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少年到青年 修煉路上師父保護著我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我一九九七年七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十九年來,我從少年成長為青年,雖然修的很不精進,但是也能體會到師父的慈悲保護。我爸爸一九九七年初得法,修煉大法後,他那被鞭炮炸的失去知覺的大手指恢復正常了。我爸爸在家裏放師父的講法錄音帶,我和姐姐放學回家後,有意無意的都能聽到,剛開始吸引我的是師父講的史前文化和植物也有感官等內容,覺的很新奇,很玄妙。

中考放暑假後,我跟著父母正式走入修煉。中考分數下來後,我的中考分數和我估算的差了很多,我父母就托熟人幫查了卷子,發現我的物理實驗分數是三十分,但是統計時卻是零分,我悟到,這應該是去我求名之心的,因為我們班主任為了讓實驗不失分,雖然考試時考生做哪個實驗都是隨機抽的,但是我們班主任讓我們每個學生固定練習一個實驗,說考試時無論抽到哪個實驗都做預先練習的實驗,和監考老師都打過招呼了,不會有問題的。結果別人都是三十分,而我卻是零分。我悟到:因為自己是修煉人,這項考試不符合真,所以是零分,是去我求名之心的,雖然少了三十分,但是我的分數剛高出我們當地重點高中的錄取分數線一分,雖然是考驗,但是是我的東西不丟。

一九九九年十月,我父母去北京上訪,結果被我們當地警察非法帶回,並非法關押到當地看守所裏,警察來我家非法搜家,當時我把家裏的大法書和錄音帶和錄像帶都藏到了被子裏,然後我心裏求師父:師父呀,不讓他們找到大法書。那個警察在家裏找了一遍,在被子邊也找了,但是甚麼也沒找到。他們又到我家開的服裝店裏去搜,我想糟了,桌子上還有一本《轉法輪》呢,結果一開門,他們就把那本《轉法輪》搶走了。一念之差呀,結果就這麼不同。

二零零一年初過年前,我們鄰居來看我父母,她剛從省勞教所出來,聽說是邪悟了。因為當時我父母為了躲避警察騷擾,去外地謀生了,家裏只有我和我姥爺,結果她就開始講她對當前正法形勢的認識,剛開始我覺的不對,後來覺的有些道理。她走後,我的耳根子就疼的不行,一夜都睡不著覺,我就對師父說:師父我錯了,我不應該聽這些不好的東西。結果就不那麼疼了。

二零零三年初,我和姐姐放寒假回家期間,我和姐姐去附近家屬樓裏送真相資料,結果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我倆被綁架到拘留所,剛到拘留所,一個女警察,惡狠狠的把我的胳膊扭到後面,扭了個一百八十度,疼的我受不了我就在心裏想:師父,救我!結果立刻就不疼了。我們絕食抗議非法拘留,警察們就給我們灌食,我心中就想著師父,那裏的犯人說警察拿著很粗的管子(據說給動物才用這麼粗的)給我們灌食,但是我沒有任何感覺。雖然是冬天,我們絕食絕水了十二天,我瘦的皮包骨頭,但是我沒有任何餓、渴、冷、疼的感覺,而且每天都排泄,期間還來了一次例假。我知道是師父的慈悲保護。

後來我和我姐被非法勞教一年,十一個月後,我返回大學,在同學的建議下,我沒有選擇降級,選擇和同班同學一樣,正常考試升級,當時離期末考試只有一個月,我有六~七門功課要自學,有幾門課程開始看課本時,覺的不懂,有壓力,後來忽然茅塞頓開,豁然開朗,一下子甚麼都懂了,有好幾門課程都考了九十多分。我知道是師父的幫助,我才能正常畢業的。

二零零七年初,我和父母去旅遊,晚上我和父母往回返,結果火車售票處排了長長的隊,再過一個小時就沒有返程火車了,可是前面這麼多人排隊買票,等到我們的時候,可能就錯過火車了。我想和前面的人說說,想插隊。我爸說:咱們是修煉人,得處處為別人著想,別人可能也很著急買票呢。我們就把心放下了,靜靜的排隊,過了一小會兒,旁邊開了一個售票口,我們順利買到了返程的票了。

從我單位到公交車站點,中間經過一片小樹林,據說以前那是一片墳地,由於工作忙,我加班較多,加完班後,我就一個人穿過小樹林到公交站點。二零一零年過年前,剛下過幾場大雪,我又一個人穿過小樹林,由於路上都上凍了,路很滑,我一個人低頭走著,走到樹林中間,感覺對面來一人,走到我身邊,掄起胳膊就把我擼倒在地,然後就雙手使勁掐我脖子,我出於本能剛喊了一句救命,就喊不出聲了,這時我在心中求師父:師父,救救弟子吧!結果給那個搶劫者的感覺是我已經沒氣了,他就站起來,拎起我的挎包,就朝樹林裏走了。我立即就坐起來了,我看了看搶劫者離我也就三米遠,但是我不敢大叫,也不敢追過去,就返回單位了。我在想:因為前天一同事問我一個人穿過這片小樹林害不害怕?我當時說,誰怕誰呀?顯示心和學了大法就上了保險的心態招了這場魔難。

二零一六年,我更大精力投入到救度眾生上,有一天晚上,我在家裏做小冊子,因為訂書器質量不好,我訂一個,針歪一個,一連好幾個都訂不好,這時已經很晚了,啪啪的訂書聲音影響別人休息,我有些著急,然後我就在訂書的時候念:「法輪大法好!」結果一次性成功,然後我就訂一個念一個「法輪大法好!」結果當晚再也沒有一個針訂壞的。

二零一六年在同修的幫助下,我也開始了面對面講真相,一次,我要接一個快遞,一位同修告訴我讓我給這個送快遞的人講真相,然後還給我準備了一個小冊子。我為了講真相,就事先在明慧網上搜了三言兩語講真相的文章,並把別人怎麼講的背了下來,快遞小伙過來後,我就給他背了一遍,結果他很爽快的答應三退,並接受了小冊子,這是我第一次獨立向陌生人講真相,我知道是師父鼓勵我呢。

還有一次,我和一個講真相有經驗的同修去一個菜市場講真相,當時因為想給那位同修拷貝一些東西,所以我背著筆記本電腦,那位同修講了一個又一個,她看準了一個人就讓我去講,我去講,結果剛說三退保平安,那人就擺擺手走了。我背著電腦包在菜市場來來回回四個小時,結果一個人也沒退,我當時很沮喪的往回返,結果下公交車時,遇到同一小區的一位阿姨,我給她講三退,她說她叫某某某,你幫我退吧。我真切的感到師父在鼓勵我呢。

還有一次,我去市裏買東西,坐在公交車上,我想該怎樣和我旁邊的人講真相呢?求師父給我智慧和勇氣,然後我就打開我的平板電腦,打開起訴江澤民的期刊,一頁一頁的翻,結果我旁邊的小伙子也瞅了瞅,我就藉此給他講了真相,他很認同,遺憾的是還沒有講到三退他就下車了。

之後我又坐上了另一趟公交,因為這趟公交人特別多,很多人站著,我就在想:師父,我該如何講真相呢?因為我有救人的心,所以師父就給我機會了,過了一會,上來了一位五六十歲的阿姨,腿腳不好,走路一拐一拐的,因為我已經讓座了,所以她一上來,我旁邊的一位女士也讓座了,這位阿姨道謝後就說:她腳剛做完手術就來上訪了,她在東北老家包了幾十畝地養雞,結果當地一人大代表看中她家這塊地,就給強佔了,她上訪幾次了,結果那位人大代表拿著菜刀就去他家威脅她:再去上訪,就給她放血!她說:我家安的有監控,你今天的所作所為,我家人都會拿著錄像去告你。那個代表就沒敢動手。今天她又來上訪,結果正趕上政府開大會,結果信訪辦就被警察接管了,她們這些上訪的都被警察趕走了。

趁此機會我就開始講真相:你們看現在共產黨多壞呀,在這裏開會的人大代表都是甚麼人?強佔民田還揚言要給百姓放血,怪不得現在老百姓都在退黨、退團、退隊呢,據說已經有二億多人退出黨團隊了呢!還有阿姨,你上訪無門的話,我建議你可以給最高檢、最高法寫控告信,去年已經有二十多萬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實名舉報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了。江澤民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就把他告到最高檢、最高法。最高檢都簽收了呢,你也可以試試。車上很多人都聽到了真相。

還有一次,我和一名同修去一餐館吃飯,餐館裏有一個賣小菜的櫥櫃,我幫同修買些小菜,然後我就想給賣小菜的人講真相,結果她多找了我十塊錢,我就告訴她多找了,並給她講了真相,同時告訴她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福報的!吃飯時,我留意到這個賣小菜的女子是這個餐館老闆的妹妹。吃完飯,我給收錢的老闆娘講真相,因為當時餐館顧客很少,我就大聲講:因為我是學法輪功的,法輪功是讓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所以剛才買小菜時多找的十塊錢,我主動退還。那位賣小菜的女子立即就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聽了特別開心,對同修說:她還真記住了呢!

當然也有太多做的不足的,有一天傍晚,我和我姐去一大超市買東西,超市門口一個發傳單的小姑娘攔住了我,我就開始給她講真相,結果又來了一位發傳單的小伙子,我順便都講了,做完三退後,我就給他們每人發了一本真相期刊,這時我發現不遠處還有一個發傳單的小姑娘在看我,我也順便給她一本也讓她看看。剛要進超市,結果又來了兩男一女發傳單的問我:講的甚麼呢?我們就開始給他們講,其中一名小伙子一聽到三退保平安,就對他們中那名小姑娘說:我知道她們幹甚麼的,你小不懂,我來問她們。這名小伙子就帶著挑釁的語氣說了很多挑釁的話,我一直講,但是感覺語氣不那麼善了。結果講的那位小伙子沒話說了,就向我要小冊子,我給他們後,這個小伙子就要給我們拍照舉報。我開始勸他不要作惡,後來看他不聽就想儘快離開,結果那小伙就追我們,我們打的,他不讓司機載我們,我們繼續跑,那小伙窮追不捨,直到我和我姐累的筋疲力盡,跑不動了,我就喊:師父,救命呀!回頭一看,那小伙不見了,前面停著一輛轎車,我和我姐順利打車離開了。回來後我在想:是因為中午和一名同修發生了矛盾生出了怨恨心,且近期修煉懈怠了,學法不入心,發正念倒掌。而且當有人要作惡時,沒有想到:讓他打不通。

修煉中有太多的不足,但是仍能感受到師父的慈悲保護,唯有精進實修,才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和眾生的期望。

以上為個人體悟,如有不足,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