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精進實修的美好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六日】看到不斷有昔日小弟子從新走回修煉,不斷精進,同為昔日小弟子的我,也就是如今的青年大法弟子感到很欣慰。在與同修交流和從自己的修煉來看,我發現對於曾經的小同修來說,我們往往容易忽視學法和實修自己。然而我的切身體會是,這個問題是最不應忽視的。所以,寫出幾個小故事和一點修煉體會,與大家分享。

打坐 痘痘消

因為從小修煉,青春期我的皮膚一直很好,可是高中有一段時間,左臉突然出現很多類似青春痘的小包,小顆小顆的,一大片。那是反迫害早期,沒有看明慧的條件,高中課業忙,周圍同齡同修要麼不修了,要麼不精進,作為在修煉上沒有獨立起來的小弟子,遇到的很多問題,我不知道如何對照法來修自己。

常人說是因為吃辣的,可是我從小就吃辣的,以前並沒有這樣長痘,有的同修說是因為同學們覺得我可愛,皮膚細嫩、光滑,喜歡捏我的臉,所以把業力傳給我了,可是以前她們也捏,那時並沒有長。最終我分析是洗面奶不好,於是換了一個,也不見好轉,在不斷追找原因的時候,心也越來越焦急和煩悶,越煩,痘痘越長越多。

直到有一天煩到不能再煩,瞬間悟到這是對皮膚和美的執著,不該有這個心,心想:不管了,隨它去吧,我去打坐。

半小時過去,母親同修進屋來看我的臉,忽然說:你臉都好了,包都沒有了,皮膚好光滑、很細嫩。我還不相信,怎麼會憑空消失呢,才打坐那麼一小會兒,這時她把鏡子拿給我看,只見鏡子裏的自己,臉紅彤彤的,臉上的包一個都沒有了,連痘印也沒有,彷彿換了一層皮,真是太神奇了。

怪不得打坐時臉很燙,很舒服呢,當時也沒在意,肯定是因為我放下了對皮膚的執著,師父幫我拿掉了不好的東西。頓時,我感到了放下執著的快樂。

被冤枉 坦然處之

高中時,每週五要大掃除,學校學生會在大掃除後要檢查,並給每個班評分。班主任老師為了大家能各負其責,把每個人都固定安排了任務,我被分配做講台的清潔,因為做別的清潔需要使用講台,比如放黑板擦、粉筆盒、抹布或是水桶,甚至有同學需要站在上面擦燈和電扇,所以要等別的同學做完才能完成。

我因為被選入校報編輯部,每週五下午大掃除後要參加集中培訓。為了不和大掃除衝突而又能趕上編輯部培訓,在班主任老師來寢室查房時,我和她說了這個情況,老師建議我找同學和我換,於是我當即和上鋪的室友更換了任務,老師也欣然同意。

沒多久,一個週五的晚自習前,班主任來到我的課桌旁,和我說:「今天我們班大掃除扣了兩分,因為講台上有水,我看了任務分配表,講台是你負責的。」我一頭霧水,趕緊解釋道:「講台不是我負責的,我和××換了,我負責的是……」可是老師說:「因為上面寫著是你負責的,所以我把你的名字寫上去了。」我順著老師的手,一看小黑板上赫然寫著大掃除的分數和扣分的責任人,上面是我的名字。

事情來的太突然,我愣住了,心裏感到詫異和委屈:為甚麼老師忘了我和室友換任務的事呢?而且那還是她的建議呢。同時生出了對室友的怨恨:我把這麼輕的任務交換給了你,自己承擔了重活,可是你連講台兩三分鐘就可以解決的任務也做不好,也不站出來主動承擔責任,讓我背黑鍋,全校都為大掃除比賽,現在全班都知道是我害了大家的辛苦付出,沒得滿分……

還沒等我的憤恨與委屈發洩出來,班主任老師離開了,晚自習,老師已經進來上自習了。可是老師在講甚麼,我甚麼都聽不進去,只感到不公和堵的慌,越想越難受,課堂裏又無法和任何人說。

就這麼不平了一會兒,我突然意識到,不能順著這個思想去想,我告訴自己:不要怕被冤枉,不要怕丟面子,要承受的起誤解,要受的了冤枉,也許室友不是故意的,老師可能忘記我們換任務的事了……

雖然努力這樣想,那個委屈和怨恨的念頭卻仍然壓不住,攪的心裏更不舒服了,這時我加強了自己的正念:要修自己的心,把這當作提高自己心性的好機會,沒有偶然的事。同時,一邊默背師父的法,一邊壓制、排斥那個委屈、憤恨的痛苦念頭。

就這樣持續了大概兩、三分鐘,突然一瞬間,感覺到那些壞思想全消失了,腦子空空的,心裏升起了感動和喜悅,本來前一秒還很痛苦、委屈和怨恨,下一秒突然就好了,那種痛苦的感覺不是逐漸消失的,真的只是一秒前後的兩種截然不同的心境。沒有了想去質問室友的想法,也沒有因為無法解釋自己的難過和被冤枉的不平了。我真切體會到了無條件修自己的快樂。

背法 煩惱消

作為青年大法弟子,我們大部份人從小就基本處於被大人同修帶著修的狀態,有些悟到的法理,嚴格來說是複製了成人們的認識,或是學著網上交流文章去說的,其實內心境界並未達到成人同修或是寫文章同修的心性標準,因為那不是自己實修過來的,而多是在耳濡目染的環境下形成的認識,所以一到自己的具體問題時,就不會對照法修自己、向內找。所以學好法才是最重要的,特別是近年來才走回來的,才精進起來的小同修們,把法學好,反覆加強記憶,在實修自身上多下下功夫,把修煉基礎打牢,這樣救人才有力度,才能救了人。在學法方面也分享一個小片段。

也許因為我思想業多,讀《轉法輪》的時候容易溜號,所以這幾年來,我一直是背《轉法輪》,前段時間,因為工作和修煉的關係沒平衡好,放鬆了背法,雖然也和母親同修一起通讀,也一直沒放鬆集體學法,但是狀態偶爾就不好,不久前又出現了消極、悲觀、煩悶的狀態,而且越這樣越是不想背,而這樣的狀態看書基本就是走神,即使勉強看進去了也無法入心,感覺和大法、宇宙特性隔了厚厚一層東西,弄的我很痛苦。

我知道自己明白的一面也很著急,於是我下定決心,晚上一定要背法。晚上我捧著《轉法輪》接著之前的開始背,努力集中思想,加強主意識,很快背順了一段,因為我規定自己背順了一段後要反覆背十二遍再背下一段,於是我接著背,背到第三遍的時候,發覺讓我煩悶、消極的感覺不知不覺消失了,再接著背,感到腦袋上有一層膜沒有了,腦袋變輕了,有東西在融化,接著背了幾遍,就感到腦袋前方中間偏左一點的一塊地方清透冰涼的很舒服,此時身心輕鬆,進入了一種安寧光明的境界,心裏充滿了希望。

其實背法中這種事情經常出現,有時狀態不好,背著背著就好了,心境自動達到了殊勝的境界,背法時也經常感到法是立體的呈現,思維和心胸在背法中會有說不出的奇特感受。只是當自己人的一面佔了上風,思想業干擾大腦,自己又很難克服的時候,就越是要堅定主意識,堅定背法。

最後說說青年同修容易怠慢的兩個環節:

首先是煉功。煉功也是不能放鬆的,就我的觀察,迫害開始前,當年身邊的小同修都沒重視煉功,有的家長同修也認為「小孩有小孩的狀態」。那麼如今步入青年,就沒有藉口不好好煉功了。

我自認為在迫害之前,在本地小弟子中屬煉功較多的,一上來就能雙盤,修煉不久能盤超過一小時。近幾年煉第二套和第五套經常能入定,自認為煉功效果也可以。但是就在前兩年,有一次看交流文章,同修建議多煉功,於是有一天抱輪煉了兩個小時,煉完感到全身發熱,以往冬天手腳都是冰的,睡覺用電熱毯還不行,還要用兩個熱水袋,手腳不熱起來就無法入睡,可是那天晚上感到有很大的熱量圍著自己,於是甚麼都沒用,一下就睡著了,睡眠質量很高,而且遲了的例假也來了。可見,對煉功的要求我還遠遠沒達到,今後也要靜下心來煉功。

作為一路走來的小同修,如今的青年同修,看到身邊一些迷於學業、事業、情感的同修們,很是擔憂,也為不斷精進,不斷走回來的昔日小同修喝彩,希望我們這些昔日小同修能夠不斷精進,不被俗世假相牽絆,紮紮實實修自己,完成自己的使命。

以上是在自己角度上的淺見,如有不妥,請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