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向內找的修煉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五日】我是二零零五年正式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青年弟子,今天想把我在修煉中向內找的點滴體會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

在實際的矛盾或過關中,每當我向內找到自己的人心和執著,這些矛盾往往瞬間就變的甚麼都不是,心胸豁然開朗,使我真切的感受到作為修煉人的快樂。所以一直以來,我都認為自己做到了向內找,也很會向內找。

但最近再次學習師父的《洛杉磯市法會講法》,當我看到「有幾個面對別人的批評與指責心不動而找自己原因的?」[1]時,使我心裏一震。對照自己,我看到了自己與法的差距。認識到當我滿足於能找到一些執著心的時候,往往忽略了作為修煉人最本質的東西。我悟到面對矛盾首先要做到的是不動心,就是首先要做到忍,不是說生氣了才忍,而是根本不生氣,在沒有氣恨的前提下找自己的問題。然而我雖然能做到找自己,卻很少能做到不動心。很長一段時間以來,當出現矛盾時,首先是心裏不高興甚至不平衡,然後才找自己,這幾乎成了我的修煉模式。

比如有一次,我和幾位同修一起學法後交流,當我制止他們議論別人時,其中一位平時對我態度溫和的阿姨同修突然指責我在和稀泥,意思是看到同修的問題自己不說還不讓別人說,你好我好的,還說一直就想說我這個問題。這位阿姨同修雖然個性很強,但很少對我這種態度,以往給她指出問題時,她總是表現的很理性、平和,雖然不一定完全接受我的一些認識,但會認真思考。而這一次卻是一百八十度的逆轉,阿姨同修不僅不接受意見還反過來指責我。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切,我嘴上雖沒有反駁,但臉上的表情已經說明自己心裏的不高興,並向外找:明明是你們不對,還倒打一耙說我和稀泥。回家的路上,師父的法在腦中提醒自己「對與不對都找自己」[1],但我心裏仍然憤憤不平,並埋怨家人同修不修口,摻和著議論別人。回到家,我心裏還沒順過來,走到師父法像前合十,看到師父慈悲的微笑,我才冷靜下來找自己:接受我的意見我就高興,反之就不高興,這不是名利心嗎?說我好聽的就高興,說我不好聽的就難受,這不是愛聽好聽話的心嗎?對我好我就覺的好,反之就覺的不好,這不是情嗎?找到這些問題,我才清醒過來,阿姨同修的表現就是衝著我的人心來的,是師父在幫我去人心。

當時,我覺的自己找到了這些人心並去掉它們是過關的表現,但現在看來我當時做的並不夠。因為我沒有首先做到不動心,是因為我有執著,執著於別人對我的認可和態度。師父要我們同化真善忍,而我卻沒守住心性,埋怨同修,憤憤不平,已經不是修煉人的狀態了,現在想來真是汗顏。「心不動而找自己」這是師父二零零六年對大法弟子講的法,而我最近才注意到,我體會到這是師父對我的點化與要求,是今後在修煉中要達到的標準。

再說說我在講真相中的體會。

在講真相中,讓我感受最深的是,我們平時的修煉狀態,包括一思一念都能直接影響到救人效果,所以在講真相中遇到干擾時能及時向內找並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非常重要。

比如有一次給一名中年大叔講真相,他的某種表情突然使我認為他「不正經」,思想中就產生了「這個人很討厭」的想法。當時我沒意識到這一念不正,也沒有立即排除和否定,家人同修和他講真相,我甚至站到離他們一、兩米之外,而且當家人同修給他三退後,我還把這個負面想法告訴給家人同修。很快,在隨後的講真相中,接連兩個人都表現出抵觸,根本不聽,其中一人還威脅的問我們怎麼不去派出所給警察講。看到世人不善的表現,我開始查找自己,「這個人很討厭」的念頭浮現出來,我一下子意識到是這個不善的念頭在阻礙世人得救。師父說我們只有救人的份,我怎麼能去討厭世人呢?我立即歸正,清除這個不符合法的負面思維,並與家人同修交流了自己的認識。隨後我們遇到的世人又都能理性的聽真相並三退了。

還有一次,我早晨煉靜功時又主意識不清,迷糊,使我感到很沮喪,因為這是我一直努力突破卻又一直面對的問題。為此,我又開始猶豫是在家調整狀態還是出去講真相。一方面我知道救人時間緊迫,另一方面我又很擔憂自己的修煉狀態,認為自己狀態不好,去救人效果也不會好。看到家人同修認真的準備著真相資料,想到還有那麼多人沒得救,最終我還是決定與同修一起走出去救人。但是由於這種沮喪,使我講真相變的消極,不想開口講話,只想默默的發正念,打語音電話。

開始的時候我就這麼一言不發,還在心裏告訴自己:默默配合。然而,一連講了幾個人,沒一個表示三退的,甚至表現出很戒備的樣子,氣氛沉悶。家人同修看了我一眼,嚴肅的責問道:你跟出來幹啥的吶?這時我並沒有覺的世人的表現與我有甚麼關係,心裏嘀咕:你沒講好真相卻拿我出氣。於是反駁道:甚麼跟出來的,我在打電話。家人同修一聽,急了:幾個人都是不停的看你,你陰著個臉,又不說話,人家曉得你是幹啥的?這時我才被家人同修的重錘敲醒,這哪是在配合救人?雖然我在發正念,但心裏裝的是沮喪而不是正念,所以根本沒起到正念的作用。我以為自己只在清理干擾世人得救的因素,卻沒有意識到這個「干擾世人得救的因素」恰恰是自己的不正確表現,幸好家人同修及時給我指出來,不然我根本不知道自己這麼陰沉難看,已經給講真相造成了嚴重干擾。

我知道自己錯了,認識到邪惡正在鑽我執著於自己的煉功狀態,從而擺不正正法修煉與個人修煉的關係的空子。我告訴自己:我是大法弟子,給世人展現的是堂堂正正,光明與美好,我不要舊勢力強加的消沉敗物,不能被動順應這種消沉,要振作起來救人。師父說:「好壞出自一念」[2]。當這一念一發出,師父就幫我,很快的,陰霾就從我的臉上和心裏一掃而光,這時我感到自己的臉又變的明朗。隨後,當我們再給另一個人講真相時,我又能與家人同修相互補充著與他交談,在我們的談笑聲中,講真相變的輕鬆,那人最終明白了真相並愉快三退。後來我們又配合給幾個人講真相,他們也都很正面接受並做了三退。

以上是我近期的一點修煉體會,層次有限,還請同修們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