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青年大法弟子:修去名、利、情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五日】我是青年大法弟子,今年二十四歲。從小隨父母,祖母學法,煉功。但由於理解不深,從小到大抱著研究學問的心態閱讀大法經書,長期以來沒有做到紮實修心,導致對法沒有理解。一九九九年以後,邪黨的殘酷迫害,祖母病業離世,抄家後母親一度被抓逃脫。幾番波折後,我變的性格孤僻,沉默寡言。高中大部份時間一人苦思冥想,以寫玄幻小說排遣鬱悶,無法融入學校的集體生活。高中畢業後出國上大學。但由於長期以來形成的恐懼,怕心,以及課業的繁忙,既沒有及時與當地煉功點大法弟子取得聯繫,也做不到與常人同學的正常交往,一人繼續高中時的狀態,息交絕遊,鬱鬱寡歡,又開始寫武俠小說。大學二年級期間更沉迷於西方哲學,導致思維雜亂,喜怒無常。

大三時病魔向我襲來,後來被確診為「躁狂抑鬱症」,那時身體虛弱,風吹可倒,上下樓步伐沉重,很短的一段距離都需要停下來歇息。

去年十月重新回歸大法,短短三天之內,明顯感覺頭腦中一塊物質消失了。原來走路無力,一次竟然毫不費力地從學校走回家,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知道了甚麼是修煉,怎麼修煉,對大法也有了全新的認識。

今年我參加了埃德蒙頓當地的法會,感觸很深,很多大法弟子,敞開心扉交流,是從前沒有想到的。通過聽同修的體悟,我也看到了很多自己的問題,在不斷地向內找。

我發現,控制自己的思想很難。一思一念中,做到歸正自己的想法,清靜思想。漸漸的,我的頭腦中沒有那麼多的雜念了。盤腿打坐可以坐到一個鐘頭,從前只能堅持半個鐘頭。好像自己能延伸到無限大,自由與空曠,彷彿宇宙無垠。

在過去約半年的修煉中,我發現從前對大法有許多誤解。零六年祖母檢查出了癌細胞到匆匆離世與常人無異,讓我對大法產生了懷疑。二零一六年,我讀法時看到:「但是有一個標準,超出你的天定、原來的生命進程,以後延續來的生命,完全是給你煉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會帶來生命危險,因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過去了。除非你走出世間法修煉以後,沒有這個控制了,那個時候就是另外一個狀態了。」[1]回想起初中時雖然與祖母一道聽師父錄音講法,發放真相資料但沒有做到紮實修心,祖母也習慣性過起了常人的生活。

從去年年底到今年初,我狀態也有過多次反復,開始會忍不住去撿起以前的藥,但後來漸漸悟到這是在去執著心的過程。狀態就好了起來。

我發現長期以來已經習慣了邏輯論證的思考方式。它長期以來在我的思想中根深蒂固,有時也控制不住又去拿起哲學書籍,和人交流時不覺間口中就說起西方哲學家的思想。很多哲學書籍堆在家裏還是捨不得丟掉。在修煉中,執著心要去的時候才是難的。我又意識到從前根深蒂固的執著,比如寫作。寫作是一種表達的慾望,我深思:為甚麼要寫?從小我就對寫作很感興趣,在學校時作文時常成為範文,小學參加過各種作文比賽,中考作文也接近滿分。經常寫小說,覺的自己有這方面的天賦,不可浪費。表面上是要寫社會話題,發表文章,關注社會民生,實際上就是要表達自己,宣傳自己的思想以影響別人。潛意識中想發表文章出名,出書發財,希望能有社會影響力,有社會地位。

師父說:「大家想一想,人要過不了生死這一關,他就圓滿不了。但是絕不會讓你非得疼那一下兒才算能放下生死,那只是一個形式。我不看重,我看你的心,真正能不能做到。大家想一想,人活在世上無非就是為了名和利。他拿到博士學位之後,他可以將來有一份好的工作和前程,他的工資也自然會多,那就不用說了,會高於常人,高於一般的人。人不就為這個活著嗎?他連這個都不要了。大家想想他連這個都敢放棄。作為一個年輕人,這些都可以不要了,是不是甚麼都可以放棄了,他不就等於敢放棄生死嗎?人不就為了這些活著嗎?」[2]在悟到了這些以後,當晚做夢,我夢到了一座高樓,我住在最頂層,從頂層開了一個天窗,放下一根繩子,我就順著繩子輕鬆地跳出了那座樓。

以前我喜歡在網上和網友交流,表面在探討常人中的學問,實則藏著爭鬥心,顯示心。網友回覆晚了或不回覆就會不高興,遇到感覺不錯的也會生出喜歡的感覺,我也發現對網友的依賴,這是對「情」的執著。我是一個修煉人,怎麼能依賴常人,對常人有所期待呢。讀法時看到師父說:「我告訴你,他就是練氣功的,你是大法修煉的,從這個班上下去,拉開的層次不知道有多遠了,這法輪是多少代人修煉才形成這東西,是有強大威力的。當然你要接觸的話,能保持住他的甚麼東西不接受,也不要,只做一般朋友,那問題不大。但那人身上要真有東西就很壞,最好不接觸。」[1]

而且我發現了自己的妒嫉心。不喜歡與人分享交流,有時也會獨自生悶氣。生怕自己所有的利益受到損失,即使幫助人也是有目地的,想很快得到回報。沒有回報的事情,基本不做。從前去廢品回收站整理廢品,看似是做義工,實際是為了能看看有沒有感興趣的二手書,因為義工可以免費拿。而且在學長給我一個他們公司志願者的機會,焊接電路板,做接頭,這是難得的動手操作的機會。因為目前加拿大留學生找工作很難,找到專業工作更是難上加難。我是學電氣工程的,在學長那裏幹了兩個多月,偶然一次另一個同學知道了,也想去,我表面同意了,還和學長溝通。那個同學去了以後,我心裏不是滋味,各種思前想後,後來就焊錯了。後來我想到了師父說:「佛家度人是不講條件的,沒有代價的,可以無條件的幫他,所以我們就可以為學員做很多事情。」[1]而這機會本來就不是我的,為甚麼讓給別人一點還會痛苦?於是我就拿起學長的一本閃存的數據表坐下來看,不一會兒,我發現很有意思,也學到了很多新的東西。

師父講,「人類要想了解宇宙、時空、人體之迷,唯有在正法中修煉,得正覺、提高生命層次。修煉中也會使道德品質提高,在分辨出真正的善與惡、好與壞、走出人類層次的同時,才會看到、才會接觸到真實的宇宙及不同層次不同空間的生命。」[3]從前我追求知識,以為知識越多,越有智慧。在修煉中我愈加發現,智慧不是邏輯思辨得到的,也不是刻意追求的。大法是圓容的,這是無法用人的邏輯思維,語言,詞彙去概括的。

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以後我更要精進實修,像師尊所說:「真修大法 唯此為大 同化大法 它年必成」[4]。

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得法 〉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