那些負面思維,不怕麻煩,只要與營救同修救眾生這事有幫助我就去做。發完正念後我就靜心學法,心想我就聽師父的,誰的安排也不要。心態平穩、沒有先前急躁的想法了。

臨睡覺前協調同修來電話說,明天一早讓我去一趟。結果「撤訴書」只是更改一個名字,我很快就與秀蘭小組同修講清並及時改好,沒有耽誤郵寄時間。

三、放下自我 配合同修的奇蹟

我們學法小組的大姐(小組共三個人,還有一個年輕的)不止一次和我說,將明慧真相成套的海報粘貼到街面上,讓世人看到圖文並茂的大法真相。我知道在這時粘貼海報的重要意義,真相展板的內容:從大法洪傳、迫害法輪功的高官紛紛落馬、全國起訴江澤民等等,這些能震懾邪惡之徒,解體邪惡。但是我從內心不想與大姐她們配合,因為在幾次的貼海報的過程中,我與她們有分歧,和她們交流不吱聲但也不聽,好在那是貼單張的海報,沒有出現差錯。這回貼成套的海報,又沒有車難度很大。

晚上學師父講法:「從現在開始,特別是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放下長期執著的人心,全面開始抓緊救度世人。」[2]對照師父的法我知道自己錯了,我先前的想法都是人心,我要聽師父的話放下人心,和同修配合做好該做的事。

次日我去市內選地方,恰好在一條公交車線路上,新建起一面白鐵皮的廣告牆,高約4-5米,長約近百米,而且當時還沒貼任何廣告。這個地方既乾淨又寬敞最合適了。我路過時有一輛大客車正停在廣告牆邊,我想要是有兩輛大客車停在這兒就好了,我們可以在車後面粘貼海報。我回去與同修交流,等到晚上路上車、人少些才去粘貼。我們準備好後就發正念請師父加持,解體一切邪惡干擾因素,請眾生都迴避,讓大法弟子順利的將真相海報貼上,讓世人早明真相得救度。

晚上九點半,我們倆人去貼,大姐一人在家發正念。我們倆到地方一看太神奇了,有三輛大客車停靠在廣告牆邊,真是我們心想甚麼師父都知道啊,謝謝師父的安排。我們又細心的將選好的兩個貼海報的位置擦乾淨,迅速的貼好海報返回家。

第二天大姐她們兩個去看,有一輛大客車開走了,彩色的真相海報: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中共的暴政史、迫害法輪功中共江派高官難逃法網、各界人士公開退黨、法辦江澤民共六幅,近六米長非常醒目,過路行人正在觀看。

第三天另一輛大客車一直沒有開走,我們就針對大客車發正念叫它起正面作用快離開,不要耽誤眾生看真相展板。第四天上午九點多鐘大姐她們去街裏辦事,路過廣告牆,這輛大客車果然開走了。真相展板在雨後的街面上更加顯眼亮麗,行人很遠就能看到。

通過這次我們整體配合粘貼海報,我們體會到:大家都放下了人心,只想去做這件事情,沒有別的雜念,心很純淨,做事就順利。因為一切師父真的都給鋪墊好了,我們只是跑跑腿,動動手。

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真是無比的殊榮,我雖然看不到另外空間,但在正法修煉的實踐中我親身感受到師父給予我們的太多太多了。願我們都能珍惜這萬古機緣精進實修,學好法,多救人,隨師把家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