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實修 柳暗花明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的天目一直不是很清晰,一開始修煉狀態不好時總看到妖魔鬼怪一類的,很不清晰但感覺有點嚇人;有時候狀態好一點會看到一小段黑白的圖象,都是些常人中的景象。最近過了幾個長期過不去的關,這天我閉著眼,又看到了黑白圖象,是我在上階梯,好多石頭階梯,我在飛快的往上上,一開始是緩坡,後來變成了一個直上直下的陡坡,又上了一會兒,停下來了,我往上看看,還有望不到邊的階梯,往下看看,好陡啊,可別掉下去。

這時畫面突然變為彩色,而且很清晰,好像是我在飛的視角,出現了好多造型奇特的房子還有景色,顏色很美麗細膩,那種顏色景致從來沒有見到過,也沒有體會過,不管是電視電影甚至動畫片中,都沒有出現過,人世間沒有。我靜靜的看,那些房子景致和整個空間中瀰漫著一種很神秘又莊嚴的氣息,說不出的感覺,展現了一會兒,就停止了。

我睜開眼睛,再走到窗戶邊,看著這個「現實世界」,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同時覺得怎麼到處都好髒,到處都是土,髒兮兮,感覺自己並不屬於這裏,眾生在迷中,不知道大法真相,太可憐了,心裏很難受。這種感覺持續了有半個多小時,再看甚麼就沒有感覺了,可能是隔過去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給我信心。

1.向內找、去掉不讓人說的心 柳暗花明

向內找是大法弟子修煉的法寶,不是嘴上說說,是要真正做到。我和母親都是大法弟子,可是卻在一段時間裏,矛盾重重,互不相讓,我覺得她很無理,總是看著我不順眼,我幹甚麼,她都生氣;她覺得我是孩子,她說甚麼,我就得聽,關過不去,就加大,因此常常配合不好。到了最後,我和她生氣過後,覺得委屈,身心疲憊,一週都無法緩和,幹甚麼都沒精神。

我想這一關一定要過去。到底是哪顆心不平呢?師父在講法中說過:「你沒有那個心哪,像風吹過一樣,你根本就沒感覺。有人說你要殺人放火,你聽了之後太有意思了,(師笑)這怎麼可能?一笑了之。根本就不當回事,因為你沒有那心,這話動不了你。沒有那心,碰不著你。你的心動了,就說明你有!你的心裏確實很不平,就說明這個東西還不小。(鼓掌)那不該修嗎?」[1]

這時開始回想,一些關我是能做到忍的,而每次忍不過去的都是類似的事,那就是母親總是平白無故的提起我過去沒做好的事情,把犯過的錯挨個說一遍,我當時認為我現在並沒有犯錯,為甚麼總是抓著我以前的過錯不放?而現在向內找,發現原來是自己想把自己犯的過錯掩蓋起來,不願被別人說。家人說過,我從小就不願被別人說,四、五歲時,別人說我時,我就捂著耳朵說「不聽不聽」。想到這裏,我又想下次再遇到時候,怎麼做符合法呢?通過學法和看《明慧週刊》,結合自己,想想,決定如果再遇到就說:「你說的對,我過去犯過很多錯誤,對不起,但是我現在和以後要改好了。」正視自己的錯誤。

過了不久,這一關又來了,我按照自己預先想好的說,媽媽呆住了,過了一會兒,緩緩的說:「嗯,你現在已經改好了,我不該老是看你的過去。」緊接著,她找到了她的親情沒放下,認為對我付出太多,對我生了怨恨心,一看見我,就生氣。

從這以後,媽媽再也沒有數落過我的過去,家裏又是一片祥和,我去掉了頑固的不讓人說的心,以後別人再說我的時候,我不再抵觸,趕緊向內找,常常發現對方的批評很對,所以馬上改正。有了矛盾馬上無條件向內找,到底是我的哪顆心在暴露?趕緊抓住這個提高的好機會。去掉了不讓人說的心之後,我真的感覺是一把鎖住我、讓我生氣痛苦的大鎖打開了,感覺真輕鬆。

2.分清後天觀念 主元神做主 去掉安逸心

有一天,從明慧網上看到同修寫的文章裏面講了安逸心的危害,我警醒了,並給母親看,她也很贊同,我們要去掉安逸心,原來總是不抓緊時間,有時候看手機,浪費很長時間;晨煉起不來,即使起來了,還要睡回籠覺。師父在夢中點化「我和豬八戒在一條道兒上」,可我還是不改悔,主要是感覺真的太睏了。

師父在法中講過「學法睡覺,讀書睡覺,煉功你也睡覺,反正連這個最初期的東西都沒有衝過去,那是意志啊!大家知道,不只你在修煉當中構成人的任何因素都不讓你脫離人,構成人任何環境的東西都不讓你離開,你甚麼都得突破,甚麼魔難都得過去。最大的表現是他們給你製造的痛苦。但是痛苦有不同形式,睡覺也是一種。修煉不了的不精進的人卻不知這是苦。」[2]

這次我們都決定突破,早晨晨煉時間到了,這天正趕上我來例假,原先我來例假時候總是給自己找藉口休息一天,啥都不幹,而今天我不想再放縱自己,我們開始煉功。

開始我還是很睏,這時心裏一個念頭說:要不煉完這節,去睡覺吧?我馬上分清這不是我,我於是堅定的在心裏說:「我不要睡覺,我要煉功,師父說煉功是最好的休息,」這時馬上不睏了,非常精神。

過了一會兒,卻又開始肚子疼,我在心裏又說:「這是舊勢力強加給我的迫害,影響我煉功,我不要,把它還給舊勢力,」這時肚子也不疼了,很精神的煉完五套功法,發正念,一點不睏,一天也沒睏。我把這方法告訴媽媽,她也沒有睏。

正如師父所講:「你一看書你就想睡覺,一學法你就迷糊嗎?我告訴你,他就是這人類空間的一層的神。你衝不破他你就是人。他也不是有意的對你怎麼樣,他對所有的人都這樣,所以人會有疲勞、會有睏倦。你要想脫離人,你甚麼都得突破,你才能夠行。你就符合他,那麼他就認為你就是人。」[2]

師父又講:「為甚麼你煉功老動搖啊?思想中想:不煉了,這麼苦。我告訴你呀,那思想是有原因的,沒有外面的魔干擾也有自身的魔干擾。因為那些不好的物質起的作用,任何物質在另外空間都是靈體。」[3]

我自此悟到所有的不好的思想都不是我在想,思想裏冒出來的有關名、利、色、氣、懶惰等念頭都是思想業力和後天觀念在干擾我,這時候要盡力去排斥它們,師父就會幫助我把它們滅掉,它們就死了。在之後的修煉中一直是這樣,只要有不好的念頭,就分清這不是我,真正的我想看書,想煉功,不想安逸,效果很好。

3.正念運用神通 癱瘓的電腦恢復正常

同修剛給我的筆記本電腦裝好了新的系統,可是第二天,我卻怎麼也開不開機,一開機就是黑屏,上面一個光標在閃爍,反覆多次都是這樣,按F8也沒反應,從網上查這是系統出問題了,得重裝系統甚至換零件。

我想到在前幾天學法時,看到:「對煉功人講,人的意念指揮著人的功能在做事;而作為一個常人來講,意念指揮著人的四肢、感官去做事,就像一個工廠的生產辦公室、廠長辦公室發出指令,具體各個職能部門各行其事。就像部隊的指揮部門一樣,司令部發出命令,指揮整個部隊去完成任務。」[4]那時已經悟到我是個煉功人,遇到有關大法的事處理不了的時候,我可以運用功能去做事,為甚麼不試一試?不能總是去麻煩同修啊。

這時,我先向內找,修煉沒有偶然的事,找到了強調自我的心等等把它們寫在了本子上,然後我對這電腦說:「你要配合好我啊,我們一起做好證實大法的事,不要讓舊勢力干擾你,你不會壞掉,你會越來越好的。」然後對著它發正念,因為擔心自己功力不夠,我還打開了師父的照片放在一邊,我開始發正念:「徹底解體所有邪惡黑手爛鬼對大法弟子電腦的干擾,求師父加持」。

過了一會兒再開機,一切正常,而且本來有點卡的電腦變得特別精神,一點也不卡了,這筆記本電腦已經用了快有八年了,原來一直又卡又慢。

這件事情真的體現了大法的神奇超常。從此我的筆記本電腦一直好好工作,配合我幹大法的事兒,真的謝謝師父。

4.突破面對面講真相的障礙

之前講真相,只是給熟人、同學講,給陌生人不敢講,和陌生人說話都困難。有一次,我坐在媽媽的電動車後面打著自動語音電話,一個大概上小學的小男孩一直追著我們的車子跑,我們快,他也快,我們慢,他也慢,還一直對著我露出純真的笑臉。我知道他是在等我救他,可是我只是笑了笑,說你在和我們賽跑啊?這時他停下了,我很難受,就這樣錯過了好多來聽真相的有緣人,錯過了就沒有機會了。和其他同修交流,他們都笑著對我說「別著急,你有這顆心,師父看到了,會幫你的。」

這天,我和媽媽去發真相材料,剛走到第一棟,不遠處有兩隻狗對著我狂叫,我看著那兩隻狗,狗的主人是個慈祥的老奶奶,馬上呵斥那兩隻狗,跟狗說:「別叫,快回家,」並安慰我說:「沒事沒事,它們不咬人」,就往後走去。

這時我開始發真相材料,發到最後一份,我把它放在一家人的窗台上,這時那兩條狗又出現了,對著我狂叫,並且向我跑來,還是那個老奶奶,她說:「別害怕別害怕,它們不咬人,沒事的。」這時候彷彿一股力量推著我走了過去,對她講:老奶奶,我要對你說個事兒,我開始講起真相,她靜靜的聽,我有點結巴,而且對於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數據也記不清楚了。老奶奶聽完,明白了真相,但並不想三退,這時我心裏很惋惜對她說:「還是謝謝您能聽完,我很希望您能平安,您是個善良的老人,」並給她發正念,這時她同意退出入過的少先隊了。我說:「那我給您起個化名叫‘平安’退了吧」,她說:「我這麼大歲數,叫甚麼平安吶?」我說那您自己起個名字吧,她說:「我就叫×××」,把真名告訴給了我,讓我幫她退出,並且對我說:我不反對你們,我支持你們。」我說:謝謝您,遇到甚麼事情,您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會幫您的!

我很高興又一個生命得救了,也高興自己終於敢講了,這天回家上樓的時候,腳步異常輕快,彷彿沒有了重力的制約,一點也不累。

在我的修煉中,師父一直幫助我,鼓勵我,沒有師父的幫助,我寸步難行,師父把我從一個業力滿身的人變成了一個好人,更好的修煉人,讓我每天活的輕鬆,充實快樂,遇到再大的困難,只要有大法都能闖過去,我會在接下來的時間裏更加努力的修煉,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個人淺悟,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解法 〉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