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怨恨心、真正的用心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四年前的一次被迫害之後,我感覺到了來自內心的一股阻力,這股阻力使我一直精進不起來。前幾次的被迫害,都是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調整好了心態,可這次就是有那麼的一種疲憊──身心的疲憊,身體上表現的是有氣無力,精神上是遲鈍。

雖然一直在學法,可有種學不入心的感覺,講真相也幾乎限制在用真相幣和發幾份真相資料的方式上。沒有了以前那種拿出全部心血,在多個項目中,都在法上精進不停的狀態。

我曾經也仔細的找過內心的真實想法,我看到的是那股對以前接觸過的同修的一種怨恨,怨恨部份同修過份的依賴於我,大事小事都愛找我切磋切磋;怨恨多次交流電話安全,都沒有效果,結果被惡人監聽;怨恨同修會做資料還經常找我要資料;怨恨同修沒完沒了的找我修機器而不願向內找修心;怨恨同修不斷的製造一些同修間的矛盾而不知悔改;怨恨同修一開始對我的羨慕轉為後來的妒嫉。在最後這次被迫害前,師父一直從夢中點悟我可能有麻煩,那時我的手機不間斷地無緣無故的自動關機,身體上表現的是晚上睡覺無法平躺而只能側臥,因為總感覺有股壓力壓在我的胸口,和同修交流是不是該在家靜心修整一下,同修想的是我不出來,一些事誰做?!

在被迫害期間,一個參與迫害我的人對我說:那麼多學法輪功的不抓,為甚麼偏抓你,你不好好想想?我獲得自由之後,一直有人跟蹤我,不只一個,我只要一下班或一出門,那幾個人就遠遠的跟著。這也成了我怨恨同修的一個藉口,怨恨同修是不是還想依賴我。

我一直努力地想放下這些怨恨,可越放越往上返,尤其煉功的時候,攪擾的我幾乎靜不下來,我到底該怎麼辦?後來,我想我得從新來,從最初的狀態開始,把自己當成一個新學員,一切從新開始。

於是,我在忙家務的時候,開始聽下載的明慧廣播電台的《善惡一念間》的語音廣播,在用心的聆聽過程中,一個個大法神奇的事例,不斷的清洗著我,有時我會被震撼得脫口而出:師父太偉大了。

當我聽完二百多集之後,我發現我還想聽,於是,我就聽語音版的《憶師恩》,每聽完一集,我都會感覺全身充滿了力量,總想幹點正事。後來,我又從第六百期的《明慧週刊》語音版開始聽,慢慢的,我心中的那塊怨恨的堅冰化了,不僅如此,我也明白了我應該怎麼樣真正的用心修煉

我現在不再怨恨某同修以前總是對我的惡語中傷,因為我現在終於明白她為甚麼總是對我那樣,是因為我有時對待不精進的家人同修,內心想的也是惡毒的邪念,雖沒說出口,可當時滿腦子都是惡念。剛好都有惡念的兩人聚在一起就碰撞,一個人是外在表現,一個人是內在干擾,多少年,我都沒有悟到這個法理啊!

我不再怨恨同修對我的依賴與妒嫉,因為這是我自己招來的。以前在學法小組每週的學法後,我都會津津樂道一些我從大法中悟到的法理,我也會一件不落地講述我怎麼面對面講真相,我又做了些甚麼證實大法的事等等。表面上看是切磋交流,幫同修提高,可始終抱的是很重的顯示心和歡喜心去講的。我記得一個同修過很重的病業關時,她老是願意我幫她向內找,讓我看看她是甚麼人心障礙著,最後這位同修還是先走了,後來我聽她妹妹說,她後來對我有埋怨之心。當我聽到這句話時,我很失落,我費那麼大的心找同修們幫你,你反而埋怨我。我現在也明白了,是我不注意修口,因為這位同修的真實情況,我怎麼能看的清?我又怎能知道她隱藏很深的執著,我說的話又怎麼和大法相比,言多可能就有欠修口的嫌疑了。

我不再怨恨同修找我修機器了,我之所以怨恨是因為我還有妒嫉心,妒嫉同修不學習技術而讓我這傻瓜多跑腿,感覺不公。修是修自己的,別人的表象是別人的,我修的是我自己,別人的任何表象都不應動了我的心才對。同時,我也發現了一個我從小到大都帶有的一顆妒嫉心,就是當我看到有錢有權和有好車的人,心裏就不舒服,不願跟他們接觸,內心對他們抵觸的很,感覺他們沒有甚麼了不起的。其實這是一顆很強的妒嫉心的表現。以前,我總疑惑我為甚麼被迫害過多次,做證實法的事不應該被迫害啊!我現在明白了,在我目前的境界中,我認為證實法有兩層的意義,一個是向世人證實法,例如,條幅、光盤、冊子、展板、真相語音電話、面對面講真相等等,這是改變世人對大法態度的方式,當世人明白了大法的真相的時候,他們的第一念就是大法了不起,我們的師父了不起。這就做到了向世人證實法。這裏應避免總是把自己放在前邊,說自己做了甚麼,這樣世人會認為你了不起,這就做到了證實自己的份上了。另一個層面是修好自己,救度我們空間的生命,我們在不斷的學法、看明慧等大法弟子辦的媒體時,一定要不斷的向內心挖,找出自己與法背離的東西,抑制它,到最後修掉它,當我們修好了的時候,才能更好的救度世人和自己世界以及更多眾生。

我現在也不再怨恨那些總是跟蹤我的人了,這也與我自己有關,以前我總是對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恨之入骨,嘴上沒說,內心會詛咒謾罵他們,甚至想著讓跟蹤大法弟子的人出車禍、腿斷之類的惡念,現在仔細想想,這些怎麼瞞過眾神的眼睛,這又怎麼證實「真、善、忍」呢!現在,那些跟蹤我的人也消失了。

當大法不斷地在我思想內清除背離法的那些東西後,周圍的很多東西也都變了。幾年裏,我都不敢面對面講真相,一次,一位親戚要花幾十萬動個大手術,在這之前,他要我家人去看他,我衝破了怕的阻力,給他們家裏的幾個人做了三退,他們表示支持大法,最後手術也就不做了。一次,偶遇幾年沒見面的朋友,結果我沒說兩句,他倆就退了黨。

由於被迫害過多次,以前老父母一聽我說大法,就謾罵不停,結果,一次在沒有任何前奏的情況下,我直接給老父親掛上耳機聽《善惡一念間》語音,當時老父親就高聲誦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以前一直被家人認為活不長了的他,現在越來越硬朗。老母親跑廟跑了幾十年,她身上有不好的東西,我從一開始修煉大法,我就感知她總是從廟裏帶不好的東西回家,有時那東西老是干擾我,可我怎麼說都改變不了她。一次,她又從廟裏拜了東西直接送我家,讓我接受,我當時就在正念之下說了幾句,直接把耳機塞到她耳朵裏,結果,她現在也聽上了《善惡一念間》等明慧廣播的語音節目。

我現在終於明白了,作為一個大法的修煉者,唯有以法為師向內修,才能堅持到最後。如果把大法比作通天徹地的一座大山,那我就把同修們的見解當作不同境界的一道道風景,在我奮力向上攀爬的時候──怎會寂寞!

以上為個人淺悟,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