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最近一年的修煉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六日】我今年二十四歲,大學畢業已經一年。這一年多來,我經歷了很多,現在將這段經歷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從小跟著媽媽修煉的,媽媽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小的時候我跟著媽媽背《洪吟》、《論語》,不識字的時候就會背很多了。記的冬天的時候,媽媽到村裏同修家集體學法,我也跟著去,有時候媽媽有事不能去或者偷懶不去了,我就督促她去,不讓她偷懶。自己經常會感覺自己太幸福、太幸運了,莫名的就會特別開心。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開始懈怠了修煉,總是想偷懶,不想煉功。我性格有點內向,卻十分隨和,因此總是能交到很多好朋友,這卻導致我很貪玩兒。但在家裏的時候多少總是能學法、煉功的,可是自從開始住校,學法、煉功的時間越來越少了。尤其上了大學,半年才能回一次家,學法少了,修煉的狀態也很不好。大學時住的是集體宿舍,我是宿舍的舍長,和舍友關係很好,大家經常一起出去玩,可是我每次玩了一天,卻發現玩的越開心,到了晚上睡覺時就越是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有時候都會不自覺的哭好久。舍友見了不解的問我為甚麼哭,今天玩的這麼開心沒有一點不開心的事情發生啊?我也說不明白自己為甚麼會哭。

後來和媽媽說這件事,媽媽說這是因為你放鬆了修煉,明白的一面看你沉迷於常人的玩樂,卻不知道珍惜師父巨大付出延續來的時間,不抓緊修煉,所以才哭了。我聽了十分後悔,總想抓緊時間實修,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可是修煉狀態總是不能令人滿意。

有時候我會想:我修的這麼差師父還會管我嗎?在找工作處處碰壁時我又想:這會是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道路嗎?為甚麼會有這麼多魔難?讀同修的交流文章,看到同修的孩子們畢業找工作都那麼順利,我想自己為甚麼不是這樣的呢?直到經歷了這一年的修煉過程,我知道這是名利心,我還有很強的色慾心、安逸心、依賴心、面子心、爭鬥心等人心,師父利用我畢業後,這一年的時間讓我在家修煉,否則我以那時的心性踏入社會很可能會完全變為一個常人,那該有多麼可悲。師父說:「在大覺者們看來,當人不是目地,人的生命不是為了做人,就是讓你返回去。人吃多少苦,他認為吃的苦越多越好,加緊還債,他就是這個想法。」[1]我現在深深體會到師父的良苦用心,師父時時都在我們身邊。

一、修去依賴心

回想剛畢業時我和家人們就開始忙於找工作,我自己也有一個根深蒂固的想法,認為等我正常的學業完成,一畢業家人們就會給我安排一個他們認為很好的工作,就這樣安穩的開始常人所認為的「幸福生活」,也覺的這是大法弟子應有的福份。可是事實上並不是這樣,我找工作的過程十分艱辛,可以說是處處碰壁,到現在已經一年了也沒有找到一個滿意的工作,所以這一年大部份時間都呆在家裏。家人們雖然十分關心我的工作,但並沒有給我安排一個很好的工作,這都不是偶然的。

我發現這是依賴心,我太依賴別人了,尤其是依賴媽媽,這種依賴心導致了我沒有從修煉的角度思考問題,障礙了我很長時間,直到發現它也不能完全修去。這顆依賴心甚至使我的思想像生鏽了一般,都不願主動去思考問題了,只等著別人說甚麼自己就做甚麼。發現這顆心後,我問自己,我難道是為別人活的嗎?不是,我是大法弟子,我要起主宰作用,我有師父的法理指導我做事,別人說的不一定是對的,我只有按照師父說的做,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事才是真正正確的,為甚麼要去看別人,聽別人的呢?

修去這顆人心可以說是經過了摸爬滾打,因為這顆心從很久之前便產生了。小時候對父母的依賴,在學校對老師的依賴,父母安排我的生活,老師安排我的學校生活,這畢了業反而不知道聽誰的了,沒有了方向,不知道怎麼去走出一條自己喜歡的道路,總怕出錯,總怕自己的選擇是錯的。

我已經意識到依賴心的危害,雖然還沒有完全修去這顆依賴心,但是我知道自己以後應該怎麼做。我沒有方向,師父會給我指明方向,師父已經給我安排了一條修煉的道路,我要做的就是走好這條修煉之路,謝謝師父。

二、修去求工作的心

這一年有很多個節點,我的目標是考公務員,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有一次不同地區的考試,每次考試時我都會想現在我的修煉狀態已經可以了,應該到了參加工作的時間了吧?我意識到這是一顆有求之心,求工作的心,考不上時又產生了怨恨心。

怨恨心在一產生的時候我便發現了它,並很快將它消滅了。可是求工作的心隱藏的很深,直到最近的一次考試。我通過了事業編製考試的筆試,只要面試過了就可以到本地市政府工作了。這時的我產生了強烈的求師父讓我通過面試的心,並極度害怕面試過不了又變成「無業遊民」狀態。

在這麼強烈的有求之心促使下,我自然沒有通過面試,其實當時很多跡象都證明我會被錄取,是這顆過於強烈的有求之心為自己設了一難。我自以為是的認為我應該參加工作,自食其力,減少父母的負擔,而且如果我能夠順利考上公務員也能證實大法,所以我有一份工作對誰都是好的。但是經過了這些重創打擊之後,我才想起了師父的法。

師父說:「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2]我明白了師父的良苦用心,師父不願弟子掉下去,想盡辦法幫助我提高,為我安排了一個很好的修煉環境,並讓我有機會在本地區修的很好的同修家住了一段時間,同修們精進修煉的狀態對我有很大警醒作用。我不再求有一份工作了,因為踏踏實實的修煉才是第一重要的。

在我真正放下求一份理想工作的心的時候,就在前幾天我收到了面試通知書,是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在考筆試之前,我做了好幾個夢,夢到了考試的題目。考試競爭很激烈,如果我沒有夢到考試題目的話,便進不了面試了。修煉人的一切師父都安排好了,就看你怎麼做,以甚麼樣的心態做。只有不帶任何人心去做好、走好這條修煉之路,那麼一切都將是最好的結果。

三、師父為我安排集體學法的環境

回家後,師父巧妙的為我安排了集體修煉的環境。我們這一地區很長時間沒有集體學法了,大家都懈怠了。這時有一位同修的兒媳懷孕了,可是身體不太好,所以同修希望大法弟子為她發正念,鏟除邪惡對她的干擾。大家商量後,覺的不如讓她兒媳多聽聽師父講法,既可以救了這個沒出生的小生命,機緣好的話還能使她兒媳得法。所以就在我家成立了學法小組,我們這一地區的四位同修又有了集體學法的環境,我也在這一過程中體悟到更多法理。

由於在學校期間自由支配的時間比較少,每逢節假日回家才有機會學法,所以主要和媽媽一起看《轉法輪》,很少看師父的其他著作。這次師父安排同修集體學法,我們不僅學了《轉法輪》,也把各地講法和明慧網上列出的師父的其他著作都看了一遍。這使我明白了大法更深的法理,第一次學完各地講法時,就感覺到一種生命昇華的感覺。

從常人角度看,我是找工作處處碰壁,家人有能力給我安排一份很好的工作,卻都不安排;可是實際上,畢業後的這一年是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提高的機會,讓我儘快跟上了正法進程。而我的工作是師父安排的,常人誰都安排不了。我更加不能通過常人的走後門、拉關係那樣找工作。

如果我一畢業就緊接著參加工作的話,很可能繼續陷入常人的生活之中,離法越來越遠。由於一直呆在家裏準備考公務員,我有足夠自由支配的時間。我白天學習,晚上和同修們一起學法,同修走後我和媽媽正好能趕上九點五十集體煉功時間,五套功法後發完十二點正念再睡覺。每逢趕集的時候,我就和媽媽到集市上面對面發放真相資料。這一修煉狀態持續很長一段時間。慢慢的我還學會了修理打印機,又學會了打印真相幣,解決了本地區同修使用真相幣的問題。

我現在很慶幸有這一年時間在家修煉的過程。師父說:「弟子們的痛苦我都知道,其實我比你們自己更珍惜你們哪!」[3]師父不願意落下一個弟子,我們自己不知道精進,可師父時時點化,又給我們安排了一條通往天國的道路,真的比我們自己更加珍惜我們自己。我們真的應該精進修煉,走好師父給我們安排的道路,跟師父回家。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認識〉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