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純真的自己 感受大法的美好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一九九七年暑假,從外地回來的舅舅跟姥姥講述修煉大法的美好,在一旁玩兒的我聽的津津樂道,也要和舅舅一起學。當天舅舅教我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四個動作半個小時,我一直堅持下來沒喊累,舅舅非常高興,他找到了我奶奶家旁邊的煉功點。

那時我剛十歲,我跟爺爺奶奶一起生活,早晨將近五點鐘的鬧鈴一響,我就匆忙穿上衣服往煉功點跑。煉功點的大人看我小小年紀學的很認真,都很喜歡我,還有一位輔導員做了一個金黃色布兜子送給我。雖然我很少讀大法書,但我牢記師父講的「真、善、忍」,在和小朋友發生矛盾時,都能用「真善忍」衡量去要求自己。剛煉功時我總吐,吐過幾次就好了,從那以後,有甚麼感冒、流行病我都攤不上,常年不用打針吃藥。

神奇的是自從我得法後,從出生起長在我左手中指掌根上一塊一分錢硬幣大小圓圓的紅色印記不知不覺消失了。

迷途知返

一九九九年母親也開始修煉大法。可是沒有多長時間,江氏集團就開始打壓迫害法輪功和學員,身邊很多大法弟子都被非法抄家、判刑、勞教。舅舅也因為修大法,被迫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家裏人都對我和母親修煉大法提出反對,學校老師也抹黑法輪功,我深知大法的美好,但面對江氏集團的打壓和迫害又很惆悵、消極、抑鬱,身體每況愈下,年紀輕輕得了偏頭痛、腎虛、小葉乳腺增生、心律不齊、眩暈症……

在大學裏我開始墮落,但內心總感覺不安,感覺離修大法時純真的我越來越遠。

一次我下樓沒踩穩,一下子跪在地上,抬頭一看,頭前的牆上貼了一張「法輪大法好」的粘貼,我站起來感慨萬千,很想從新回到大法中像從前一樣好好修煉。

到二零一一年,母親因為修煉大法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我特別無助時,很多認識母親的大法弟子找到我、安慰我,有的給我衣服,有的從自己兜裏拿錢讓我給媽媽存上,還有的幫我在開庭時找律師,他們像親人一樣無私的付出感動了我,也堅定了我一定要好好修煉大法的決心。

從那以後,我開始系統的看大法書,才發現從前我學法太少,好多書就好像從未看過一樣。堅持學法煉功,我的身體開始恢復,人變得樂觀開朗,記憶力提高了,大腦思路越來越清晰,心情不再壓抑,而且完全無病一身輕。這種真實的親身感受,讓我對師父和大法的感激無以言表,這種發生在真修大法弟子身上的神奇效果真的是現代科學和現代醫學無法達到的。

放下對家人的怨恨

在我脫離大法的那段時間裏,父親在外面有了婚外情,經常不回家,就連我跟他要學費他都不給,還要遭他劈頭蓋臉一頓罵,我非常痛恨父親這麼沒有責任心。上大學時我很少和父親聯繫,那麼多年他都對我不管不問,我對他感情很淡好像沒有甚麼話說,看見宿舍同學的父親打來溫暖的電話,我就心裏想以後我要離父親遠遠的。

放假回家,有時我會去姑姑們那訴苦,原以為姑姑們會同情我勸導父親,誰知她們非但沒有安慰我,反而偏袒父親,跟父親說我背後說他壞話。和舅舅、姨媽對我的關心和疼愛相比,我當時覺得姑姑們根本沒把我當成家人、孩子,從那以後我特別痛恨她們,不想再跟她們有任何來往。

從新修煉大法後,我讀到師父講法:「當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我開始漸漸放下了對父親和姑姑們的怨恨心,我想師父讓我們慈悲,做事處處考慮別人,我就不應該有報復的想法,以後不管他們對我啥樣,我都要與人為善做個真正的修煉人。

從那以後,我開始主動關心父親,在母親被非法判刑的五年裏,我經常跟父親談心,讓他不要著急上火,總督促他少喝酒多注意身體,還用自己攢下的工資給他交養老保險、看病、買藥花了一萬多元。對於姑姑們,我不再像從前一樣連見都不想見她們,過年我開始參與她們的聚餐,還每年母親節買禮物送給她們,她們高興的都誇我真懂事。過年回家,我和父親兩個人坐在飯桌旁,父親第一次舉起酒杯對我說:「爸爸敬你一杯,這麼堅強懂事,小小年紀真的很不容易!」說完一飲而盡,眼圈通紅。我看著被我融化和感動的父親,微笑的說了一聲:「是大法改變了我」。

該有的都會有

二零一五年我想想母親快要回家了,打算辭職回家陪母親待一年再出來找工作。週六,妹妹打來電話,告訴我老家那邊事業單位面向社會公開招聘,沒有任何強制性要求考生擁護某個黨派,只是寫明了需要甚麼專業性的人才,帶著畢業證和學位證原件現場報名,後天截止。

當時我的兩個證件都借給外地朋友了,兩天之內恐怕未必郵到,我也就沒把這事放在心上。可是當天晚上九點左右,朋友突然打來電話說把我的證件送回來了,讓我下樓去取。朋友在不知道的情況下居然這麼巧合,我的腦袋裏閃出一念:證件都齊全了,明天回老家試試,先報個名吧!

從現場報名到考試只有十天的複習時間,筆試時我文思泉湧,答的很順手,面試時因為不知道考甚麼題型而犯了難。備考室內恰巧有一個考其他崗位的女孩兒,她很熱心的給我講解面試的題型和技巧,最後我順利考取總成績第一,體檢後政審證明交上去就可以錄取了。

可是檔案局給我開出的政審證明裏卻有污衊法輪大法的話,我心裏很難受,經過一番思索後我決定這張證明不交了,寧可放棄這次應聘也絕對不再做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違心事。一切都順其自然,修大法的會得到福份,是我的怎麼也跑不了。就這樣我的內心很平靜,坐在公交車上往宿舍走,恍然間,頭腦裏閃出一句話:去戶籍所在地的派出所去開證明。

我心裏一驚,非常欣喜激動,馬上去戶籍所在地的派出所開出了一張沒有任何污衊大法的政審證明。就這樣,辦完一切手續,我正式成為了一名事業編製的國家幹部。我第一時間去女子監獄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母親,坐在母親旁邊、明白迫害法輪功真相的獄警聽見我倆的對話,突然抬頭看著我眼前一亮,然後轉身高興的和旁邊人說:「看,人家孩子當上公務員了!」

回到老家,父親還有親戚朋友們對我考上事業編都很意外、也很高興,因為在他們心裏原以為因為母親煉法輪功被非法判刑,我這一輩子想走仕途是沒有可能了,家裏人都知道大法好,但在中共的迫害和壓力下,他們都無可奈何的埋怨母親耽誤了我這一輩子。

我跟父親講述我從報名到考試再到政審這一過程的神奇經歷,父親聽的很高興。我對父親說:「爸爸,中國不是中共,歷朝歷代沒有中共的統治都很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百姓安居樂業。中共不種地、沒工廠,創造不了經濟,其實是老百姓的納稅錢養活了共產黨。江氏集團和中共互相勾結迫害法輪功和善良群眾是要早晚遭報應的。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我們真修弟子都會受益無窮、帶來福份的。誰也耽誤不了我,我們修煉大法的,該有的甚麼都會有。」

我又跟父親講了很多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以前父親帶著怕心,總也聽不進去還很擔心,這次他沒反駁我,聽的很認真。從這以後,父親只要身體不舒服,就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